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玄幻奇幻 - 一觉醒来我女朋友没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一阵风跟着左音吹进了考场,偌大的教室里浮动着学生们诧异的目光,没有人会想到这样的考核会有人卡着最后一秒进考场,更没有人会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这届油画系的专业第一。

        站在周琳身边的孙雨晴看到左音来了,眼睛里的惊喜呼之欲出,她怼了怼周琳的胳膊,得意的在她耳边讲道:“我就说的吧,小音会来的!你欠我一顿烤肉,要记得还我哦!”

        “时间你定。”周琳答着也抬头看着站在门口的左音。

        少女像是疾跑而来,及颚的短发被风缭乱在头顶,挂着薄外套的肩膀剧烈耸动着,每一口喘息都格外的大幅粗糙。

        左音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走进了教室,而在这无数双眼睛里她只在乎那双状若桃花的眼睛。

        相视无言的默契,沈卿姿也弯了弯眼睛,在左音的注视下对她温柔又满意的笑了一下。

        她稍微整理了一下裙摆,在左音面前站了起来。挽在小臂中间的绸缎衬衫袖落了下来,灯笼袖的设计正正好好遮住了方才她无数次看向的腕表。

        沈卿姿抬手给左音指了一下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的那个空画架,道:“你的位置在这里。”

        “好。”左音点了下头,硬生生的咽下了一口卡在喉咙打哏的气流。

        她不想在沈卿姿面前露出任何不得体的样子。

        尽管可能她本身就已经不够得体了。

        这一段小小的风波很快就在孙雨晴定下的开考闹钟中戛然而止了,在沈卿姿跟孙雨晴的注视下,周琳将准备好的考题从信封里取出,放在了投影仪上。

        这次画室考核的题目是:花园

        “考试时间为三小时,允许未完成,大家不要求快。”孙雨晴提醒道。

        左音没有戴眼镜,微微眯了下眼睛,才看清楚那大屏幕上单调的两个字,不限画种,不限表达方式,一方画布,一板颜料。左音握着画室统一分发的崭新画笔,总觉得这个题目简直是为自己量身定制的。

        提到“花园”二字,就不由得让左音想起沈卿姿的那幅《花房少女》,那繁杂盛放的花朵一簇簇的开满了画布,精致生动到像是要溢出来一般。

        窗边的阳光洋洋洒洒的泼了一地,沈卿姿站在左音视线的右侧,与光相融,一头乌黑的长发被赋予了金黄的色泽,就像是那画中有着波浪卷发的少女。

        左音望着有些失神,那属于沈卿姿油画中的花朵一簇簇的开到了她的视线里。

        左音攥了攥手里的画笔,用最细的笔在画布上勾出了一朵花的样子。说她班门弄斧也好,自不量力也罢,她就想把自己对好的一面展现给沈卿姿。

        既然自己费尽心血画成的那幅画已然无法再献给沈卿姿,那就用这幅画聊以表示吧。

        许是太过专心于将这幅画呈现出来,左音就连那鞋跟敲击地面的哒哒声戛然而止都没发现。

        沈卿姿抱着双臂轻靠在了左音身后那堵墙的墙柱上,静静的欣赏着这个少女勾勒着的花园。

        那被左音握在手里的笔精细的勾勒出花瓣的样子,沈卿姿看着那一瓣瓣色彩递进柔和的花瓣舒展开来,眼睛里掀起了无数涟漪。

        左音选择了沈卿姿最熟悉的穆夏风,虽然她现在画的这幅画跟沈卿姿收的那幅画相比,细腻度远远不足,但是画风却很像。

        土黄、朱红与紫罗兰色调成的赭石色被大胆的用在盛放的花朵中,那压抑在深红的绝望与希望被少女熟稔的调制出来。

        这样的颜色表达简直太美妙了。

        沈卿姿眼睛里装上了些罕见的惊喜。

        她望着左音的背影,无数明媚的阳光落在她身上,那一头短而利落的发始终漆黑不减寒冷。

        这孩子好像始终都是这个样子,就像是一匹像走在荒漠的孤狼,独来独往,始终孤独。

        沈卿姿兀的想起了一个多月前在那间民谣酒吧里,看到左音第一眼的情形。

        她披着比夜色还浓的黑坐到自己身边,揽着自己腰的手都带着敦煌灼日暖不掉的凉意。

        只有在解衣相拥的时候,才能感觉得出她身上的温暖,还有拿起黑瞳仁中落出的缱绻暧昧。

        “姐姐……”

        不知道哪里来的一阵暖风,裹着沈卿姿脑海中响起的那夜左音的声音拂过了她的耳廓。那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瞬间便泛上了难以言语的粉红。

        沈卿姿不自然的眨了下眼睛,觉得自己不能再看着左音了,下意识的摸了下有些发烫的耳垂,继续巡视起了考场。

        金色的秒针咔哒咔哒的略过圆盘上的每一个罗马数字,一圈一圈不知疲惫的转着。在分针转了慢悠悠转了近三圈后,时针也终于从“9”挪到了接近“12”的位置,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不到五分钟。

        考场里那一排排画布上百花争奇斗艳,好不热闹。

        而在这一溜水的明媚的夏园中,唯有左音是那姹紫嫣红中的异类。

        左音的画没有画完,但已经初见雏形。画布下方一丛丛的精致花朵释放着诡谲瑰丽的花色,它们挣扎着从黑暗里出来,却不向往阳光,只在黑暗中盛放。

        毕竟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向往光明。

        左音这么想着,拿起了最细的画笔,像她平常一样在画的右下角留了一个自己的标记——蘸着金色的细笔融入了那花瓣之中,洒脱的勾了一个抽象的字母y。

        也就是这一笔,让站在左音身后不远处的沈卿姿呼吸一滞。

        被她珍藏的那幅画的左下角也有一个这样的金色印记!

