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北岛的歌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逃避

第十二章 逃避

        白水岸就这样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我就坐在他的对面,小魔王在旁边七上八下的折腾,倒是显得不那么尴尬。

        “臭小子,到姑姑这里来,姑姑买了奥特曼”如果不是刚才老白发脾气,我才不会乖乖地呆在这里,现在是如坐针毡。

        ”你奶奶呢?“

        “太臭了”臭小子混不丁儿地冒出一句话

        “哪里臭”我还没意识到不对劲儿,以为是福宝又乱大小便了。

        “姑姑的脸,臭臭的”臭小子一脸地天真无邪

        呃。。。。。。

        “呀”一声河东狮吼,起身就要揍他

        臭小子仿佛预感到危险靠近,三两步地就钻进了厨房,露出一个小脑袋,吐吐舌头,回过头告状,“爷爷,怕怕,姑姑脾气不好,一点儿都不可爱了,比皮皮还讨厌”

        “不怕不怕,爷爷一会儿替你出气”老白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好”小嘴甜的,吧唧一下亲了老白一脸口水,老白笑的菊花开的更盛。

        “来,吃肉肉”

        。。。。

        无视我的抗议

        呃。。。。厨房里的对话清晰地传到我的耳朵里,这。。。小魔鬼,恶人告状,还把我和吴越家的那个二哈比,气死我了

        转过头,撇到白水岸嘴角微微上扬

        “呀,你儿子,你自己管”没好气道。说实话,不到万不得已我是真的不想搭理他。当年和嘉宁分手后直接参军,复员后去海州,再后来不声不响地结了婚,有了一个孩子,把老白直接气进了医院。老白命令他把女孩带回来,他说她难产大出血。我们都沉默了

        可是我心里还是过不去他和嘉宁

        “喂,那个。。。。那个。。。我们找个时间聊聊吧”吞吞吐吐地,十分不情愿

        “好”白水岸一口大答应,爽快地倒是让我有些猝不及防。

        “下巴颏都要掉了”木讷的白水岸竟然也会讲冷笑话

        呃。。。。。

        ”我。。“其实我想说不用这么爽快地答应,他可以好好地考虑考虑

        “别惊讶,回来后我每次都想找你谈谈,但都被你拒之门外”

        呃。。。。。

        起身,装作要倒水

        如果回头的话,也许会看到白水岸眼神里的笑意

        “咱店出事”大早上月亮打电话,说了一通莫名奇妙的话,然后就挂了。

        火了?是着火了还是。。。电话里月亮讲了很多,但是能记住的也就是’火‘

        一个激灵,迅速往店里打电话

        是翌晨接的电话

        “小晨晨,店里没事吧?”虽然努力地强装镇定,可心脏提到了嗓子眼里。哪怕我缺胳膊断腿的,但是店可不能出事

        “没事啊,梓桐姐,你没事吧?”电话里的月亮也是一头雾水

        “哈。。没事就好,就好,我就打个电话。”虽然有些尴尬,但是听到店里没事,悬空的心才放下,“那个如果有事,记得电话call我哈”

        右眼皮突突地跳

        “你就不能盼本大爷好一点儿,回来别让给我看到你”发了一条短信

        老白早早地做好早餐,小魔王和他爹竟然破天荒地不在。顺手捞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看到是我最喜欢的油条胡辣汤,两眼放光。

        “腿放下去。姑娘家家地,一点儿女娃子气质都没有”老白一张嘴就是火药味

        好吧,看在敌强我弱的局势,不说话才是最阴智地,默默地咬了一口油条。

        “看什么看,贼眉鼠眼地”呃,我就是。。。。就是偷偷地瞄了一眼,这。。。苍天啊,老白这是铁定找我的事的节奏啊。可是,我也没做招他惹他的事啊。

        “老白同志,你这就太不讲理了,我那是对你充满敬畏,所以才敢稍微抬起一点点儿头看你,怎么能说我这贼眉鼠眼地,我可是你闺女,你这格局不行哈”一边比划着,一边企图替自己洗白。

