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玄幻奇幻 - 一觉醒来我女朋友没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天还未亮,偌大的医院住院楼像是一位沉睡在清晨即将醒来的巨人,零星昏暗的灯不规律的在楼里亮着。

        二十三楼东侧的病房光亮格外低暗,那明黄的光忽明忽暗,像是天边哪颗不安分的星星。

        “好了吗?”左音站在门开用手机给沈卿姿照着光。

        “好了。”沈卿姿整理着换好的衣服,拎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左音身边。

        这两个人为了从病房里溜走,连灯都没敢开。

        左音看了眼亮着白炽灯光的外面,走廊上静悄悄的刚刚才过去一个推着小车的护士,一时半会不会再有护士过来了。

        “走。”

        左音说着就带着沈卿姿从病房里走了出来。

        明亮的灯光照在两个人身上,影子里写满了警惕。

        等到转弯到了电梯门前,左音才松了一口气。

        电梯里空荡荡的,左音看着电梯门上映着的两个人的身影,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穿在沈卿姿身上是多么的合适。

        尽管都是符合自己穿衣风格的冷色系,但是穿在沈卿姿的身上却多了几分风情。

        暗紫色的衬衫松散的勾勒着她的身形,衬得她慵懒又优雅。

        白皙的小脸被冷色包裹,少了几分病气,显得更加精致。

        “怎么了?”沈卿姿仿佛注意到了来自左侧的视线,偏过了点视线看向了左音。

        左音怔了一下,转而评价道:“这件衣服很衬你。”

        口吻像极了沈卿姿。

        沈卿姿笑了一下,薄唇上淡淡一抹樱粉晶莹剔透。

        左音突然觉得,不是衣服衬得沈卿姿完美。

        而是沈卿姿衬得这件衣服完美。

        从住院部出来,左音接过沈卿姿的车钥匙,坐进了驾驶室。

        左音是第一次摸这辆车,跟着导航开得格外小心翼翼。

        晨光熹微,路上的车流也一点点变得多了起来。

        沈卿姿也没有催促左音开快点避过早高峰,反而轻轻的靠在车椅靠背上,感受着这难得的生病期间的自由。

        原本应该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因为遇上了早高峰硬生生拉长了三倍。

        黑色的车子慢慢的靠近了墓园,一扇玄黑色的大门紧闭着,似乎要将这里与生的世界隔绝。

        左音还有些犹豫该怎么进去,就在车子距离大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那扇隔绝着生与死的大门缓缓的为这辆车的主人打开了。

        左音这才想起,这里是s市算得上顶尖的墓园。

        整座墓园都隐秘在山林中,一路上去安安静静的,过冬的麻雀儿沉甸甸的站在枝丫上,好奇地看着这辆不速之客。

        左音按照导航提醒将车子停在了停车位上,偏头正要去叫醒睡着了的沈卿姿。

        私心却让她停住了这个动作。

        阳光落在沈卿姿不施粉脂的脸颊上,清晰可见的细腻寻不到半分沟壑。

        那如扇的睫毛密密的铺在脸前,满是岁月静好的样子。

        左音的心一下一下的跳动着。

        卑劣的心性推着她低下头,去品尝一下那枚晶莹的粉红果子。

        一点。

        一点……

        少女灼热的气息扑在了女人沉睡的脸上。

        将女人灼醒。

        “到了?”沈卿姿眼睛还没有睁开,声音就响了起来。

        左音瞳孔骤然放大,猛地端正了自己的坐姿。

        她佯做若无其事的样子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点头道:“嗯。”

        “那我们走吧。”沈卿姿讲着从车上走了下来。

        睡意惺忪的她好像没有注意到少女差一点对自己实施的卑劣。

        沈卿姿并没有带着左音直接前往墓园,而是拎着给沈玥准备的祭品去了墓园管理处的鲜花供应点。

        这个点正好是鲜花进货的时候,成堆各样的花挂着清晨的露水新鲜鲜艳的放在供应点。

        左音默默的打量着这个明亮的地方,白色大理石的地砖夹着灰黑色的纹理,一束束鲜花的朝气将这个一屋子的冰凉打破,让人并不觉得这下像一个墓园。

        一个干练的女人正指挥着员工摆放花束,见到沈卿姿立刻迎了上去,“沈小姐,今天来的很早。”

        “以为会堵车,结果没想到来早了。”沈卿姿答道。

        “沈小姐请坐。”女人给沈卿姿还有左音一人拿了一把椅子,询问道,“还是老样子吗?”