        这孩子,真的是那幅画的作者!

        沈卿姿依旧是从容淡定的坐在她的高脚凳上,心里却掀起了万丈波澜。

        虽然先前无数条线索都指向左音,沈卿姿自己也怀疑着。

        可是当真相真的显现在她的眼前,她还是被结结实实的冲击到了。

        能做出这样精美画作的人竟然是一位只有十九岁的少女。

        能让自己产生惺惺相惜情感的人竟然是曾经与自己有过春风一度的少女。

        这何止是一句天意弄人可以概括的。

        随着孙雨晴手机铃声的再次响起,考核在时针第三次归零的时候结束了,严肃的屋子里充满了人们交谈的声音,一下就变得轻松活泼起来。张璋跟徐煦手挽着手,有说有笑的眼睛里容不下一个左音,像是没看到她一样径直离开了。

        不过左音不在乎这些,她的视线不由的落在站在前排跟周琳说话的沈卿姿身上,那双清澈的眼睛眼尾微微上扬,弯弯的弧线像是对身边人都始终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

        左音想起上次见到沈卿姿这样也是跟周琳在一起。

        她们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吧。

        想到这里,左音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她很想上前去问问昨天沈卿姿说的那句是什么意思,想证明是她独一无二的选择,但是又害怕是自己自作多情,干脆闭上了嘴巴,低头继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这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孙雨晴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张望了一下对着左音招呼道:“小音,跟我出来一下。”

        “哦。”左音点了点头,她察觉到了孙雨晴脸上那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怎么样今天发挥还好吗?”孙雨晴问道。

        “还好。”左音答道。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这样好的学习机会还是要把握住的,你说是不是?”孙雨晴笑道,“等进了画室跟着老师好好学,你一定可以大放异彩的。”

        左音干笑了一下,没有接话。

        她只想要沈卿姿一个老师,其他人不值得她少赚钱。

        孙雨晴看着左音始终不带笑颜的脸,觉得气氛实在有些难调,硬着头皮说出了那句让她也觉得有些难为情的话:“刚才我又去了一趟人事部,你兼职的事情还得在等一等,还没有给你找到合适的岗位,我会再去催催他们的。你就安心跟着老师先学着,一定会有合适的兼职岗位的。”

        左音又不甘心的问道:“不是当时说还有可以兼职的工作吗?”

        “有几个小姑娘是大二大三的,相比来说有经验一些,所以那边先考虑了她们。”孙雨晴解释道,“没关系的。像是你能做的这种助教画师,得需要等到冬日里画室开始招集训学生了,就有很大的需求了,到时候工资还会翻倍的。”

        左音听到孙雨晴这句话,心凉大半,嘴唇抿成了一条缝。

        这才九月里,离集训还有三个多月,纵然到时候工资翻倍,她还不知道能不能等到那时候。

        一想到不得不跟左兰低头,左音的唇就抿得更紧了。

        孙雨晴拍了拍左音的肩膀,“你也不要灰心,我想按往常算,再过两个月吧,就陆陆续续有早进画室进修的学生了,到时候就差不多了,我已经跟人事部的发了一通脾气了,到时候肯定不会有人插队了。”

        “那麻烦你了孙小姐。”左音勉强的调动起几分情绪跟孙雨晴道了谢,转身又走回了考场。

        考场里的学生都走干净了,空荡的教室里就只剩下沈卿姿站在讲台上没有离开。

        左音越过重重画架抬头看了一眼不知道在干什么的沈卿姿,很快又重新低下了头。

        她情绪有些不高,在这里找不到工作,就要去别的地方找,就算是真的成为了沈卿姿的学生,两头跑怕是迟早得舍弃一头。

        可舍弃哪一头,她都不想。

        偌大的教室里盈着一丝诡异的安静,一排排画架就像是那一层层的崇山,将沈卿姿跟左音隔成了两个世界。

        站在世界那头的沈卿姿,晒着暖融融的阳光,秀丽的长发披散下来,满目的都是岁月静好。

        而在世界这头的左音,拿起自己放在地上的帆布包,一言不发的就要离开,她本就属于那不见天日的泥淖,原不该奢望一场。

        左音将帆布包挎到身上,撩出了被压住的头发,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

        失去了赶来画室时的热血冲劲儿,她又恢复了往日的孤冷。

        “铛。”

        就在左音的脚习惯性的踩在教室大门的门槛上时,一声清凛的声音凌驾于门框的震动声之上,清清楚楚的传入了她的耳朵。

        “左音,来我的画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