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其他小说 - 我,天龙人!高文在线阅读 - 二百六十四章 最爱的樱花

二百六十四章 最爱的樱花

        就在高文思索的时候,不远处,白星一路梨花带雨的朝他扑了过来。

        听见尾巴拍击空气的声音,高文随意的转过头,接着他就蒙了。

        他又不是全天候开启见闻色观察全船的变态,他的见闻色,平常就只关注自己身边一二百米的安全距离罢了。

        并不知道白星和薇薇对话的高文,自然被白星眼圈儿里的泪水搞的有那么一点点不会了。

        此时此刻,九米多高的小人鱼正一路水流尾,哭哭啼啼的朝他扑过来。

        按理说,他有无数次机会躲开白星的电光一闪。

        不过,高文终究还是站在原地,微微张开了自己的双臂。

        于是下一刻,白星直接将高文按在了地上……。

        duang~~~。

        一声巨响之后,白星趴在高文的腿边,小心翼翼的捏着高文的衣襟,轻轻甩了甩。

        “大人,呜呜呜,不要丢下我嘛~~~!”

        “哎?”

        高文皱起眉头,轻声对白星问到。

        “什么丢掉,是谁对你说了什么怪话?”

        话音落下,高文转头看向卡莉法,面对高文此时的眼神,卡莉法不自觉的哆嗦了一下,

        大人很愤怒!

        而高文,用眼神示意卡莉法去查之后,他便轻轻搓了搓白星的大脸蛋儿。

        “我怎么会丢下你呢,白星。

        和我聊聊看,是谁说了我会丢掉你的话?”

        一边问,高文一边轻轻的抿了抿嘴。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在破坏他和远古兵器波塞冬的良好关系!

        一旁,听着高文的问题,白星简直委屈极了。

        “大人,我什么都不会,呜呜呜!

        我这么笨,是不是长大以后就要被丢掉,呜呜呜!

        薇薇最近都在练习战斗,乌塔也很努力的创作着她的新歌。

        就只有我,呜呜呜,我除了逗兔子就是滑雪,除了吃就是睡呜呜呜!!!

        你是不是迟早会讨厌我的~~~?”

        说完,白星泪雨淋漓的看着高文,她的大滴泪水干脆将高文浇成了落汤鸡……。

        而高文。

        听着白星的解释,他隐约有些懂了。

        这事儿,或许和有人恶意中伤无关。

        这事儿听起来,怎么都像个不想内卷的小孩儿,被别人活生生内卷到坏掉的模样……。

        思索中,高文捏了把白星那软嫩的脸蛋。

        “为什么会这么想,因为乌塔和薇薇最近都在努力做着什么事情,就只有你觉得没什么事做么?”

        “嗯呐~~~。”

        听见这话,白星也不哭了,她索性趴在那眼巴巴的看着高文。

        而高文,他揪着白星的脸蛋儿说道。

        “乌塔不断的写歌,那是因为她最喜欢的就是音乐。

        薇薇最近在锻炼,那是因为她在上船之前,就有一个成为强者的梦想,训练同样是她的爱好。

        在我的船上,没人有必要努力从事自己不喜欢的工作,正如选择是基本权利一样,我们都该有选择的机会。

        所以,小丫头,我还是一样的话。

        尽管去做你想做的事,和你喜欢做的事。

        如果世上的每个人,都要靠为难自己才能活下去,或者才能被人们接受的话。

        那样的世界就太无趣了。”

        说完,高文推了推白星的脸蛋儿,将小丫头推的眉开眼笑的。

        她一边笑,一边不住地点头。

        “我就知道,大人绝不会因为我们没用,就把我们抛弃掉的。

        薇薇就是在乱担心,我这就去和她们……。

        等等,大人!”

        白星突然反应过来,她重新变的紧张起来,只见她小心的继续对高文说道。

        “大人,我现在还小,你不要骗我哦,我知道小孩子就是应该自由的。

        但等我们长大了呢,到那时候,您还是会像今天这样么?

        如果我们长大了依然没什么价值呢?”

        “价值?”

        听着白星的问题,高文好笑的摇了摇头。

        “别乱担心了,小丫头,你们的价值从你们上船的那一刻就体现出来了。

        你们在我的船上,就是最大的价值,这种价值是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少的。”

        说到这,高文忍不住笑着想到。

        自己船上这些人,哪个是没价值的?

        白星就算天真到老,她依然是三大远古兵器之一,传说中的波塞冬!

        她要做的,就只是和动物们不断玩耍,也和海王类培养感情,人家连见闻色都是天生的。

        乌塔呢,天生就是拴住红发的一条线,红发作为费加兰家族的孩子,同时还是四皇之一,自己能拽紧他的一条绳索就足足够够了。

        更何况乌塔还是吸金利器,人家的唱片销量,都快赶上两三个小国家每年要上交的天上金了!

        再说薇薇,人家是阿拉巴斯坦的继承人,自己将来想要彻底废除加盟国王权的话,薇薇这类绝对忠于自己的王国继承人,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他们真的没用么?