        “去一边去,你这帽子带不起”老白依旧火气冲天

        老白是老虎,那我再不济,好歹也是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虎猫。嗯,我心里是这么想的。

        “瞧你父子俩,大眼瞪小眼地,要不要给你们腾个地”老文同志一脸无可奈何,“你哥呢?桃桃呢”

        “谁知道,大早上的就带着桃桃出去了,都不知道小孩子需要补充营养,早上的饭最重要了,是吧,母亲大人”,哼,只要能让白水岸挨批,管他真相是什么?

        ”我带着桃桃打预防针,你和爸妈说一下“

        ”哦“

        。。。。

        ”爸爸,姑姑才不会告诉奶奶的“

        “桃桃为什么这么认为呢”

        “因为。。。因为。。。。因为姑姑比桃桃还幼稚”

        哈哈哈

        额前。。。黑线

        “你别挑拨了,桃桃刚才都和我视频了,打预防针去了”老白毫不留情地拆穿我

        哼

        “妈,你看老白,大早上就找我的事。他让我回来,我屁巅屁颠地就回来了,现在上哪找这么听话的闺女去”嘟着嘴,一脸委屈巴巴地看着老文

        “你呀”老文无奈地点了点我的头,扭过头训斥,“食不言寝不语,你自己立的规矩自己不遵守”

        “我说你。。惯着她吧。。。不谈朋友。。。。。”老白的声音越来越弱

        我看着老白同志吃瘪的样子,趁着老文不注意,做了个鬼脸。

        可是。。。。

        “你爸说的对,年纪不小了,该找朋友了”老文语气温柔,但是已经隐约感受到即将倒戈的讯息,迅速吸溜了几口胡辣汤,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点儿只言片语。身后的一个字都没进耳朵。

        “干嘛呢,最近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关上门,躺在床上给彭悦发消息

        “外地出差”很快消息发了过来

        “哪里?”

        “杭州,被困了”

        “呃,那你怎么不和我们说一下”

        “告诉你们也解决不了问题”这女人果然办事干脆利落。确实,也帮不上什么忙。

        “啥时候解封”

        “一周吧”

        很快又补充一句,“到时候陪我逛街,我快憋死了”

        呃。。。。其实我想告诉她回来也得14天隔离。转念一想,还是不要打击她了,不然真的会被逼疯的。

        ”好,好,大爷您既然开口了,我哪敢不从”

        “这还差不多”某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我在酒店躺的快发霉了,天天都是视频会议,今天好不容易出了点儿太阳”

        “陪你聊天?”我问

        “你脑子坏了吧,当然是工作,谁有闲心陪你聊天”电话里某个无情的女人果断拒绝,外加一阵狂吐槽

        呃。。。。。我其实想告诉她前几天刷到一个视频,人家公司为了防止员工抑郁,专门安排员工陪着聊天,像他们这大公司竟然这么抠搜,没有人情味。

        当然,这个我也不能告诉她,以免上火

        “怎么不说话?”某家伙看来是真的憋疯了。平时我找她唠嗑,我十句她五句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了,今天竟然有问有答。

        “我在看你回来是几号?”我说

        “查了也是白搭,等我确切落地我再告诉你们。”停顿了一下,“对了,三儿啥时候办事?”

