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小奶星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第五十章

        “——还想看吗?”

        许甄知道他的意思。

        她体内顷刻像有烧灼的熔岩在翻滚,裹挟着巨大的热意与欲躁。

        她慌张地转开视线,在床头柜上的白灯罩上的碎花图案上周游。

        暧昧的金属扣声音响起。

        他已经在单手解皮带了,另一只手仍握着她的手贴在自己心口不放。

        微垂的眼睫在眼下投出晦暗的阴影。这欲望是有重量的。

        许甄听到声音,惊恐地睁大了眼睛,侧着脸不敢看,嘴里忙不迭地说:“不想看不想看…”

        他已经抽出了皮带,随意扔在床下地板上。听到这样回复,他偏头,声音很低很哑:“那给你摸摸。”

        像个妖精在勾人,不知羞耻,敢言就敢做。

        她的手被他握得很紧,慢慢往下,她的手心肉细嫩。

        掌下的触感却很硬实,起起伏伏,紧致滚烫。

        一直摸到他的裤边。

        许甄实在忍不住,呜咽着,用了最后的力量把贴附在他腹部的手握成了拳头。像摸进恐怖箱的小手,仓皇蜷缩。

        她侧着脸,耳朵和脖子都红透了一样,像喝酒之后的皮肤,微醺颓红。

        他的沙哑的笑声入耳。

        许甄听到他在笑,以为他放弃了,缓缓摆回脸。

        目光相触那一瞬间。

        她知道她想错了。

        他的眼睛很暗又深,专注地凝视她,像一把满斥欲望的火焰。

        她下意识,想往床头的地方退一点,刚动了退了几厘米。

        唇便被他俯身咬住。他的大手紧按着她的后脑不让她再后退。另一手环过她的腰,让她坐到自己腿上。

        吻很深,粗野狂乱,从舌根到舌尖的吮吸,啃咬。

        像想把她吞咽入腹一样的占有欲和强势在微浓的空气中存在强烈。

        她坐在他腿上,感觉他身下的反应。心脏一缩一缩地发紧,既害怕,又期待。想要又不想要那么快。

        他亲了几分钟,像有意在克制自己,唇贴着她的锁骨舔舐浅吻,喘息粗重热烫,手握着她的细腰难耐地揉捏。

        许甄咬唇:“许忌…”

        “嗯…”

        “叫哥哥。”

        许甄:“嗯?”

        “叫哥哥就放过你。”

        许甄笑,唇贴着他耳廓:“我不叫你也会放过我的。”

        他又抱着她狠啃了几口,像是用动作否认。

        直到许甄被他深吻到快窒息。

        他才捏着她的下巴,唇贴着她的唇,沉声说:“叫。”

        有点强势。像是想证明自己不再是曾经那个需要她照顾,跟在她身后,做错事会别扭和她道歉的十五岁少年。

        许甄被他看得发慌,呼吸细弱,声音也轻飘飘地喃:“哥哥…”

        “再叫。”他眼里更暗。

        “哥哥。”

        “再叫。”

        “哥哥。”

        他埋在她香软的胸前,压制欲火的咬牙,深吸了一口气,在她耳边低语一句。

        抬手把旁边的被子扯过来盖在她身上。

        下床,门关,去浴室。

        许甄满脸通红地捏着被子沿,呆呆看着天花板。刚才他的话还萦绕在耳畔,灼烧鼓膜。

        “哥哥今后干/死你。”

        -

        开题报告那天正巧是圣诞节的前一天。

        陈导师手下一共负责的学生是九个,开题的顺序许甄就排在了第九个。前面的人在做开题,她全程就在教室后排低头默背关键点。

        因为只是开题,许甄平常又是品学兼优,常常拿奖学金,期末考试位列前茅的优秀学生。

        所以最后老师提问的时候,也没过度为难她,都是看了她的报告后,提的一些比较基本的问题。

        一场开题结束,她也算松了口大气了。

        周五,五点钟的校园食堂人并不多。估计是时逢圣诞节和平安夜,又撞上周末,情侣就都出去吃饭了,单身狗就窝在寝室点外卖。

        她从奶茶店路过,在一家馄饨店的窗口看见熟悉的短头发。

        她手一搭肩,笑意温和:“hello,你来多久了?”

        白棉眼里喜色涌出,笑意在脸上漾开:“没多久,就五分钟吧。”

        白棉的学校离这里近,不像付清清,加上原来她哥白扬没毕业也在北城大,所以她周末甚至是周间,都常来这里找许甄玩。

        许甄弯腰,对窗口里人道:“老板,一碗小馄饨。”

        她直起身子,问白棉:“你点了吗?”

        白棉点点头。

        五分钟后,两人坐在奶茶店门口的座位区,慢吞吞地吃着刚出锅的烫馄饨。

        食堂里不露风,还算温暖。

        白棉撅嘴吹了几下热烫的汤,慢吞吞喝了两口:“你开题结束了吧,老师有没有为难你啊?”

        许甄:“没有,问的问题都挺简单的。”

        白棉哦了几声。

        她突然想说一个事情,眼神涣散地吃了一个馄饨,静了半晌才开口:“我哥还联系你没啊?”