        当然不。

        真正没用的人,是上不了这艘船的!

        对于船上的船员,高文早就做出了一定的预案。

        在未来,他不止要保留乌塔薇薇这种看上去没什么用,实际上价值极大的人。

        同时,他还要想办法将那些同下一个时代命运之子有关的人,全都拽到自己的船上!

        索隆是吧,倘若我把耕四郎强行拉到船上,再把和古伊娜长相一样的达斯琪拉到船上,并且把达斯琪培养成古伊娜的模样。

        看,一个实力一般的女剑客达斯琪,直接就能成为拴紧索隆和耕四郎的优秀绳索。

        又或者,高文还想把风车村的那个酒馆老板娘,也就是传说中的红发的绯闻女友拉到船上。

        那样的话,哈哈。

        看似玛琪诺毫无价值,就是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唯独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点值得称赞的,毫无战斗力的女孩儿。

        但实际上,她的存在却是的的确确的超级宝具。

        无论对艾斯和路飞来说,都是一样!

        艾斯和路飞这两个家伙,全都是能对卡普挥拳的人,但你让他们对玛琪诺挥拳试试?

        更何况,玛琪诺搞不好还是对香克斯宝具呢……。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高文就真的有些太期待了……。

        总之,对于船员,高文尽力为他们塑造出能吸引她们,并让她们流连的环境。

        比如艾斯……。

        这家伙从一开始上船就不怎么服气,背地里动不动就和他那些船员计划着逃跑到新世界去。

        但自从自己拽紧了伊斯卡之后……。

        你看艾斯还有半句怨言么?

        这小子嘴里说着不要恋爱,真男人才不能被恋爱束缚。

        但实际上,伊斯卡都要替代白胡子,成为艾斯最尊敬和爱戴的人了……。

        哈哈!

        想到这里,高文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笑,他一边探出天雷巨手,搓了搓白星的头发。

        “最近这么喜欢乱想的话,一定是还没玩够吧?

        甚平,陪白星……。

        算了,哈哈,我自己陪白星滑雪去吧!”

        话音落下,高文索性站到了白星的肩膀上,只见他伸手指向远方的雪山。

        “来吧,白星,难得最近因为医嘱变得稍微闲了点。

        我陪你去磁鼓山上滑雪。

        就现在,出发吧,不过你可千万不要下水……呜噜呜噜呜噜……!!!”

        ……

        于是,大约十分钟之后,当乌塔和乔巴这群喜欢玩闹的小家伙一起,乘坐小玄鸟号来到码头上时。

        他们看到的,就是高文满脸萎靡的趴在白星身上,白星则在那里拼命道歉的可怜模样……。

        看着这样的高文,乔巴的医生之魂瞬间萌发,他直接给高文来了个全套的检查。

        结果显示,高文的萎靡那是因为水喝多了,一肚子的海楼因子……。

        等高文身体好起来之后,他们便裹着厚衣服,在磁鼓山上开心的玩耍起来。

        也正是借着此时,高文同乔巴聊了聊那个男人留下的大秘宝的问题。

        而对于这个问题,乔巴的答案是满心的欢喜,和足足三公斤泪水。

        那个大秘宝真的是留给磁鼓岛的么?

        不,那是希鲁鲁克留给乔巴的礼物,更是他留给朵丽儿的礼物!

        ……

        ……

        ……

        五天之后,磁鼓岛最高的山峰上。

        一旁,王宫的废墟已经清理完毕,新的王宫正在缓慢建立。

        但围拢过来的,厚重的人群,难免拖慢了建筑的节奏。

        不过建筑工人们此时也无心建筑,他们跟随在记者和围观人群后方,兴奋的看向远处那摆放在地上的,硕大的炮筒。

        在那炮筒周围,高文悠哉的站在那默默等待,他身边的汉库克则思索着轻声说道。

        “大人,一会儿我们只需要把它发射上去,就可以了么?”

        “应该可以,弗兰奇不是检查过了嘛?”

        高文回应同时,也朝远方摆弄炮筒的弗兰奇看了过去。

        弗兰奇并没听见高文的话,他一门心思的检查着火药量。

        倒是高文不远处,叉腰站在夏琪和雷利身后的库蕾哈开口了。

        “不用担心,真是的,那个蠢家伙既然觉得这东西一定可以,那它就绝对可以!

        因为……哎。

        那个家伙是绝对不会欺骗我的!!!”

        话音落下,库蕾哈悠悠的点了支烟,然后离开了人群,去往角落里独自抽了起来。

        等库蕾哈离开之后,乔巴便兴奋的对高文说道。

        “大人大人大人~~~。

        哎呀,我真是太开心了,大人您居然要实现我爸爸的梦想呢!

        他最后的梦想,就是让万能药炸裂在磁鼓王国的天空上!

        我期待这一刻已经太久了,那可是传说中的万能药啊!”