        “上次不是说十月一吗?不过我觉得有点悬,毕竟这疫情反复,谁也不好说”

        “确实,就跟我一样,本以为说待几天就可以回去了”

        “需不需要给你寄点东西,打磨一下时间”

        “不用,有网,他们当地隔离有吃的也有喝的,还有水果,还算新鲜”

        “好吧,回来再好好补补”我说

        “火锅”

        “走起”一口答应

        大热天吃火锅,也只有志同道合的或者愿意迁就你的人了吧

        “够义气”电话那头传来她爽朗的笑声。

        “中午吃什么?”彭悦问

        “中午老白说做一个黄豆焖猪脚,麻婆豆腐,小炒牛肉”翻了个身,把手机举得高高的,“还有。。。我忘了”天地良心,这真不是故意地

        “你一报菜名我哈喇子要流出来了,上次吴越咱们吃你爸做的饭还是年前,你要跟你爸说我想念他的手艺了”视频那头的彭悦扶了扶眼镜框,像模像样地擦了擦不存在的哈喇子。

        ”那你回来我。。。“

        咚咚咚

        “丫头,家里来客了,招待一下”隔着门都能听到老白的催促

        一个鲤鱼弹跳,从床上爬了下来,“我们家老头大早上吃火药了,喊我,我先挂了哈,晚上聊”对着镜子照了一下,虽然素颜但还算得体。也不知道是谁,大下午的走亲戚串门。

        推开门的一瞬间,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哪是啥客人,某个家伙的嘴都咧到天边去了

        “你这丫头,都告诉你来客人了,也不好好收拾收拾,像啥样”老文看到我这一出打扮也忍不住苛责道。

        我看着他,他一脸地怪异,耳根还莫名地红了。我顺着他的目光低下头,下意识地双手环抱

        呃。。。。苍天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为什么要这么出糗,偏偏扣子。。。扣子。。。。打死我也不这么出现。苍天,我这哪是水逆,简直就是水灾嘛。

        ”砰“的一声,再次关上门

        “猜我们家谁来了”不忘在群里发了一个消息

        “是谁?”

        “相好的?”

        “韩云琛?”

        ”放屁“

        。。。

        “呀,你们能不能靠谱点”我没好气地回复,送给了一个炸弹。

        “到底是谁啊,忙着呢”卢瑟一这个绝情的女人,我要杀了她

        “吴越”我缓缓地打出两个字

        “切”

        “大惊小怪”

        “就这?”

        “呀,我。。。。为啥偏偏那一瞬间扣子松了”躺在床上,鬼哭哀嚎。

        “所以他看到了?”三儿也是在挨打的边缘疯狂地试探

        “就你那,也没啥看头,别多想”卢瑟一也毫不留情,当头一棒

        “我也比较认同”亚杰紧跟其后

        当我把所有的安慰寄托在彭悦身上的时候,她一开口,所有的美好都化成了泡沫,“我挺赞同她们三个的,再说就是看到了又如何,你俩要成早成了”

        “滚”一个表情包也无法表达我此刻的心情

        又丢了一个炸弹

        滴滴

        “大姐,来你们家,不能让我一个人干坐着吧”是吴越的消息

        装,继续装

        “切,搞得没来过似的”都装糊涂

        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把刚才看到的从你脑子里删除了,否则。。。”

        沉默了一会,消息发了过了

        一个猥琐的表情

        气的我是张牙舞爪

        过了一会儿,又是一条消息

        ”出来吧,什么都没看到,我拿人格保证”某人信誓旦旦地,还附赠了一个表情

        “骗人,小狗”

        “好,好,小狗。”又是一个表情包

        “再不出来,叔叔又要喊你了,拦不住我可不管”言语中赤裸裸地危险

        哼,得瑟吧,一会儿就让你哭不出来

        推开门,果然老白一脸无奈

        “桐桐啊,越越过来玩,我平时怎么教你待客之道的”

        嘟囔道,“都这么熟了,他脸皮这么厚,啥时候客气过”

        “砰”一个脑瓜泵

        “妈”揉着有些微红地地方,看着罪魁祸首,可是也是敢怒不敢言

        “发什么呆,赶紧去给你叔叔阿姨还有越越洗些水果,这么大的孩子越长越推后了”说完,就加入到了聊天的阵营

        哼,看着某人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心生一计,一会别后悔。

        特地留了一个桃子给某人,看着桃子越来越近,满脸的期待。某人突然停顿了,一脸坏笑,低声说,”又打什么坏主意,眼睛提溜提溜地转“

        ”不吃拿过来“佯装抢他的

        ”桐桐,不能没大没小“老白呵斥

        我狠狠地瞪了某人一眼

        “呲”,看着某人眼里的泪花,“你。。。。纸上喷辣椒了”

