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玄幻奇幻 - 一觉醒来我女朋友没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喧哗的闹市在车窗玻璃外迅速后退,高楼大厦逐渐被满树金黄代替。

        沈卿姿开着车,载着左音朝这座城市的边缘驶去。

        转过几个迂回,左音就看到湛蓝天空下冒出一座山。虽然深秋已至,但山色依旧泛着青色。

        随着车子的驶近,一座与山连在一起的大坝带着波光粼粼的水纹进入了左音的视线。

        山脚下也出现了一大片连绵的金黄。

        “这里是哪里?”左音问道。

        “东郊的一处水库,现在是国家水资源一级保护基地,因为没有从来被开发过,所以知道的人很少。”沈卿姿答道。

        “我们可以进去?”左音有些担忧。

        “当然进不去。”沈卿姿答着,对左音笑了一下,“但是有一个地方可以。”

        说罢,沈卿姿便打着方向盘径直朝大坝与深山出驶去。

        一路上人烟稀少,低矮的农村小院偶尔会从高大的柏树林中冒出来。

        一辆小型公交车驶过,左音清楚的看到空荡荡的里面只坐着司机师傅。

        ——这是去城市中心接打工人回家的惠民公交。

        渐渐的荒凉景色变得寂静起来,左音很久都没有在看到农村小院,取而代之的是比城市中心要凉很多的绿荫丛丛。

        那抹曾经在远处惊鸿一瞥的金黄色丛林也在一个转角处冒了出来。

        小小的湖泊被三面环山的围绕着,黑色的庞然大物行驶在羊肠小路上有些许的笨拙。

        那成片的金黄幻化成了银杏,环绕在山涧里。

        有山有水,还有一座被整修过的小木屋,静谧如世外桃源。

        “这里几乎没有人知道。”沈卿姿说着便将车子停在了一处平地上,“我小的时候这里还没有那么严,爸爸来这里钓鱼发现了这里,她就试着跟村子大队联系了一下,因为水源地是严格不允许开发的,村里也觉得可惜,就把这块地赁给了我爸爸当画室。”

        沈卿姿讲着就带着左音进了木屋。

        木屋的风格偏日式,前厅通透,直通后院,推门可见山水。

        她的视线略过很多角落,到处都藏着她与沈玥一起玩闹的温馨。

        左音看着左侧的绘画区,颜料油彩都端正整齐的放在架子上,不见一点灰尘,“平时都有人来打扫?”

        “对。”沈卿姿将过去的记忆收了起来,点了点头,走到画架前捻了捻放在上面的纸张。

        她很久都没有来这里了,可这些纸依旧保存完好。

        竹制窗棂框着窗外如画般的美景,沈卿姿对左音提议道:“要不要试试?”

        左音方才刚从车上下来,就对这里的景色蠢蠢欲动。

        既然沈卿姿邀请了,她也就没有推辞,果断点了头,“好。”

        画架在小木屋外架好,左音拿着一只削的刚刚好的铅笔在纯白的纸张上落下了第一笔。

        沙沙的声响随着清风穿过沈卿姿的耳朵,她坐在离左音不远处的石头上,欣赏着面前的少女落下的每一笔。

        左音作画就跟沈卿姿印象中的她这人一样,每一笔下的都干脆利落,线条格外的稳扎。

        只是……

        沈卿姿看着左音笔下勾勒出的半湾水面皱了下眉。

        有些地方,这孩子处理的格外利落了。

        “这里,这样会好一些。”

        沈卿姿的声音猝不及防的在左音身后响起,紧接着左音拿着笔的那只手就被另一只玉白的手握住了。

        沈卿姿站在左音身后,以一个半环着她的姿势握着她的手,每一个生节带动的呼吸都无意的落在她的脖颈。

        就像是沈卿姿操纵着左音手里的笔在湖面上留下一圈涟漪,轻巧柔和的掀起一片战栗。

        “你看这样处理是不是画境就更柔和了。”

        沈卿姿还在专心教学,左音的视线里却全是她这正近到就要两颊相贴的侧脸。

        太近了,真的太近了。

        近到沈卿姿细腻肌肤上每一个细微的毛孔左音都看的清楚,那原本浓密不可分的睫毛根根分明,棕黑色的瞳仁清楚的倒映着这幅写意的山涧素描。

        山涧湖海银杏林,都不及眼前人半分。

        “你看是不是这样?”沈卿姿说着转头看向了她的这位开小差的学生。

        左音的视线只跟沈卿姿交视了一秒,下一秒她就忙落到经过沈卿姿处理的画上。

        也没有分辨的清沈卿姿究竟改了哪里,左音便点头道:“是。”