        话音落下,乔巴抱着高文的脑袋使劲儿的蹭了蹭,接着他搂着高文的脖子继续说道。

        “朵丽儿医娘一定也很开心,她和希鲁鲁克爸爸一定是最要好的朋友,希鲁鲁克爸爸经常念叨着想去见朵丽儿医娘呢。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希鲁鲁克的理想就要实现了,呜呜呜呜,我开心到好想哭啊~~~。”

        一旁,听着乔巴的声音,汉库克忍不住皱了皱眉。

        接着,她探出手,轻轻捋了捋乔巴的绒毛。

        “小家伙,哀家怎么看库蕾哈医生的样子,都不像是开心。

        她,反倒正在觉得伤心才对!”

        话音落下,汉库克无比确信的念叨一声。

        “没错,就是伤心,她的眼神,和哀家在梦里看到高文大人与臭兔子结婚的眼神一模一样,那是最爱的男人离开的眼神没……。

        等等……等等等等……我……我都说了些什么?!!”

        尖叫声中,汉库克羞涩无比的扑到了高文的怀里,再也不肯抬起头来。

        与此同时,祗园一边咬牙,她的金毗罗一边不受控制的颤动起来。

        至于一旁,乌塔白星和薇薇三个小女孩挤在一起,她们全都无比惊讶的看着汉库克。

        片刻之后,她们三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终于忍不住齐齐说道。

        “汉库克大姐好会哦!!!”×3!

        说完,三个小丫头就赶紧拿手遮住了眼睛,不过不出所料,她们的指缝一如既往地宽大……。

        至于乔巴。

        听了汉库克的话,他迷茫的眨了眨眼。

        “朵丽儿医娘她……很伤心么?”

        说到这里,高文轻轻的拍了拍乔巴的脑袋。

        “别眨眼,要发射了!”

        他话音刚落……轰!!!

        一声巨响,弗兰奇大炮里的炮弹,狠狠地冲到了天空之上!

        望着炮弹升空的样子,乔巴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拼了命的不想错过任何细节。

        于是就在他的眼中,那枚炮弹在云中炸裂,接着炸出了好大一团粉红色!

        “这……这是?!!”

        艾斯惊诧的抬起头来,一边抬头,他一边紧了紧自己的衣服。

        他这种小火人儿,最讨厌的就是雪天。

        在他身旁,伊斯卡的眼睛早已经冒出了光。

        “这是粉红色的颜料么?

        不,不只是颜料,颜料是无法将云层染成粉红色的!

        等等,你快看啊艾斯,天上的雪花和云层一起变得粉红了!!!”

        无比兴奋的尖叫声里,伊斯卡伸出手去,捧起了一抹飘雪。

        那粉红色好似樱花花瓣一般的雪花,融化在了伊斯卡的手掌心里。

        但奇怪的是,这雪花融化之后的水,却和普通水的颜色一模一样。

        “是粉色的飘雪,真的好美!”

        祗园向往的看向天空,眼前这抹美景,让她这种真身经百战的直女,都忍不住产生了浪漫的色彩。

        就在这抹色彩的影响下,她轻轻拉住了高文的手。

        而高文头上,看着眼前和身边那美轮美奂的景象,乔巴忍不住呢喃道。

        “这就是希鲁鲁克爸爸,曾经看到的那一抹美丽到极致的樱花景色么?”

        一边说,乔巴一边忍不住讲述起希鲁鲁克的故事。

        “希鲁鲁克爸爸年轻的时候是个海贼,他说他做了很多坏事呢,可能是坏事做的太多,他最终患上了非常严重的疾病。

        他本以为他就快要死去了,但没想到,他在走遍大海之后,见到了一片美丽到极致的樱花林!

        当他见到那些樱花之后,他的疾病居然痊愈了!

        从那以后,爸爸他就想成为一个医生,制作出能像那片樱花一样,治愈所有疾病的万能药啊!

        爸爸他终于做到了!!!”

        大吼声里,乔巴失声痛哭,与他一起痛哭的,则是被感动到的女孩子们,还有大线条的弗兰奇。

        只是,听着周围人们那感动的哭声,罗宾忍不住眯了眯眼。

        她小声嘀咕道。

        “樱花的美景就算再如何神奇,也不可能治愈人们的疾病吧。

        就算他真的被樱花治愈,他也应该为了感恩而去种樱花树,而不是为了感恩,想要成为一个医生啊……?”

        说到这里,罗宾思索着看向走远的库蕾哈。

        “没记错的话,库蕾哈医生永远都穿着点缀有樱花图案的衬衫呢。

        所以,她才是希鲁鲁克故事里所说的……治愈一切疾病的,美丽到极致的樱花么?”

        这一刻,罗宾似乎想通了什么,于是就连她的眼角,都忍不住流出了两滴泪水。

        “一个作恶多端的海贼,患上了一般人无法治愈的疾病。

        等他接近绝望的时候,他被……被尚且还年轻的,以樱花为名,又穿着樱花衣服的美丽医生拯救。

        为了报答那位医生,或者……他干脆爱上了那位医生。

        于是,这个海贼金盆洗手,他渴望成为医生,并一直都想为治愈他的那朵樱花,送上一片真正的。

        全世界最美的樱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