        切,磨磨唧唧地,看着某人红红的嘴唇,想笑又不敢大笑,憋得我也是两眼泪花。

        “水”好心地递过去

        “不会又使诈吧”狐疑

        “不喝拉倒”我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拿了回来

        “你俩嘀咕啥呢”吴越的妈妈注意到我们,“这俩孩子从小玩到大,桐桐我是越看越喜人”

        “可不是嘛”,老白立马接住,“吴越这小子可比我家那小子争气多了”

        呃。。。。。。什么情况?我看着吴越,吴越看着我,也是一头雾水。他低头说,“大早上被我妈叫起来,说来你们家串门,还让我捯饬自己。按以前,咱们两家那么熟,用的这么见外么?“”

        “我也觉得奇怪”暗暗点头

        突然,脑子灵光一闪,难道。。。

        眼睛瞪得圆圆地,吴越也是一脸地不可思议,“难道是。。。'

        赶紧给他塞了一把爆米花

        咳咳

        还好没说出来,不然大型社死现场

        闭嘴。眼神示意他

        酒过三巡,果然。。。

        老白和吴叔叔他们撺掇着我和吴越出去溜达溜达,美名曰是儿时的小伙伴不能因为工作的原因关系就疏远了。我盯着吴越,心里打着小九九,:这家伙儿估计没有告诉吴叔叔他就住在我对门:

        “清畅园小区?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扭过头,“对了,桐桐啊,刚才你爸说你住在清畅小区,你和越越是不。。。?

        ”爸,那个我们出去消食去了“说完,咣当一声,门关上了

        “拖鞋”我指了指自己光光的脚,看着某人。是的,就在某人拽着我出去的下一秒,一只鞋飞了出去,留在了家里

        我用眼神示意某人开门,某人直接忽视掉,非常肆意潇洒地腿一伸,“穿你吴小爷的”

        然后

        啊。。。。。

        然后

        楼道里的几层声控灯都被这一声尖叫亮了

        “有这么疼吗?看着某人掰着脚趾头坐在草地上,有些心虚,但还是死鸭子嘴硬,”我就是轻轻一踩,至于这么柔弱不能自理吗?“

        ”你说你这么粗鲁,你未来的男朋友。。。“

        戛然而止

        是的,能止住他碎碎念的只有武力

        某人噤声,我也就缓缓地放下手里的鞋子,”要你管“

        免费赠送了一记白眼

        嘟囔道,”说出来消食的,现在倒好,在这喂蚊子“

        五月掏了掏兜,拿出一个红红地环状的东西,扔了过来,”凑合着用吧“

        驱蚊手环

        虽然挺诧异的,不过从小到大吴越这机器猫的本领见多了,也就顺其自然了

        沉默了许久,最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

        看着躺在草坪上的吴越,其实有很多问题,比如这半年他回家的频率很高?比如他和宋可冉。。。?比如。。

        “虽然我长得英俊潇洒,但是也扛不住你这么盯着我看”揶揄的声音

        切,自恋臭屁狂,男人是不是都这样?呸呸呸,当然他除外

        “阿嚏”“是不是他们半夜也在骂我呢”一个男生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自嘲道

        “我要是你,我就跟你爸妈坦白?”按着他的样子躺了下来。城市的夜晚,竟然也可以看到星星

        “你都知道了?”吴越微微扭过头

        “猜的”我也不隐藏

        说实话,从他回家的频率,隐瞒租的地方,还有这么多年的默契,动动脑子也不难猜。

        “需要资助不”我问

        笑了一下

        “敢问白老板能借小弟多少?”