        沈卿姿注意到了左音的慌张,却不明白少女慌张的缘由。

        正当她启唇想询问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却响了。

        沈卿姿低头看了眼来电显示,左音也跟着瞄了一眼。

        是沈徕。

        “你先画,我去接个电话。”沈卿姿说着就把电话接了起来。

        左音乖乖的点了点头,拿着手里的笔看着方才被沈卿姿改过的画,出神。

        她并没有听从沈卿姿的话,继续作画,更没有思考沈卿姿改过这几处的精妙。

        左音向来就不是什么乖孩子,怎么会听话。

        她抬起右手别过了挡在耳侧的头发,聚精会神的偷听着沈卿姿的电话。

        她总觉得沈徕来这通电话不是什么好事儿。

        沈卿姿的声音不大,左音努力的用自己得到的关键词拼着这断断续续的对话。

        “……陈老师这次对吴家有些过分……”

        “对,是为了小音……她就是……”

        “爸爸……我不觉得这件事我有什么错……小玥……”

        左音听出来是沈卿姿这是在向沈徕解释今天画展上的事情,还听出来她跟她的父亲起了些许的争执。

        可尽管如此,左音偷听到最后沈卿姿还在护着自己。

        山涧里的风起得大了些,吹皱了一池安逸的湖水。

        满树的银杏金黄簌簌的落下,而沈卿姿就站在那片金黄之中。

        乌黑的长发随风缭乱,白玉似的身姿窈窕而立,温婉秀丽。

        左音愣愣的望着这幅美景,沈卿姿也在此刻结束了她的电话,转过身来正好看到了朝自己这边看来的左音。

        “偷听?”沈卿姿笑笑,脸上没有什么愠色。

        左音没有否定,也没有承认,只问道:“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偷听就算了,怎么还主动撞上来?”沈卿姿嗔笑道,她并不打算给左音解释这件事,潦草的一笔带过。

        “是不是。”左音却不肯将这件事放过去。

        方才沈卿姿还在心里打鼓,为了这个这个小姑娘得罪一个人值不值得。

        可是现在她没有任何迟疑了。

        她在少女眼中看到了的执拗。

        就像是她在沈徕的劝说下依旧执意要做出把自己的画从陈一的画展上这一决定一样。

        沈卿姿一双眼睛一如既往的微微弯了起来,摇头道:“不是。”

        “你不要瞒我,我都听到了。”

        才没有。

        这不过是左音为了让沈卿姿说实话的激将法。

        左音生怕这是沈卿姿在故意隐瞒自己才做的缓兵之计。

        她不喜欢因为自己而拖累别人,更不希望那个被自己拖累的人是沈卿姿。

        “嗯?怎么还用这种伎俩来诈我?”沈卿姿一眼就看穿了面前这个少不经事的少女,敛了脸上的笑意反问道,“我有什么好瞒你的?难道小音不相信老师?”

        左音忙摇摇头辩解,“不是的,我怕……”

        “有什么好怕的?”沈卿姿径直打断了左音的话。

        她轻吸了一口气,在左音的视线里抬起了手。

        那扇骨般的手轻轻张开,悬在头少女的头顶,随着一阵和煦的风落在了那丛柔软的乌发中。

        沈卿姿的眼眸轻轻抬起望着这个比自己稍高一点的少女,脸上的表情带着几分认真,启唇道:“小音,我说过,有我在,你谁都不用怕。”

        落日余晖挂在天边,在沈卿姿的身后划出一道金灿的圆轮。

        一瞬间,左音那颗在高空中不安下坠的心被一团温柔的云悉数接住。

        她以为只是她随口一说的承诺,她却真切的在实行。

        入夜,左音折腾在床上翻覆着怎么也睡不着。

        许是夜的静谧,让紧绷的神经松懈了下来,对于今天那个对自己偏袒的人的情愫也开始如雨后青草一般,发了疯般的长了起来。

        夕阳傍晚下沈卿姿从身后握住自己手时的亲昵暧昧连成了一幅想入非非的画卷。

        沈卿姿,那个自己崇拜向往了四年多的女人,在夕阳下对自己做出了任何人都不会对她做出的承诺。

        就在这时,左音床头的手机猝不及防震动了起来。

        空荡荡的床头柜有着绝佳的回声效果,手机震动的声音格外的大,像是被人打断了不可见光的心思,左音不由得被吓了一跳。

        她拿过手机,来电显示:“疯女人”。

        这简单的三个字在黑暗中跳跃,左音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升起了些不好的预感,心跳的比刚才更要厉害了。

        ……

        几秒种后,左音卧室的门被猛地被人从里拉开。

        从客卧里传来的光亮惊扰到了在阳台抽烟的沈卿姿。

        夜已经深了,她却怀揣心事,无法入眠。

        沈卿姿看着黑暗中那个着急忙慌的背影,“小音,怎么了?”

        左音不冷不淡的接起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的声音却不是左兰的。

        是邻居张屠户老婆的声音。

        “我妈,被送到医院抢救了。”

        崩的一下,左音脑子里的那根弦就断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