        沈卿姿看了眼刚被摆进来的金色非洲菊,“这个多一点,基调主要为白橘。”

        “好的。”女人点点头,正要离开,左音的声音却叫住了她,“请等一下。”

        “我可以给老师的妹妹也献一束花吗?”左音看向沈卿姿问道。

        沈卿姿点点头,脸上带着笑意,“当然可以啊。”

        “她喜欢什么样的花,非洲菊?”左音拿不准。

        “什么花都行,小玥很喜欢花。”沈卿姿答道。

        左音听到沈卿姿这样说,望向了那边各种颜色的鲜花。

        她回忆着那幅《花房少女》,将视线停在了一大簇紫罗兰上。

        温柔又热切,就像是那位十八岁少女从头顶倾泻而下的长发,与笑意。

        “紫罗兰配白色铃兰。”左音脱口而出。

        沈卿姿眼中跃出几分惊喜,“小玥很喜欢紫罗兰。”

        而后她又转头对女人吩咐道:“就按她说的再准备一束。”

        “好的,请二位稍等。”女人说着转身利落的给沈卿姿和左音按照她们的要求挑选起了鲜花。

        “我想如果小玥在你们一定能成为很好的朋友。”沈卿姿讲道。

        “我也希望如此。”左音点点头。

        这样就可以不用以学生的身份留在老师的身边了。

        两束花很快就准备好了,沈卿姿跟左音一前一后向墓园走去。

        马丁靴踏在水泥地上,发出整片墓园唯一的踏踏声。

        在往上走过几十排墓碑后,左音跟着沈卿姿来到了那位名为沈玥的女孩的墓碑前。

        墓碑并不算大,透着小女孩的秀气与精致。

        红色的沈字与黑色的玥字上下排列,左音看到了黑白照片上,那个笑靥如花的小女孩。

        她笑得真的很开心,两个梨涡旋起,甜甜的就算是黑色也觉得藏着一汪甜蜜。

        “小玥,今天我是偷偷来看你的,所以我今天给你带来了许多好吃的,你不要生气。”

        沈卿姿说着就伸出手细细的擦去墓碑照片上的灰尘。

        比起周围灰尘沉淀了几层的墓碑比起来,沈玥的墓碑显得格外干净。

        “不过你要是生气不能只找我,她帮着我从医院跑出来的。”

        左音没想到沈卿姿两句话认真后,竟然开起了玩笑。

        她站在一旁捧着一大束花,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那层看不见的距离还存在着,往前不行,往后又不甘心。

        沈卿姿看着左音站在原地不动,拉过了她,“来,打个招呼。”

        那只温暖的手又一次贴在了左音的手腕上。

        只不过因为心里多了那几分非分之想,这样一个动作都能让左音心跳不已。

        “你好。”左音放下话,讷讷的打了个招呼。

        “她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我的第一个学生。”沈卿姿介绍着,重新蹲在了沈玥的墓碑前。

        她很有天赋,深得我心。

        沈卿姿在心里添道。

        “小玥,爸爸妈妈都很好,你放心……”

        沈卿姿开始同往常一样跟沈玥聊起了最近发生的事情,她看着墓碑上那个含笑的少女,时间在她身上永远停住了,如同当初她在病床上对自己偷偷说的那个愿望的一样。

        左音见状,懂事的走到了远处,静静等待。

        沈玥的坟地在靠山那侧的边上,沈家给她在不远处种了几株梅花。

        梅花枝干长得分外有风骨,深冬腊月天顶着寒冷已经抽出了几株新芽,那泛着白黄的骨朵就躲在新芽里,含苞待放。

        算来沈玥去世已经有五年了,可是她却永远的活在沈卿姿的心里。

        左音望着那边那个眼角晕着泪痕的女人,心里平添了几分胡思乱想的惆怅。

        如果她走了,会不会得到沈卿姿这样的挂念。

        毕竟她刚刚对沈玥说,只是她的第一个学生。

        想到这里,左音叹了口气。

        好想成为唯一啊。

        这样就不会被代替了。

        “左音。”

        忽的,左音耳边响起沈卿姿轻唤她名字的声音。

        左音忙收回自己的思绪,疑惑地回头看想沈卿姿。

        沈卿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跟沈玥讲完了,正坐在不远处的石阶上。

        深冬的山林并没有多么萧瑟,松柏长青,远远望去,山青色蒙着一层微醺黄色,别有一番意境。

        太阳慢慢升起来,倍加偏爱的将暖阳落在她身上,白色的棉服外套衬得她愈发温柔。

        沈卿姿见左音迟迟不过来,伸着手拍了拍她身边的位置,“过来。”

        左音敛了自己太过外露的视线,径直走过去挨着沈卿姿坐了下去。

        轻便的羽绒服垫在石阶上,坐下去也不觉得凉。

        左音和沈卿姿坐在一起,嗅和她身上混合着医院酒精消毒液的鸢尾花香,竟觉得脸颊微微发烫。

        她们好久没有靠的这么近了。

        “陪我坐会儿,就回去了。”沈卿姿讲道。

        左音没有拒绝,两个人就这样在石阶上静静的坐着,感受着深冬的风微凉的拂过脸颊。

        青丝随风而动,勾在一起,夹几丝温暖。

        沈卿姿微微低头,左音身上的冷香飘入她的鼻腔。

        驱散着她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