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小奶星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话音落下去,她直接被人拦腰抱着弄到了床上。

        小腿被他握着,贴在他侧腰。

        他们唇挨着唇,额头抵额头。

        呼吸合在一起。

        他冷清的眉眼此刻暗得人心惊。许甄没有再说话。

        他退开一点,两手交叉攥着衣角,卫衣从腰际滑上去,他紧实精悍的上半身露出来,肌肉在随着他粗重的呼吸一起一伏。

        脖子那里挂着的项链也完全露出来。

        坠子是一个镶钻的戒指,躺在他的胸膛。

        细细的链条被他平直白皙的锁骨撑起来。

        许甄看着那个戒指。

        他握着项链往上抬,单手从头顶把它取下来。

        “许甄。”

        “嗯。”她好像知道他要干什么了。

        “我想要你。”

        “不是今天一天。”

        “是很久很久,从活着一直到死。”

        “死了之后要放在一个火炉里烧,骨灰放在一个罐子里,埋到很深的土里面,深到别人都找不到。

        “就我们两个人。你愿意吗?”

        他凝视着她的表情,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收入眼底。

        即使他们都衣衫不整地搂抱在一张床上,他执着戒指的手指也在轻颤。

        只待她一句话。

        他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疯子,最快乐的病人。

        许甄定定看着他。

        有一百句好话,他只会说一句。有一百句坏话,他一句也不说。

        这一刻,他向她放下的不止是他的心。还有他的自尊,他的原则,他的闷窒和沉默。

        如果只有说话能留住他的姑娘,他这个哑巴愿意去学。

        许甄抬手,指尖摸过他瘦削的眉骨,下巴,唇角。

        她慢慢抿出笑意。

        “你干嘛说得这么吓人…”

        他滞住。

        许甄收回手,摸着自己的耳朵。她来时很晚,洗过澡后并没有戴耳钉。

        她抬眼:“许忌,我打了跟你一样的耳洞。”

        她说:“我愿意。”

        她歪头,笑出来,眼睛弯弯地像月牙,眼下鼓出的卧蚕白生生的,有肉感。脸蛋小巧,鼻梁秀挺。穿纯白色的衣衫。

        嫣然美好的让人想到伫立在雪原上的白塔。

        他沉沉的眼涌出一线亮色,喉结滚动着,缓缓把戒指套进她的无名指。大小刚刚好。

        他说:“这是诅咒。不能反悔。”

        许甄柔声:“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不会反悔。”

        银制的细链条连着戒指,他把她双手按在床头,链子一圈一圈缠过她两手手腕,像害怕她会跑一样,他用锁链把她捆绑起来。

        他俯身:“诅咒生效。”

        许甄的衣服都被他拉了上去,从她的双手脱出来。

        上面,再无任何遮掩。

        刚刚说愿意的一腔勇气,被羞耻覆盖。她侧过脸,脸颊烧红的颜色和上身从不见阳光的雪白形成很强的对冲。

        他压下来。

        许甄感觉自己被舔舐,啃咬,很重,他很粗暴,他太过兴奋无法自控。

        她难耐地扭动,手肘一直一弯,嘴里嘤咛娇软。

        又痒又痛,又渴。

        他的手从后腰际下滑,路过隆起的一段曲线,指尖冰凉,掌心很软。

        她锁骨处也漫上绯红。

        她感觉自己像一只贝壳,放在火上烤炙,慢慢被破开。

        他的手指,很长。

        她说:“痛……”

        他很深的吻她,把细碎的话语吞咽心底。

        ……

        ………

        许甄死死咬着唇。

        她叫过了,因只会让他更兴奋,她就不再叫了。

        唇被她雪白的齿咬得鲜红,水色亮亮的,很诱人。

        他说:“别咬嘴,咬我。”

        她说:“不要了……”

        他说:“乖,叫哥哥。”

        她说:“真的……很痛……”

        他说:“我爱你…”

        -

        许甄醒过来的时候都十点多了。脑袋里比昨天早上熬夜起床后还痛一些,闷闷的,混沌又晕眩。

        她翻了个身,身上某个部位痛得人拧眉。

        昨晚被他弄到大半夜,最后半昏迷状态,隐隐约约知道许忌帮她洗了澡,穿了衣服,安放回床上睡觉。

        她又睡了半个小时,才爬起来。床头柜上,有他留的一张纸条。她没拿起来,倾身扫了一眼。

        —去工作了,有通告。晚上回来。不许走。

        许甄倦怠又涣散的眼睛从床前贴满她照片的墙上一晃而过。

        可是,她今天还有工作啊。

        而且还是晚班…

        许忌是不是都忘了今天是周一。

        她想了下他的工作时间。

        扯了下嘴角,心想确实,他可能真的不晓得。

        -

        黄笙开过周会,从办公室外面进来就看见刚到的许甄,趴俯在办公桌上。露在外面的小脸看着很疲累,眼下的黛色都能画眉毛了。

        黄笙坐到转椅上,低撑着侧脸,轻声:“你怎么像被妖精榨干了精气一样。”