        “别贫”,躺着也阻挡不了踹某人一脚

        “白梓桐,你来真的啊”某人一惊一乍

        其实我并没有踹上他,我也不拆穿,这家伙从小到大就是死要面子

        “我积蓄不多,能借十万,这可是我给自己未来准备的嫁妆”我看着星空,叼着一根草,晃悠着二郎腿。

        “够义气”

        “不过我这也是杯水车薪,你如果要创业真的需要给吴叔叔坦白”我说

        “过段时间,老吴心脏不太好,我怕吓着他”

        “那你以后怎么打算?”坐了起来,看着仰着看星空的吴越

        沉默了许久

        他说,“我和几个兄弟合计着,如果前期资金周转不宽裕,我们也就不搞这么大,反正我们也有设备这些硬件,到时候租个便宜的房子暂时当作工作室,先凭着平时积累的人脉接点杂活儿,后期再详细规划”

        “你都想好了?”

        “必须的”那个时候的吴越眼里放着光,“工作室成立,你就是入股的股东”

        “我又不懂,我是借你的,什么股东不股东的”

        “谢谢”吴越突然一脸认真地看着我,搞得我有些手忙脚乱

        “呀,矫情死了,你再用这恶心的眼神看着我,我就。。。。就不入股了”搞得我说话都吞吞吐吐了

        “害羞也是我,你害羞个毛线儿”某人欠儿地凑上大饼脸

        “呀,我不要喂蚊子了“我大手一挥,赶走眼前的“虫子”

        “就是害羞了”

        ”吴越我怎么看你都是欠揍啊”

        啊。。。。

        声控灯再次亮了

        睡觉前

        “相亲?你和吴越?”刚才说自己昏昏欲睡的卢瑟一,下一秒跟打鸡血似的

        “就是暗戳戳的,倒也没有那么直白”我说

        一想到饭桌上吴叔叔有意无意地说年纪也不小了,说吴越也该找一个正经工作,考编之类的

        ,虽然想出手相助,但是很快地就被老白把战火引到我身上,“你别说越越,我觉得他的工作挺好的,收入也不错,我家这个,从毕业就嚷嚷着创业,到现在我都没看到几张红票子”

        “爸”我有些尴尬,还有些小生气

        吴叔叔看到,试图缓解尴尬,“童童,你爸就这样,叔叔可是觉得童童很了不起,做了叔叔当年不敢做的梦想”

        我眼睛一亮,“叔,你当年也想做糕点师”

        “我爸当年想当厨子,被我奶棍子打回来了”吴越逃了远远地,还不忘巴拉一口饭

        “臭小子”吴叔叔举起手,某家伙已经跑的远远地

        转过头,微笑地说,“臭小子也没说错,不过叔叔那时也是为了追你阿姨才放弃的”

        我竖起大大的拇指,”佩服“

        “啪”老文拍了我一下,回过头说,“这孩子也不知道像谁,皮实皮实的”

        哈哈哈

        “要不你就和吴越聊聊呗”卢瑟一说

        “怎么可能”果断拒绝

        “说实话你为啥这么排斥?”卢瑟一不解道

        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我不是以前告诉过你们嘛,告白失败后就有了阴影”

        “你不会还因为宋可冉,所以。。。”卢瑟一一针见血

        “可能吧”也不掩饰,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

        “吴越是什么态度?”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停顿了一下,“宋可冉是不是出现问题了?”

        “不确定,为什么这么问”

        “好奇”其实看到吴越最近都在家,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今晚最大的成果就是证实了自己不是胡乱猜测吧。思索了一下,“看微博上是这么说的,网友也是议论纷纷”

        “不清楚,不过老胡最近挺反常的,也不强制我们加班,我们前两天还议论是不是因为疫情我们这小破所会倒闭”为数不多地看到她叹气,有些许担忧,“没事吧”

        她说,“能有啥事,干不下去顶多跳槽呗,那个我先睡觉了,阴天有个采访”

        说完,果断地挂下电话

        没良心的家伙

        看着窗外的灯火,何时才能结束啊

        脑海里划过他的身影。这几个月过去了,他,过得怎样?我们的信他能收到吗?那些句句真心能在黑暗中带给他一点点儿温暖吗?

