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玄幻奇幻 - 一觉醒来我女朋友没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左音那颗死寂的心在酒精的烘托下怦然跳动,鸢尾花的清香丝缕绕着她的心尖。

        那从心中攀升出的蠢蠢欲动仿佛带着荆棘倒刺的花藤,紧紧的缠绕住她,推着她去放肆采撷那枚诱人的果子。

        沈卿姿也一瞬间怔住了。

        她清楚的看着视线里不断放大的少女的脸,理智告诉她,她应该躲开,可是那莫名的欲望却像是手中的烟,在酒精的作用下静默燃烧着,将她钉死在原地,不想躲闪。

        就在左音的唇真的要落下的一瞬,冬日的寒风忽而卷地吹起。

        略过沈卿姿的头顶,吹灭了她手中的细烟。

        沈卿姿猛地就清醒了过来。

        她微微偏头,躲开了左音即将落下的吻,轻声提醒道:“左音,我现在是你的老师。”

        左音怔了一下,藤蔓上那勾住肌肤的刺颤抖了一下。

        “不可以。”

        “我们喝醉了,但是……我现在是你的老师,你懂吗?”沈卿姿有些语无伦次。

        她对左音讲着,也对心中自己那看不清的欲望提醒着。

        一瞬间,那蠢蠢欲动的花藤变成了自作多情的藤蔓。

        收了刺,敛了叶,羞赧无地自容的迅速放开了少女。

        左音有一种大梦初醒的感觉,她看着视线下方沈卿姿的那双银白色细高跟,心里乱成了一团。

        自己怎么就这么冲动的凑了过去。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

        她如做梦一样成为自己向往了三年的人的学生,她带自己去见识了更广阔的天空,护着自己,她说她是自己最坚强的后盾……

        但这些都是以“老师”的身份。

        大概,爱与崇拜是世界上最难分割与辨别的感情。

        左音只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发烫,盘桓的藤乱糟糟的堆在她的脑子里,涨得她发懵。

        她分辨不清楚自己对沈卿姿的感情,简单的说了一声:再见,转身就没入了黑暗之中。

        疾走离去。

        更像是落荒而逃。

        沈卿姿的心钝钝的痛了起来,她伸了伸手想要叫住那个少女,可是喉咙却像是塞住了,在阻止她出声音。

        叫住她又有什么用呢。

        要把她带回自己家嘛?

        要安慰她吗?

        要给她一份无望的期待吗?

        沈卿姿望着那漆黑的远方久久没有离开,直到远处又刺进一轮车灯的亮光,刺的她双眼紧紧的闭上,这才转身回了家。

        夜已经深了,电梯里安安静静。沈卿姿站在电梯的左侧,反光的墙壁上映着她孤独的身影。

        沈卿姿的脑海里不由得想起了曾经几次她身边站着的那个少女。

        月光下的那个落空了的吻将两个人谁都没有察觉到的感情突兀的刺破。

        两个人都是那样的手足无措。

        沈卿姿不知道自己方才是怎么了,为什么在左音靠过来的第一秒就知道那是一个吻,非但没有迅速躲开,而是在心中产生了一份莫名的期待。

        期待什么,期待与面前的少女再续前缘吗?

        电梯停在了沈卿姿家所在的楼层。楼道里安安静静的,亮着孤独的灯光。

        金色的光有些昏暗,斑驳在沈卿姿的视线里,就好像那日在酒吧里一样。

        少女温软的唇极具侵略性的撬开了自己那紧闭的牙关。

        她莽撞,孤冷,却又带着温柔与细心。

        那覆在自己后背的手微微冰凉,轻轻揉着却也让人觉得舒适。

        沈卿姿站在玄关处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又长长的叹了出来。

        她不应该想起那一晚的。

        既然已经选择了做左音的老师,就不应该对她有任何逾矩的想法。

        她要把这个孩子带出原生的那团泥淖,而不是把她从一个泥淖又拉去另一个泥淖。

        沈卿姿站到了在阳台上,寒冷的冬风倒灌入温暖的室内。

        她的身后是温暖,面对的却是寒冷。

        沈卿姿倚在栏杆上,呆呆的望着远方。

        漆黑的夜空下是繁华的都市灯火通明,可无论下面有多么的热闹喧嚣,也传不上来一丝声音,安静静的,就像是遗世独立的高塔。

        她可以瞭望全世界,但世界却不是她的。

        月亮被乌云蒙住,沈卿姿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左音的样子。

        她还记得自己曾说过,这孩子跟她是一样的。

        一样的……

        “不可以……我是你的老师。”

        沈卿姿的耳边响了那句她方才对左音说过的话。

        真的吗?

        真的不可以吗?