        许甄听见了。

        她艰难地睁开眼睛,她睡了好一会儿了,白光刺着眼瞳,她又半眯着眼睛,学着黄笙的动作懒撑着下巴。

        许忌的确是妖精。

        她一霎之间,就能回想到他的脸。

        在昏聩里,他漆黑的眉睫,冷清的眼里满出的欲色。

        眼尾和唇因为欲躁都泛着颓红,薄汗从下巴滴落到她锁骨。

        他说很多话,每一句都让她面红耳赤。

        这样下去,真的会被榨干。

        黄笙叹了口气,一手搭着她的肩膀,语重心长地交代:“打工人,今后周日别这么熬夜,回头周一来上班跟僵尸一样。”

        “你今天晚上还要直播呢。”

        许甄的手盖上眼睛。

        呜呼哀哉。

        黄笙把转椅转了一个方向,面对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熟练地敲打:“我把稿子发你了啊。”

        “后天的,你打出来可以提前看看。”

        “今天的稿子预了没有?”

        许甄坦白:“没有。”

        她一说话,嘶哑的喉咙简直跟一张砂纸一样。

        黄笙也被惊到了,她暂停了一下,才再说话:“你说什么?”

        “没有。”

        黄笙:“你老实跟我说,是不是昨晚蹦迪去了。”

        许甄摇摇头,看着她。

        黄笙正在打量她,突然在许甄的脖子上发现了什么。她凑近一些。

        “我靠,我靠,我靠!”

        “这是草莓印。”

        她穿了小领口的卫衣,外面又有一件棉袄。因为公司开了空调,她就把棉袄脱了,脖子遂露出一小段在外面。

        黄笙像发现了什么重大新闻,声音也越说越大。

        连易莓也被吸引了过来。

        易莓:“咋了咋了?什么草莓,哪里有草莓?”

        许甄拢了下衣领。

        黄笙拍了一把易莓,低声:“你小点声,我说的是草莓印。”

        易莓的眼睛慢慢瞪圆:“我靠,你啥时候有男朋友的?”

        许甄:“有一段时间了。”

        两个人对看一眼,又打量几下许甄疲累的脸庞。

        你一言,我一语。

        “男朋友有点厉害啊…”

        “打工人的幸福生活…”

        “还是得顾着点身体,感觉你都要被他榨干了…”

        “有一个单身狗朋友脱单了…我男神啥时候能娶我啊…”

        “我的忌神…”

        你忌神就在我床上呢。

        许甄在心里吐槽。

        一直到下午六点半。

        易莓上完早班,已经离开公司。

        许甄拿着稿件,另一手执笔小声地预稿。

        黄笙从外面端着刚刚冲好的热咖啡进来,白雾蒸腾,她坐下,拿起手机刷新消息,不时悠悠浅饮一口。

        “嗯?”

        许甄被黄笙突然的出声,打断了念稿节奏,她顿了下,一目再看过去,白纸黑字,正欲再开口。

        黄笙有点喜色地说:“今晚是录播,不是直播。”

        “直播间机器出问题了。”

        “太爽了,可以在办公室水到下班了。”

        许甄停下:“嗯……”

        她清了下嗓子,正好,歇一歇。

        -

        出公司时,是八点钟,没有直播,节目全部交给技术部导播。她们下班的时间就早了一些。她犹豫片刻,还是去了四号线的地铁站。他家的方向。

        出站时,天幕深黑,寒星几点。她路过菜市场。来来往往有来淘夜晚打折便宜菜的大爷大妈。

        她想着许忌可能没有吃饭,就进了一家卖凉菜的小店。

        素菜九块钱一斤,随便挑。

        一个铝制的大碗,套着一个透明塑料袋,她拿着夹子一样夹了一些。

        身旁来了一对小情侣,也在夹。

        男生多夹了几下蕨菜。

        女生嬉笑着,在他耳旁开着有颜色的玩笑。

        “这个吃多了要…阳…wei…”

        男生一脸惊奇。

        两个人打打闹闹最终夹了两大袋凉菜。

        许甄呆住半晌。

        昨晚的疼痛一天都未散。

        她的夹子再一次下去。

        落在了蕨菜上,一夹子,两夹子,三夹子…

        她看了看盖住碗底的紫绿色植物。

        把碗递出去。

        “老板,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