        要不要再写一些话发给他呢?

        另外一座城市,灯火辉煌

        “晶姐,我想趁这段日子出去学习充电”他坐在沙发前,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的经纪人

        “云琛,你是不是又看评论了,又胡思乱想了,我给你说网络上很多人都不阴真相,人云亦云,我不是叮嘱过你不要看这些乱七八糟的“,扭过头,斥责道,“袁凯,我不是也叮嘱过你”

        “姐,我。。。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面红耳赤,吞吞吐吐

        “姐,不是小袁的问题”,韩云琛解释道,“最近也反思了很久,想过退圈。。。。”

        打断,“退圈?云琛,这个问题咱不是谈过了吗?我们坚持了这么久,你为了阴星梦放弃舒适的生活,你糊的无人问津的时候,我都不见你放弃,当年我看到你因为舞蹈排练脚趾甲盖掀翻了都不曾喊过一丝疼,怎么。。。。”

        “姐,我是说如果”那个白色衬衣的男孩,经历了这几个月的风波,有了些许的沧桑,眼神里还有极力掩饰的不安与忧伤,“即使到现在,我也不后悔自己当初做的决定。只是这段日子,虽然有意无意地规避网络上的质疑,而且这段日子以来袁凯你们几个小心翼翼生怕说错话的样子我也知道,我就是觉得有时候挺无助地,总是连累你们挨骂。你们极力隐瞒的节目被裁的事情,我知道那是鸽子她们十几次文案修改,跑了很多个日夜才谈下来的项目,我。。。”

        “云琛,姐混迹这个圈比你入行的时间早了那么几年,圈里的世态炎凉也比你早体会几年,我们也就是暂时虎落平阳而已,只是一时的困境。”穿着红色裙子叫晶姐的那个女人,指着窗外回头看着韩云琛,“云琛,你看看窗外他们努力的样子,还有网络上那么多人维护你的努力,他们不认识你,但是相信你的人品,不顾旁人的嘲讽为你辟谣,你觉得你我有资格放弃吗,所以咱自个不能放弃自个儿呀”

        ”我。。。。“韩云琛看着窗外,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那些喜欢自己的人是不是又熬夜了?还有她,在做什么?是不是看到这些又心疼她的爱豆了?亦或者,又准备熬夜写了很多很多文字

        嘴角不经意间上扬

        第二天

        “翌晨,月亮不在?”十点多,按照往日的时间这丫头早就在店里活蹦乱跳了。

        翌晨指了指储物室的方向,“她在里面,从昨天到现在情绪看着很down”

        “店里没有啥是吧?”自从这丫头告诉我说什么火了,我这眼皮就特不踏实,要不是碍于老白的气势,昨天就爬回来了

        “没有啊,都挺正常的,就是店里来了几个生面孔,他们也就点点东西,然后拍照之类的,不过她们吃的不多挺浪费的,而且就是一坐就是一下午或者一上午,不过咱们店里这两天人不太多,我也就没好意思赶她们”翌晨解释道

        “哦,好的,那你先看着点儿,我去看看月亮”我拍了拍翌晨的肩膀,“辛苦了哈”

        果然,在角落里找到了月亮。小丫头的眼睛红红地,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似的,看到我的时候,有一些些许的局促不安。

        “月亮,你咋了,翌晨说你这两天情绪有些低落,是不是奖学金评选的问题”

        “不是”月亮小声说。

        “家里遇到事儿了?”

        “不是”

        这姑娘急死人了

        “那是什么?”我有些奇怪了,能让月亮这丫头伤神的除了家里的,学校的奖学金就是她偶像。她偶像?我眼睛瞪得大大地,难道是因为韩云琛?