        沈卿姿的心中冒出了一个声音,反问着自己。

        寒冬里难得有一天格外的晴朗,湛蓝的天空随性的扫着几朵云彩。

        格子窗棂将这个景色框在玻璃中,远远地看着就像是一幅写意的油画。

        烘得暖暖的教室中央坐着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那并不算出挑的皮肤横着细微的沟壑,粗糙的头发搭在肩上随意极了。

        今天一上午都是左音班的人体课,有不少同学一大早就来教室占位置,还没到真正上课的时间班里就坐满了人,老师背着手走进教室对今天的出勤率格外满意。

        “哎,我说,你俩咋也坐这儿了?”从教室后门偷溜进来的徐煦弓着腰坐到了偏后排的空位置上,一边支着自己的画架,一边戳了戳身旁的袁园,“来晚了?”

        “嗯……就是换个这角度嘛。”袁园并没有来晚,来晚的人是左音。

        徐煦却看得清楚,调侃着撞了撞袁园的手肘,“哦~很有想法嘛,姐妹。”

        袁园立刻捂住了徐煦的嘴,提醒道:“徐煦,你又吃饱了撑的了是吗!”

        尽管这两个人聊得声音并不算小,但是左音却没有听清她们在说什么。

        昨天晚上,她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到现在精神还不是很足。

        左音又梦到了自己身处一片漆黑之中,听见声音也看不见东西。

        但是这一次她变得比往常的任何一次都要慌乱。她无助的跑着,却在这片黑暗中越陷越深。

        慢慢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压迫她,要裹住她,不得呼吸……

        她站在自己的画架前,眼睛里都是从梦魇中挣脱后的疲惫。

        手里的笔沾着冰凉,一点点掠夺着她掌心的温度。

        她的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五指冰凉过了。

        “好了,都来齐了,开始吧,下课前把作业交上。”人体课老师站在中间宣布着,打断了左音的思考。

        左音也没有在纠结想这是为什么,拿起笔开始按照老师下达的任务临摹起了那个女子。

        纯白的画布上被她一笔一笔勾勒出一个大概的纤细人体,尽管没有眉眼五指,但凭着一个轮廓左音还是发现,这个人体根本不像那位模特。

        而是像极了沈卿姿。

        “小音,你怎么了?状态不好啊?”袁园注意到左音这个状态很久了,忍不住凑过来询问。

        “嗯,没睡好。”左音点了点头,眉头依旧是皱着的。

        竟然连袁园都看出了。

        “我说你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晚呢,是不是又没吃早饭啊?”袁园说着就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小面包,像往常一样偷偷摸摸的放到了左音面前。

        左音看着画架上的小面包,若有所思的讲道:“谢谢。”

        就像是袁园每天都会给自己带来的小面包。

        左音现在已经适应了有沈卿姿的世界了,她的柔软,她的细腻,就像是一层看不见的罩子,萦绕在她的身边,带给她这孤寂世界带来一丝温暖。

        所以自己才会对可以她预料到的疏远而感到不适应吧。

        毕竟自己昨天做了那样的事情。

        “没事儿。我觉得今天咱们挑的这个角度不是很好画。你看,我画的也不像,下次早来一会儿占个好一点的位置……”袁园看左音闷闷的还以为是为了自己画不好而失落,安慰道。

        左音心不在焉的听着袁园的话,阳光洒在画布上,反衬着一方明媚暖阳,就像是在昨夜那混沌梦境中曾出现过的那片纯白温暖的安乐乡。

        可是,左音的世界明明是一团漆黑,哪里能给她那安乐乡般的温暖呢?

        “这个答案你知道的。”

        一个声音在左音心中响起。

        左音的眼睛里倒映这那个她亲手勾勒出的像极了沈卿姿的人体轮廓。

        阳光铺在上面,温暖柔和。

        左音的心缓而慢的的跳动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沈卿姿已经成为了那份不可替代的安逸的来源。

        左音那所有新添上的情绪都是源于她。

        因为她对自己的守护,因为自己想要守护她。

        左音的脑子又乱了起来。

        昨晚的那个放肆让她想要强迫自己忘掉,可是这已经是她今天数不清第几次又想了起来。

        月光融融,将那月下的氛围朦胧的分外美好。

        她看着沈卿姿,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纯粹的没有更多的杂念与欲望。

        她就是想吻她。

        源于喜欢的那种放肆被酒精烘托出来,难以克制。

        所以说,那个吻不是源于欲望的冲动。

        而是她对沈卿姿的喜欢。

        左音看着画布上逐渐被勾勒清楚的女人,纯黑色眼瞳微微颤动。

        除去恍然大悟的愕然,更多的还是懊恼的悔意与悲伤。

        “不可以。”

        “我是你的老师。”

        太迟了。

        这份后知后觉的喜欢,恐怕只能偷偷藏在心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