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玄幻奇幻 - 一觉醒来我女朋友没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风吹过湖面想要掀起一丝涟漪,可是湖面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冰,将风拒之门外。

        沈卿姿站在湖边看着方才刚刚宣布要离开这里的周琳,心绪复杂。

        沈卿姿:“定了吗,什么时候走?”

        “这周六。”周琳答道。

        沈卿姿蹙起了眉头,今天就已经周四了,也就是说周琳还有两天就走了。

        走得这么急,一点预兆也没有。

        沈卿姿:“就这么着急走?”

        周琳点点头,“嗯。离过年没几天了,今年我想回家过年。”

        “工作呢,也在你家那边?”沈卿姿问道。

        “对,之前跟我发来好几次邀请了,但是我都回绝了,现在又觉得是个很好的发展机会,而且离家也很近,父母年纪也大了。”

        沈卿姿:“雨晴一定想给你办一个送别派对的,不如留下来多待几天,以后见面的机会就少了。”

        “不会啊。”周琳笑笑,她看着沈卿姿将自己心底最后的一丝幻想说了出来,“你跟我一起去南边,我们还是可以像以前一样的。”

        “阿琳,你知道的。”

        沈卿姿讲的隐晦,她知道周琳也听的明白。

        这是她们相处这十几年里无言的默契。

        周琳看着站在对面的沈卿姿,声音沉沉,“可是我现在不是很知道了。”

        “你究竟是因为沈院长,小玥留在s市,还是因为左音?”

        沈卿姿有一瞬的惊愕,她不知道周琳是什么时候看透的她的心思。

        嘴唇紧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

        “你喜欢上了你的学生是不是?”周琳问道,声音里满是落寞。

        如果说在这个问题之前她还只是怀疑,那么从这一刻开始,她就可以确定了。

        周琳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直接挑破了沈卿姿的遮掩。

        一时间沈卿姿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更不知道说出这个答案后,会是什么后果。

        “你不用否认,我看得出来。”周琳先一步替沈卿姿回答了。

        “阿姿,你太明显了。”

        “这样吗?”沈卿姿的表情看起来颇有些苦恼。

        湖面上又掀起了一阵风,她低头沉默了半晌,忽的从她嘴里传来一声叹气。

        沈卿姿颇有些无奈的摊了下手,间接的承认道:“阿琳,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也去给小玥扫墓了。”

        周琳回答的简洁轻松,可那日对她而言却是一场撕心裂肺。

        本来是想重逢,却不想看到了沈卿姿跟左音。

        她们并肩坐在石阶上,那画面美好的让周琳觉得刺眼。

        “你怎么会喜欢她呢?”周琳不解,从听到沈卿姿要收她做学生那天就不满,从沈卿姿偏心与她开始就心生敌意。

        嫉妒在她的心中盘桓升起,撕扯着她的神经,折磨着她的大脑。

        她不明白,她一点都不明白。

        “你知道,我知道你也喜欢女生的那天我有多开心吗?我觉得我的机会来了,我是画室里所有人中,跟你最亲近的。你的所有事情我都知道,就连小玥我也认识。”周琳讲道,“可是,可是越是与你亲近,我就愈发觉得你与我之间隔着一道很深很深的沟壑。我尝试跨过去,可是我失败了。”

        “我曾经一度觉得没有人能跨过去了……直到那天在考场,我看到左音。”周琳又回忆起了那日左音冲进考场,沈卿姿脸上那显而易见的惊喜,“就算是所有人都知道你脾气好,人也温柔,但是我知道你从来都没有对一个人这样好过。”

        “但是,我不信。”周琳说着就垂下了头,声音里满是不甘。“我的家世成绩,哪一点不比她这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好。我不明白,我也想不通,我认为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连雨晴也经常这么跟我开玩笑……”

        “就是玩笑而已。”沈卿姿径直打断了周琳的话,“阿琳,在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都能心想事成的,也不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的,这些你比我还懂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你却选择了喜欢这样一个性格不好、家世也不好的人!”周琳反问着,声音都高了半分。

        沈卿姿直视着周琳的眼睛,没有任何犹豫的答道:“就是喜欢啊。”

        这声音淡淡的,语气里却满是周林无力扭转的理所当然。

        周琳兀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一般,心中那团不甘被撕裂,扯得她生疼。

        她觉得沈卿姿给她的这个答案真的是好极了。

        喜欢她,就是喜欢,没有理由。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周琳又问道。

        沈卿姿坐到了一侧的巨石上,望着反射着月光粼粼的湖面,“我只是在等她把画稿交上去。”

        “看来我是侥幸不成了。”周琳苦笑了一下,原来她早就有计划了。

        周琳想着将抄着口带的手拿了出来,“我要回去了,你呢?”

