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小奶星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许忌才拿驾照吧,阿姨。”

        张周一坐在m公司十楼的落地窗边,努着嘴往外看。

        他不仅是助理兼经纪人,大部分时候也是许忌的司机。艺人的工作时间常常是不分昼夜的,所以在车上的时间也是休息补觉的时间。

        许喃给公司的一圈工作人员发完了自己亲手做的小饼干,坐在张周一旁边的转椅上。

        明星的亲戚和朋友,来公司看望慰问时,一般都会带一些东西分给摄像,助理和工作人员。

        这是这个圈子里不成文的礼节。

        许喃悠悠道:“是啊。”

        张周一:“刚拿驾照,就开车啊。”

        许喃看着他,轻笑:“二人世界,怎么能有司机。”

        张周一:“许老师别是许忌的初恋吧。用心用得够深的。”

        许喃望出窗外,那熟悉的车辆早已行驶出她的视野范围。

        一双安静的瞳里,是北城的霓虹夜景,伫立在漫天素白的雪花下。

        许喃很认真地柔声说:“是啊,我家儿子喜欢她,比喜欢我多多了。”

        那时候。

        许忌出道不到半年。

        他在北城有了自己的家,一个人的。他不愿意和许喃住在一起。

        明明是母子,两栋房子,甚至不在一个小区,隔了十分钟的路程。连张周一都比她和许忌亲近。

        许喃会去公司看他,给公司里每一个工作人员送慰问品。或者去他的活动现场默默为他打call。

        像是补偿,像是赔罪。

        她的儿子不会生气,懂事后也从来不对她做的一切有过愤怒。

        只是很平静的接受了一切,像没有感情,对疼痛迟钝的人类。

        出道两年。

        他曾有过一段低谷期。

        他停了所有的活动,把自己关在家里。

        许喃去看他。

        推开门,昏暗的房间中走廊稀薄的亮光缓缓射进去。

        墙边有几把吉他,和胡乱写着歌词的纸张,窗台边几个空酒瓶横七倒八。

        他坐在高脚凳上,手指夹烟。

        仰目看着一满墙的照片。

        同一个女生。

        校服,短袖,白裙子,淡蓝色棉袄,白色衬衫,碎花裙。

        侧脸,正脸,半身,近照。

        清晰或模糊。每一张,都是他的宝藏。

        那时候许喃并不知道这是许甄。她只见过小时候的许甄。

        他的脸庞半隐没在昏聩中,看不清神色。

        许喃知道他的低谷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己。

        他还完了债款,有了钱有了房,他从没做错过什么,也再不欠什么了。

        接下去的路,支撑他走下去的东西是什么。他想不到。

        怎么想,都想不到。

        许喃疑惑地看着墙上的照片:“这是谁啊?”

        他侧颜的轮廓冷清,仰望照片的眼里有痴迷,像望着他身处的地狱中,从天上飘下的一根蜘蛛丝。

        稀薄,希望,渴望。

        他呓语:“我的蝴蝶。”

        从死到生。

        从这辈子到下辈子。

        房屋角落的安眠药静静躺着。

        他改变了选择。

        继续走下去吧,也许有一天蝴蝶会再落在他的肩头。

        -

        周五的超市,下班时分。

        人出奇的多。

        许甄想到许忌那个空空荡荡的大冰箱,说什么也要顺路买点东西回去。

        其实,和喜欢的人一同逛超市,会有一种身边之人已经变成家人的感觉。选食材,酱料,一起决定今晚的晚饭。选洗漱用品,保养品,摆在同一间浴室。选床上用品,颜色款式,夜晚相拥共眠。

        这是一种真实又温暖的浪漫。

        许甄垂目,看着自己的双手和他的握在同一根推车横杆上,异样的满足感和幸福感在丰盈心脏。

        小车轮滚过零食区。

        许甄仰面看着一整排货架的零食,问他:“你有啥想吃的不?薯片,面包,巧克力?”

        许忌一手稳着推车,漫不经心看了一圈,淡淡道:“没有,挑你喜欢的吧。”

        许甄看他对零食也没什么兴趣的样,就一样拿了一些,塞了半个推车那么多。

        他们路过零食区,慢慢往前走。

        “你带衣服了吗?”

        许甄下意识:“嗯?”

        他不动,静静看她。

        许甄回想起来,那张卡片上的字:“没有…我今天来采访都是临时通知的。”

        他侧头,左侧穿过两堵货架,是内衣区…

        许甄尴尬地咳了下。

        “要不,我现买几件。”

        他平静点头。

        手腕微动,推车转了方向。

        许甄跟着他的脚步走,耳根已然烧红。

        为什么许忌都不会害羞啊。以前也是这样。

        一整面墙的内衣,各种款式颜色都有。

        许甄只低头看自己的脚尖,脖颈都发僵。这太古怪了。好羞耻。

        他缠着白色绷带的手闲放在口袋里,因怕人认出来惹麻烦,戴了黑口罩黑帽子。

        黑色运动裤侧面一道白色竖纹。绑腿束住紧瘦白净的脚踝,一截纯色的袜子露出来。肩宽腿长,清爽干净似少年。

        少年很平静地问她:“你穿多大的?”