        许甄愣了下。

        她也不能说谎,淡淡应:“之前有几次。微信找我聊天。”

        白棉:“他和你说什么了?”

        白棉知道许甄已经很明确地拒绝过她哥了。

        许甄:“嗯…就问我工作,毕业还有租房子的一些事吧。”

        白棉:“你都回了?”

        许甄:“嗯。我也不能拉黑他。”他毕竟是她最好的闺蜜的哥哥。

        白棉很认真地问:“你当时拒绝他的时候,具体是怎么说的啊?”

        许甄看着她眼睛里纯真的好奇,突然觉得自己的顾忌有点多余。

        这才是一家人吧。哥哥失恋了,妹妹会在一边八卦地问他,你是怎么被甩的,能不能详细地跟我讲一讲。真—兄妹。

        许甄拢了几下蓬软的绒毛围巾:“我就和他说有喜欢的人,对不起。”

        白棉的勺子在汤里搅动,眼睛却还看着她,像是在等后话。

        许甄回:“没了。”

        白棉:“啊?那他什么反应?”

        许甄有点心虚地飘开眼睛:“我说完就走了,不清楚。”

        白棉:“嗯…”

        “那你小心点,要是被我哥知道你是扯谎的…”

        许甄没等她说完:“没说谎。”

        白棉微怔。

        她和许甄认识也有七年了,从没见过她喜欢过某个人,由于许甄的这种单身且对异性无兴趣的状态在白棉眼中持续了太久,所以白棉就生出了一种,许甄永远不会谈恋爱的错觉。

        许甄:“有喜欢的人,而且在一起了。”

        白棉用喉咙吸了一口气进去:“真的假的?付清清知道吗?”

        许甄脑袋里浮出两个字,完蛋。她老实交代:“她知道。”

        果不其然。关注的重点总是跑偏。

        白棉:“你告诉她不告诉我?”

        许甄:“……………”

        别这样姐妹,真的很像小朋友。

        -

        星辰娱乐公司。

        录音间外,靠着墙的黑色皮质沙发拐了弯地把墙面连带墙角都填满。

        沙发上坐着三个人。

        从左到右。

        大脏辫,寸头,秃顶。

        牛仔衣,皮衣,灰色衬衫。

        大脏辫透过玻璃墙,看见戴着黑色耳机的许忌正在录一段副歌,室内有空调,他穿着黑色的卫衣,为了话筒好收音,反戴着鸭舌帽,微偏着头。

        导播的手扬了一下。

        许忌随意点头。

        伴奏响起,快节奏的beat,轻摇滚风格,一段rap后。他沙哑慵懒的歌声在密闭的空间中回漾。酷酷的,看似没有用什么力气,随旋律契合而入的慵懒语调,却在不着痕迹的撩动人心。

        歌词也深情。

        脏辫跟着节奏摇动手臂。

        秃顶抬了一下眼镜:“这遍可以啊,比前几次要好。”

        一遍录完,外头的三人传声过去,都一致表示这一遍是最佳的。

        许忌嘶哑的声音从传话器溢出:“嗯,我再多录两遍,换个感觉。”

        脏辫举起了他戴着七八个银手环的粗壮手臂,冲着许忌比了一个大大的ok,而后又竖了个拇指。

        respect,辛苦了。

        平静工作的一下午就这样过去。

        阿q到休息间的时候。

        许忌正戴着眼罩,靠在沙发上睡觉,薄唇轻抿,露在外面的皮肤苍白无血色,睡着的样子像昏迷。

        然而,阿q坐到他身边,轻拍了一下,他就醒了。

        工作原因,他从来睡不深。

        阿q是公司的编舞。最近他们都在为许忌的新唱片发布忙碌。

        一张唱片发出去后,会有一段时间的该唱片活动期。各大电视台都会有舞台的录制,或者是音乐节目直播。许忌这段时间也都在忙这些。

        阿q摸出手机,打开屏幕,一段视频播放,上面是伴舞试跳的阿q的编舞。

        许忌刚刚被叫醒,眼神有点涣散空洞,懒懒看着视频。

        阿q是业界有名的编舞了。尤其擅长男团编舞,他本人除了长相和行为举止有点太娘之外,身材什么的完全是按男偶像的模子刻出来的。

        阿q知道许忌看编舞一般都不会有什么意见,除了动线和站位会根据舞台提一点整改要求,就再无多话了。因此,阿q每次来他这里提交编舞,也就是抱着可以了,就它了,的心态来的。

        然而。

        一段视频放完,就在阿q觉得那句,欧克要从许忌嘴里说出来的时候。

        他纤长冷白的手指滑了一下进度条,拖到中间有一节伴舞和他互动的部分。

        许忌平静道:“这里改一下。”

        阿q不解:“怎么了?”

        这个动作不是很普通嘛,不就是那种常规的,女伴舞搭肩,律动。

        “身体接触太多了。”

        阿q:“??”

        就算是许忌有很多姐姐粉女友粉,不喜欢他和女伴舞互动和肢体接触太过。但是这种程度的接触,算多?

        “我家妹妹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