        沈卿姿并没有接过周琳递过来的手,“我再坐会儿。”

        这个人依旧拒绝人拒绝的不住痕迹。

        冬日里的夜沁人骨头的冷,虫鸟蛰伏冬眠,周遭更是安静的没有一丝声音。

        一缕白烟徐徐从沈卿姿口中吐出,昏黄的灯光下投下一轮寂寥的影子。

        沈卿姿就这样坐在湖边,真就如她对周琳说的那样,没有丝毫要回小洋楼去的样子。

        “怎么不回去?”

        一个比冬日的气愤还要冷三分的声音在沈卿姿的身后响起。

        她一回头,左音穿着她的黑色羽绒服,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

        沈卿姿看着坐过来的左音,灭掉了手里的烟。

        纤细的白色烟卷歪歪扭扭的被放在了一旁。

        “你怎么过来了?”沈卿姿问道。

        左音:“有点不放心。”

        沈卿姿听到左音这句话心里暖暖的,半开玩笑的问道:“难道是害怕我投湖自尽?”

        左音看了眼沈卿姿,否定道:“不是。”

        沈卿姿借着酒意,带几分认真的讲道:“如果今天走的人是你,我可能会。”

        不知道是酒精烘托,还是这话本来就暧昧不堪。

        沈卿姿的声音听起来冷冷淡淡的,却像是烈火一般灼热了左音的心。

        左音不自然的眨了下一眼睛,看向沈卿姿的瞳仁里写满了诧异。

        沈卿姿眼睛弯了弯,站起来对左音讲道:“走吧,送我回家。”

        左音怔了一下,分外诚实的提醒沈卿姿道:“我喝酒了,不能开车。”

        可是说完这句话,左音就后悔了。

        这样一个明晃晃的跟沈卿姿独处的机会就被她下意识的直接拒绝了。

        沈卿姿却不以为然,道:“所以,我们走回去吧。”

        左音听到沈卿姿这么说,方才还有些懊恼的心里一下绽开了花朵。

        失而复得也不过如此了。

        临近过年,周围的商铺关门都格外的晚,明亮的光透出来,将两人的影子并在一起。

        左音看着马路上飞驰而过的车子,不知道是不是都是要归家而去。

        “怎么通过初选的事情没有告诉我?”沈卿姿问着,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满。

        “我也是今天刚看到,就赶公交车来画室了。”左音解释道。

        沈卿姿点点头,“这样啊,算你勉强过关吧。”

        沈卿姿语气轻松,左音也跟着放松了自己。

        她对着沈卿姿笑笑,多有几分谢她不计较的小狡黠。

        那及颚的短发下一双漆黑的瞳仁里点满了星星。

        沈卿姿觉得,如果她多笑笑,就算是让自己去帮她摘天上的星星,她也会愿意的。

        小金山离画室很近,沿着道路走着,就能看到那一片楼区。

        不过一会儿,沈卿姿就带着左音走到了那幢熟悉的楼下,这是左音新年之后第一次来沈卿姿家。

        这个家跟当初左音寄住的那几天并无差别,反而在一些细小的细节上让左音觉得好像变得更加温馨了。

        “还是这双。”沈卿姿说着就将那双印着小老虎图像的拖鞋放到了左音面前。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了小半个月没见,还是因为酒精作祟,左音觉得她与沈卿姿之间的隔阂几近消失。

        面前的沈卿姿又变成了那个将自己从瓢泼大雨中拯救回来的沈卿姿。

        “想喝点什么吗?”沈卿姿拉开了冰箱门,询问道。

        左音略想了一下,道:“橙汁好了。”

        沈卿姿点点头,轻轻踮脚从柜子里拿出一只漂亮的水晶杯,似是别有预谋的对左音讲道:“小音,能帮我去二楼书房把我的杯子拿过来吗?就放在书桌上。”

        左音没有任何怀疑,说了声“好”,便轻车熟路的走上了二楼。

        她还记得沈卿姿的书房在哪里,这个家的每一处地方她都还记得。

        左音刚走进二楼书房,书香与花香交织在一起徐徐的绕在她的身上,含蓄内敛的迎接着这位客人。

        只是左音刚一走进来,就愣住了。

        在那书桌的墙上,赫然挂着一个她看着分外眼熟的东西。

        ——左兰偷偷卖掉的自己最宝贝的那幅画。

        左音不敢相信的看着沈卿姿挂在墙上的那副画,视线落在了自己用金色勾出的花体“y”上。

        沈卿姿怎么会有自己的这幅画?

        她知道自己就是这幅画的主人吗?

        ……

        无数个问题萦绕在左音的脑海里,让她忘记了呼吸。

        忽的,鸢尾花的香气从左音背后袭来,红木底板上映着两个人的影子。

        沈卿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左音的身后,纤细的手臂轻轻的环住了她的脖颈。

        “你的画,我一直都挂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