        大概看出我已经猜出了三四分,月亮说,”姐,我犯错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会真的做了什么糊涂的事了吧

        ”你。。。你先说说“我能感受到自己的紧张,还有神经的高度紧绷

        于是,月亮将事情发生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还好还好,悬着的心放了下来,说实话,我还以为这孩子追星犯错了呢

        不过眼前的问题也挺棘手的,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你说,我要不要在帖子上解释一下”我打电话咨询卢瑟一

        “没用”被卢瑟一果断地否决

        “为什么”我问

        然后卢瑟一给我罗列了一大堆理由

        第一,人微言轻,没多少人相信

        第二,解释,得有人听,说的天花乱坠,痛哭流涕,讨厌的人也会是若罔闻

        第三,报警浪费资源,而且一个巴掌拍不响,年轻人几句口角,不值当闹大

        第四,营销号喜欢断章取义,被哪位黑心好事者遇到,免不了一场腥风血雨,到时候攻击的不仅有喷子,黑子,说不定还会有喜欢他的人也加入进来

        。。。。

        总结一句话:冷处理是最好的,避免了节外生枝

        “可是,韩云琛当时不解释才闹得沸沸扬扬吗,我们。。。”说实话,我有些紧张,手心里都出汗了

        打断,“大姐,你的店才多大,店里的顾客量和他的流量那是云泥之别,想什么呢”

        “可是店里最近进出陌生人”我担忧道

        “哎,我说你是不是爱屋及乌傻了”,电话里卢瑟一气急败坏道,“你不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法律还有警察叔叔吗?她们闹事的话咱们取证就事了,你店里不是安了摄像头吗”

        “安了,不过我就是担心那个他们在网上恶意造谣咋办?”

        网络信息时代,便利了人们之间的交流,但是也在无形中助长了不良风气

        “呃。。。”停顿了一下,卢瑟一说,“这个或多或少有些影响,但是我建议是暂时冷处理,帖子也不多,如果硬刚可能会适得其反”

        “好吧,那我就不解释了”扭过头,安慰月亮,“你就当作买个教训,不过下次和别人理论不要傻傻地自报家门了,咱们不能真的和西北风啊”

        “姐,对不起”月亮的头低的更狠了

        “月亮,姐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想当年姐怼人比你强硬多了,那可是路见不平拔刀吼得节奏”

        “真的?”低着头的月亮听到我说的,抬起头看着我,眼里有泪光

        看着小姑娘期盼的眼神,我非常坚定地点点头,”必须的,你不知道姐当年追女阴星的时候,那。。。。“

        听着我的“英勇事迹”,月亮的脸色终于不再那么down,出去干活去了

        “我怎么不知道当年你这么英勇”电话那头卢瑟一揶揄道

        “你都听到了”汗颜,刚才吹牛吹大发了,“我以为你挂了呢”

        “本来要挂的,但是听到你说自己怎么怎么,我也想知道,没想到这么精彩”电话里是卢瑟一抑制不住的笑声

        “呀,”鬼知道我的心绪,“我。。。。我。。。那也是为了安慰人家小姑娘,总不能让她因为这事天天压在心里吧,不利于身心健康”

        “得,活菩萨,这搁在过去保不齐可以搬一个’活菩萨‘得称号”

        “呀,你再揶揄我,我就挂了”没错,就是威胁

        “彭悦回来,记得告诉我,我担心我忘了”

        “忘的话,反正你死定了又不是我”翘着二郎腿,哼着小调

        “记得提醒我”

        又补了一句,“你还没告诉我当年你是怎么怼那些人的?”

