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小奶星在线阅读 - 第二章

第二章

        第一次见面。

        他没叫我姐姐,也没笑。《甄甄日记》

        -

        周五,江城四中,这天下了很大的雨。

        一下午都是自习课,黑板上满满的是各科各目的作业。

        教室的六扇窗户都是打开的,携着雨气的风,夹带着湿热的草木香灌进室内。

        最后一堂课的下课铃一打。

        前桌的付清清早就按耐不住,听到铃响,赶紧收拾书包,仿佛下一秒就要狂奔出教室。

        她快速收好东西,转过来:“一起走呗。”

        许甄点了点头。

        金桂道上,路面湿漉漉的,歪七拧八地黏着不少落叶。

        许甄不是住读生,她家离学校很近,坐地铁不过四站路,十分钟就到了。

        今天本也可以早点到家,付清清扯着她去仙女街吃了顿麻辣烫,又逛了很久的街才罢了。

        许甄看了看手机,张妈发给她的短信,说是做了晚饭,放在冰箱里,要吃的话可以直接微波炉热一下。

        她坐车回到家,她们家是独门独栋的小别墅,两层楼,是爷爷奶奶那一辈留给他们的房子。

        回到家,她书包也没卸,晚夏的天又暖又湿,她径直去了厨房,想到冰箱里先拿罐冰饮料解解暑气。

        客厅的往厨房去,有一个长形柜桌。

        那人就坐在桌前,桌上放了几罐啤酒,他的五指张着,放在罐沿上,指骨突出,手背上有一道猩红伤口。

        他听见脚步声,很缓地抬头,和许甄的目光相触。

        他瞳仁极黑,玻璃珠一样纯净光洁,漆黑静默地看着她,聚焦没有很准,漫不经心,有种不贸然的礼貌感。

        他唇色很淡,纯白的短袖,冷白的皮肤和点墨似的眼形成强烈的色彩差异,撕扯着她平和的视觉感官。

        像一副线条干净的冷色调油画。

        一两秒钟,她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这是她第一次正经和许忌打照面,她是姐姐,按理应该先说话,此刻却有些尴尬不知所措。

        她鼓了口气,预备开口。

        许忌却不期然转开了眼,低俯目光,落在酒罐上,手指摩挲着罐沿的金属边,细软的碎发散在额间,懒散又倦怠。

        她微张着唇,一声你好被他的视若不见截断在喉头。

        两个陌生人,第一次见面,打招呼的时机一旦错过,只能咽回去,耐心等待下一个机会。

        她抿抿嘴,不自在地看看地板,又佯装自然地路过柜桌,走到冰箱前,抬手打开,拿了一罐橘子汽水,用手扯开拉环,细密的白沫涌起,扑面而来,橘子的清香气息。

        她侧脸看着他的背,和桌上横七倒八的几罐酒,脑子在不停地思虑着。

        许忌毕竟是青春期的男生,叛逆似乎是他这样好看到极致的人无可逃脱的必经路。

        许甄曾经十分厌弃那些吊儿郎当,染五颜六色头发的坏学生。可即使有那些闲话,和被没收的唇钉耳钉,她也在看见许忌的瞬间,把他和那些不良少年自动划出了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许忌身上没有张牙舞爪的戾气,他神情淡淡,气质干净,微垂的眼尾无害单纯。或许耳钉,唇钉,啤酒,都只是他发泄孤独的一种的法门,他本质一点也不坏。

        他们甚至没有说话,她就放下了所有的戒心和疑虑,在心里开辟出了一块地方,专门留给他,再打上一个良善的好标签。

        许甄觉得,许忌还太小,只要好好告诉他,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就是最乖的好孩子。

        许甄暗自点点头,吸了口气,准备走过去和他打个招呼,亲切热情一点。

        她握着汽水罐,冰冷的触感甚至传到了动脉,凉了一片血。她走到桌前,立在他面前,她还未组织好语言,一时沉默得有些突兀。

        “我的耳钉可以还我吗?”他的声音淡淡凉凉的,像一片浸入溪水的青绿薄荷叶。

        他甚至没加称呼,目的明确,不拐弯抹角,直白的让人感觉有几分震慑力。却语调温和,无一点不妥。

        许甄对上他清静的看不出情绪的眼睛,怔然地开口:“可以,东西在学生会教室,我明天,哦不对下周一给你。”

        她后面应该还要接几句话的。

        比如,小忌,东西可以还给你,但是你今后在学校不能戴了,这是违反校规的。还有也别和那些坏孩子混在一起,会把你带坏的,还有舍曼,也别跟她一起吃饭什么的了,你还小,这些东西可以等你长大了成年了再说。

        那么多想告诫他的话,却都闷在了喉咙,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许忌慢慢从她身边走过,空调凉风在吹,捎来他说出口的一句话。

        “高一七班。”

        -

        夜晚躺在床上,台灯熄灭,她也没玩手机,也久久没能入睡,

        许忌的打算,似乎只有周末才回来住,平常的时间都是住校的,这和许妈许爸交代的太不一样。

        仿佛一切都是他自己做主,容不得她这个姐姐插话,甚至连商量一下,或者是和她打个招呼都没有。

        许甄以为自己可以掌控局面的,也可以完成父母对她的交代,毕竟许忌是比她小将近三岁的未成年人,而她已经过了十八岁生日了,可事实是,她只有一种hold不住的无力感。

        “我的耳钉可以还我吗?”