        他把这句话问出了一种,你今晚吃什么的平和感。

        许甄手背遮着嘴,面热耳赤:“许忌,你能不能像个人点儿,你不知道害羞吗?”

        他看着她:“这是衣服,又不是你。”

        许甄慌乱颔首:“哦哦…我自己拿吧。”

        她快速看了几眼离她最近的挂着的几件。普通干净的白色,从小尺码到大尺码依次挂放。

        她略仓皇地取了两身下来,又从下面的架子上,拿了两袋一次性内裤。

        摸摸发烫的耳朵,吱声:“走吧。还有没有需要的?”

        许忌低目看了一眼安放在零食小山丘上的内衣,绵软干净的纯白色,没有款式与花纹,只有两丘中间缀着一个白色蕾丝的小蝴蝶结。

        标牌上,清晰的数字与字母。

        34d

        他眸色微暗:“没有了。走吧。”

        -

        飘着小雪的夜晚。

        两人洗漱过后,窝在没开灯的沙发里,看着电影。

        他半靠着椅背,许甄缩在他怀抱里。他的双手连带她的两手一起紧环着。

        呼吸热烫,他们的温度和体香都合二为一。

        电影里,出了个爆笑的段子,许甄顿时发作,笑得肩膀一颤一颤的。

        身后的人却没什么反应。

        许甄微侧脸,正好怼上他的唇,落在眼下细薄的肌肤。

        许甄脸上的笑容未散:“不好笑吗?你怎么都不笑啊?”

        她转过脸,正好为他行了方便。许忌的吻落在她额头,耳廓,唇边,下巴,锁骨。

        她专注和他讨论影片。

        他只顾亲热。

        许甄有点害羞,转回脸,眼神放空地看着屏幕。刚刚还能看进去的台词,现在仿佛都不认识了一样。

        只有他唇的温度质感,格外突兀。

        许甄本来和他胸膛紧贴的后背也僵住了。不敢动。

        一切都是他在动。

        他似乎在压抑什么。

        握在她腰肢的手隔着布料难耐地揉,半分钟,一分钟,也没有进展。

        吻也一直辗转在颈间。

        许甄喉咙发紧,细声:“许忌…你在玩吗?”

        他含糊:“嗯。”

        许甄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突然冒出来一句:“你其实可以玩大一点。”

        他停住。轻声喃:“我想看。”

        许甄吞了口口水:“看…什么?”

        “衣服,买的。”

        她感觉脑袋轰地一下炸了。

        她顿了半晌:“这里很暗。”

        许忌吻了她的后颈,手慢慢从毛衣下摆滑进去,指尖凉,哑声:“脱了吧。”

        她呼吸都不匀。

        毛衣被他攥着下摆,往上走,她领口稍大,很轻易地就脱了下来。她很顺从。

        入目。

        白色的皮肤被白色的肩带勒住,绑缚。

        白颜色仿佛透明,在昏暗中拉扯刺激着他的视觉神经。

        许忌眸色发暗,弯着食指,忘情地用指背碰触她凸出的蝴蝶骨,顺腰沟一路往下。

        她敏感,颤动。

        后背都爬上绯红。

        他的下巴贴上她细瘦的肩头。

        垂眸。

        蝴蝶结被雪丘挤得变窄。

        很有份量,和那行数字与字母告诉他的一样。

        他像在欣赏一件圣洁的艺术品。痴迷地,慢慢契合进他残缺的部分,饥渴的心脏和身躯。他的生命,就会有被填满的可能。

        “可以摸吗?”声音沙哑慵懒。

        许甄要疯了:“你能不能别问?”

        须臾。

        她紧拧眉头。

        隔着布,他的手用了力。

        许甄咬唇:“轻一点。”

        许甄紧抓在他的膝盖,指尖发白。

        他吻她的耳垂,他在喘息:“嗯。”

        纤长手指頂起布料,一整只手笼住,揉捏。

        许甄咬着食指:“唔…”

        真的受不了。

        她不用低头,就能看见他的手,骨感纤长,在布料下一收一缩。它在做最色情的事。

        掌下的柔嫩此生未有过。

        更令人感觉理智失控的是。是她,是许甄。单这个认知。他的欲望就脱笼而出,想把她就地拆骨入口。

        许甄:“嗯…嗯…别…”

        他吮吸着她的耳珠,声音含着湿意:“他这样摸过吗?”

        空气中的火势逐渐变大。除了原始的情与欲,还有一个男人天生强势的占有欲。

        他想要的东西很少,拥有的东西也少。

        他只希望她是自己一个人的。

        过去,未来都是。

        许甄脑袋里混沌一片,被他碰触的地方又热又痒。

        她声音娇软,断断续续:“没有…没…”

        “我骗你的…没有男朋友…以前也没有…”

        她说假话。

        许忌发狠地咬了她脖子的软肉:“你骗我。”

        多少个夜晚,想到他们是一对情侣,可能牵手,拥抱,甚至做、爱。他嫉妒得想杀人。

        许甄:“嗯…”

        许忌咬了她几下,细嫩的皮肤有极浅的牙印,他埋在她颈窝呼吸,气息灼烫。手上再无动作,只是环紧她的细腰。

        “你是我的。”

        “嗯。”

        死了都得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