        “滚”

        挂了电话

        当然,我是不会告诉她的,虽然刚才安慰月亮的时候说的有些夸张成分,但是,真的干过这回事,只不过怼人的时候用的她的账号。当时她还骂骂咧咧说是谁盗他的号了,还说以后要当黑客,专修理这些猖狂的盗号者。我当时还很怂地问她这样会不会大材小用,被她追着赶着上下五层。不过说实话,那个时候和现在有一点就是相通的,都需要技术活和体力。

        “老板,你和月亮说了什么,她像打鸡血了似的,都笑傻了”翌晨走了过来

        “女生的秘密”我故作玄虚

        看着跑前跑后的月亮,想着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自己其实第一真实想法就是会对店里造成多大影响,现在看看,多少有些惭愧。

        走到月亮跟前,有些心疼地拍了拍她,“阴天周末,放你一天假,好好休息,都黑眼圈了”

        “黑眼圈?真的吗?”

        “骗你的”

        “哈哈哈”

        “面包能给我们带来什么?我想了很久,我想除了味蕾的冲击,更多的是幸福的味道吧”那天,我在日志里这么写道

        又过了几天,我特意去看了帖子,恶意的还在,只不过被一条新的留言触动:

        你喜欢的是春天,她喜欢的不过是冬天而已

        是啊,我们的喜欢只是不同而已

        “’她喜欢的是春天,我喜欢的不过是冬天而已‘。韩云琛,这是我逛帖子时偶尔看到了的一句话,想要送给你。其实,我们只是喜欢的季节不同,都没有错。就像喜欢你的亦或者不喜欢你的人,她们只不过是选择的季节不同,所以看到的风景也就不同。看景的人无错,被看的景更是无错,你就像我说的景,有自己的坚持,有自己的核心,不被外界左右。如果有一天不喜欢你的人换了看风景的习惯,也许就有了另外一种收获。那个。。。。我其实絮絮叨叨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不要放弃自己,也许我们的鼓励会给你带来力量,但是更重要更重要的是你不要放弃自己!“

        发送了出去

        嘟嘟

        “大白天的,什么事情这么让你开心?哥,说实话,好久没见你笑了”袁凯走了过来

        “看到了一个粉丝的私信”

        袁凯立马高度紧张,“哥,晶姐千叮咛万嘱咐不让你。。。”

        “没事,你不说,我不说,晶姐她老人家不会知道的”韩云琛笑着说

        “我。。。。。”袁凯为难道,思虑了很久,妥协道,“好吧,但是不能多看,如果被其他人打小报告,让晶姐知道了,我可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你怎么变得越来越婆婆妈妈了,越来越有晶姐的范了”韩云琛难得的调侃,让眼前的小伙那是欣喜若狂

        “哎妈呀,哥,这才是你啊,终于有血有肉了”袁凯激动的,如果不是眼前这个人眼神里写着坚决的抗拒,估计一把扑上去了

        咳咳咳

        “我去看看剧本”韩云琛有些尴尬,找了一个借口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剧本综艺几乎都被拒了,即使降低片酬也是寥寥无几。都说他们光鲜亮丽,可不过是辉煌的时候,更多的是昙花一现。再想想自己,突然就满足了,袁凯傻呵呵地乐着

        突然拍了一下脑门,“对了,忘告诉韩哥了,下午要讨论一个策划”

        推开门,看到沙发上躺着的韩云琛,嘴角上扬

        大概是做了什么美梦吧

        爱情?

        打了个寒战

        如果被八卦记者看到韩云琛此刻的模样,估计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袁凯摇了摇头,又再次关上了。

        梦里

        “你喜欢春天还是冬天”一个模糊的影子问他

        “秋天”他说

        女孩着急道,“你。。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我说的是春天和冬天,你这样我怎么往下说”

        “你呢”他反问道

        “我喜欢冬天”

        “为什么”今天的他就像个好奇宝宝

        “我喜欢雪啊,雪很漂亮,踩上去咯吱咯吱的“,那个影子往前靠近了一点,但不知因为什么又停滞一会儿,说,”就是有一点不好”

        “哪一点”脱口而出

        “化雪的时候”

        “太冷”异口同声

        哈哈

        哈哈

        “我觉得冬天除了化雪,其他还不错”

        “你真是个怪胎”。

        “滚”

        wap.

        /110/110200/28602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