        不是你好,也没有微笑。

        他冷淡的眼神钉进她眼里,疏离又带一点不容拒绝的命令感。

        她不禁暗叹。

        青春期的男孩不服管啊。

        -

        周一下午。

        玻璃窗外阳光大好,绿枝叶垂坠,几叶触碰明净的玻璃,在室内投下一片碎碎的光影。

        学生会活动教室在七楼,教学楼的顶楼。校方把两间教室合成一间,外面是个开会用的大厅,里面是办公用的教室。

        周一最后一节自习课,许甄坐在学生会内间的电脑前工作。

        学生会活动,办公,开会的时候是在周三周五的下午最后一节课。

        张喃拉开门。

        “会长,副校长找你。”

        许甄的手指还在键盘上啪嗒啪嗒地工作着,她轻轻嗯了一声。

        张喃走到她身边,说:“这个我来弄,你快去吧。”

        许甄停了手,往五楼去。

        -

        副校长的办公室在办公楼五楼。

        她敲了两下门。

        “进来。”

        他坐在办公桌前,见许甄进来,也没站起来,仍然是半靠着椅背。

        他手拿着一份文件,递给了她。

        白纸黑字,薄薄不过三四张纸。

        第一张标题写着江城四中与江城八中联合校庆策划方案。

        四中和八中很多年前就是一所学校,叫江城中学,因为一些原因,分成了两所,后来就变成了四中和八中。

        所以,两个学校的校庆从来都是一起办的。

        副校长:“文件上写得很清楚,这次校庆是百周年庆,很重要,如果有什么困难,和八中的学生会会长多沟通一下,毕竟这场活动是两边一起办的,落到底还是一场活动。”

        许甄点了点头。

        副校长又交待了一些活动经费申请,双方合作的注意点等等。

        她出了办公室,拿着手机在微信搜索栏上输入了八中学生会会长的联系方式。

        估计一时半会儿不会有回应了。

        她把手机放回口袋,摸到了那个密封袋的凉滑的表面。

        哦,对,这个得去高一七班还给许忌,她抬步准备往楼梯口走,突然想起什么事情一样,又先回了高三一班教室。

        -

        下午最后一节课下后,教学楼区的学生大多去了食堂或者操场,篮球场。

        许甄一口气从七楼下到一楼,拐一个弯到了竖道走廊尽头的高一七班。

        她从靠走廊的一排窗户往里面望。

        玻璃窗的下半部分贴了磨砂纸,坐在窗边的人就看不见外面的动静,以防影响学习。

        而站在外面的人却可以一眼窥见全教室的境况,这种设计专为老师抓偷玩手机的学生用。

        教室里零零落落的有几个人在。

        她半开窗户,坐在窗边的男生吓了一跳。

        男生穿红色的球衣,寸头,黑肤,眉眼未完全长开,看着阳光又青涩。

        他打量了一下许甄,瞥了一眼她胸前微鼓的红色标牌,是高三的学姐,纯白的衬衫,黑色的头发垂在肩头,安静又柔顺,清纯脱俗,和他们班里那些疯闹的女生太不一样。

        他不自然地转开了眼,耳根微红,身上的汗一直往外冒。

        许甄的眼睛在教室里转了几圈,不少高一的学生都看见她了,露出疑惑的神色。

        高中时候,每个教室都像是一块领地,一旦有非本班人员进入,总会格外扎眼刺目。

        许甄没在教室里看见许忌,她俯身问那个红球衣的男生:“你好,我想找一下你们班的许忌。”

        男生愣了一下,看着许甄洁白的脸庞,乌黑清亮的眸,有点呆滞地回:“他刚刚被叫到办公室了,应该一会儿就回来。”

        教室里不少坐在走廊窗边的人也听见了许忌这个名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又是来找许忌的…”

        “还是高三的学姐,啧啧啧…”

        “我好像见过她,这是我们学校的学生会会长啊…”

        许甄静默地靠着窗台,没有在意他们打量的目光。

        红球衣男生狡黠的眼光一闪,视线朝许甄身后投去,匆忙地出言道:“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