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北岛的歌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明星效应

第二章 明星效应

        即面包事件之后,一切又回归平静。

        咦,帖子竟然回复了。“难喝”两个字

        “噗嗤“一声,口里的咖啡喷了出来,完全忽视了旁边卢瑟一的白眼。这年头的人有冒险精神可贵,更可贵的是持之以恒。

        “喂,想什么呢,这么入神”卢瑟一的大脸突然出现,慌乱之中把咖啡洒在了键盘上。

        “呀,你老人家能不能不出来吓人,你老怎么不好好工作,三天两头的往我这小店跑”心虚道。

        “你耳朵为啥这么红”某人完全不顾我的控诉,自言自语。

        “我。。。。我。。。我热”呼呼地扇着扇子。是的,夏天到了。

        “老板,来一份芝士蟹黄土司和一杯星空咖啡”一个年轻的女孩,扎着马尾辫。是啊,这就是青春啊,逝去了多久了呢。

        “我来时通知你晚上别忘了视频,我被老二催的脑仁疼,说一定要警告你晚上出现,否则绝交。”

        “记得啦,大哥,你已经絮絮叨叨的不下十遍了。”

        “对了,你那个小网友给你回复啦?

        “你怎么知道?”不用找镜子,也知道自己鬼畜般惊讶的表情。

        “切,多大的事情”来自卢瑟一的又一记无情的嘲笑。

        卢瑟一大摇大摆地顺走了我的电动车。

        “姐,刚才是瑟一姐吧”白皓宸突然出现。今天是怎么了,平常不见面的人一个接着一个出现。

        “你怎么来了?”

        “老爸炖了排骨,你一个月没有回家了,他老人家挂念你,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热腾腾的给你送送过来”

        “老文同志呢?“

        “妈去小姨家了,二哥家添了个小丫头,二姨身体不好,老妈就过去照顾嫂子几天”,某人接着停顿了一下,像一只惊弓之鸟躲得远远的,一脸坏笑,“哦,对了,姐,妈让我告诉你说你什么时候把你这个小店盘出去,找一份正经的工作。还有,二十六七了,也该找个男朋友了,要么自己赶紧找,要么就相亲,否则今年过年就别回家了”

        “说完了”

        “嗯”

        “你可以滚了”

        老文同志真是的天天都在赶鸭子上架,那男的是说找到就能找到的。

        “姐,需要你资金救助”

        “干嘛,我可不想当伏弟魔”

        “借,行不行”白皓宸一脸可怜巴巴的样子,但是我知道他是装的。

        “不行”,然后道,“除非你在老文同志面前替我美言一句,我可以考虑一下。”嘻嘻,一想起老文同志迫切找女婿的心情,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成交”

        老白的手艺果然是没话说。送走白皓宸后,才想起那个回复,赶紧打开电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出了几个字,“你没试过吧”

        有点心虚,“哈哈哈”飘了过去

        我注册了一个账号叫“笔名c哈”,平时会在vlog上时不时会上传一些自己稀奇古怪的想法。前几天冲浪正好看到一个美食博主分享的五彩的果蔬世界,突发奇想做了一个小小的创新:将桑葚的果肉和磨成汁儿d的西兰花混合后按照4:1的比例和鸡尾酒兑在一起,醒半个小时后添加调制后柠檬汁儿盐,然后继续揉和,在底盘抹上一层薄薄的黄油放在烤箱里就ok啦,其他程序和平时做面包一样。

        我一般只提供想法,所以成不成功不在我的受理范围。起初有这个想法的原因是一次偶然的机会,当时刚开始开这个面包坊,那叫一个门可罗雀,每天稀稀拉拉的,也闲着没事干,就注册了账号,起初目的就是为了激发灵感,创新新品,毕竟劳动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无尽的。当然,也没想到真的会有人尝试,更有趣的是还晒图片,一份原始的,一份是他自己改良的。

        因为起初评论的人就零星几个,而且百分之九十九还都是质疑的声音,本来打算准备销号的。大概是某一天吧,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号开始关注,还专门写评论。刚开始想着是谁在恶作剧,还曾经拷问过卢瑟一她们,怀疑是她们其中某个人找人故意整我。

        “今天怎么没有改良”说来也好笑,我们就这样维持了一年,不知道是做什么工作,甚至还不知道是男是女。也不完全对,我知道他是男的,因为每一次那双修长的手都会入镜。当我把这件有趣的事情分享给卢瑟一她们的时候,她们一脸的担忧,说我不要被一双手的美色迷住,也许脸截然不同。

        哼哼,我是这么肤浅的人吗?还是没有回复,估计对方挺忙的,也或许直接被忽视了。虽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不过还好啦。

        ”老板,啥时候招人啊”月亮顶着一脸面粉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去,今天是出门没看黄历,一个个的一惊一乍。不过也是该招人了。不知道是哪位好人做了免费广告,说韩云琛请剧组吃了我们店里的面包,他的粉丝就慕名而来打卡。面包生意那叫一个火爆,还被登到当地的一个报刊上。嗯,就是卢瑟一他们那个报社。我还偷偷地问她这算不算假公济私,会不会对她工作造成影响。那家伙一脸的不在乎,说为了朋友两肋插刀也在所不辞,只要我把当时的情况事无巨细地告诉他,就是对她的最大报答。我当时虽然嫌弃她的浮夸,可是对这份友谊的感动那是信任不移。后来我才知道,这家伙根本就是带着上司的任务来打探消息的,我们的友谊不过是附赠品。最后包了一个月的场子我才原谅她。

        即使你质疑和反对,但是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感叹明星效应带来的市场经济效益是巨大的。就像这一个月的销量抵着半年了。

        以前觉得追星挺脑残的,耽误学习还浪费钱财。关键成年人追起来都这么的疯狂,更何况是十几岁的他们,自制能力有限。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只要粉丝出现问题,大家第一个讨伐的就是对应的明星。因为往往他们以及背后的经纪公司才是最大的受益者。

        大概是年纪大了,和她们接触的时候还挺有意思的。青春嘛,不躁动一次怎么行呢。粉丝的素质总体还是挺好的,其中还有一个有趣的插曲。

        韩云琛的的粉丝叫那个什么。哦,对,拔云丝儿。当时听到的时候没把持住,笑出了声,还不如拔萝卜好听。还被几个粉丝翻了白眼。大概是一个月后吧,我像往常一样被月亮的电话轰炸。昨天和她们视频的太晚了,又做了一夜梦,梦里竟然梦到了韩云琛还有甘昊辰。

        电话里月亮说了很多,语无伦次地。听得最多的就是“老板,不好了,我们的店出。。出事了”。我当时脑子里第一念头是走的时候是不是忘了检查电路失火了,又或者是收银台被抢了。总之,当时我是蓬头垢面打着计程车过去的,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时司机大叔关切的表情。

        来到店里,其实我也傻眼了。店外面围着一群年轻的女孩子,有的举着海报,有的手里拿着条幅,还有的背着书包,看起来像是学生。

        月亮推拉门,三步两步的走到我面前,低声说,“姐,出事了”

        那时我一下子回过神,赶紧问,“咋滴,是不是着火了还是被盗了”

        “不是”

        还好还好,松了一口气,不过又疑惑道,“那是怎么回事,你说店里出事了,还有。。”我顿了一下,“她们又是。。。”我指了指那群女孩,不出意外,又看到了卢瑟一,穿着超短裙,马尾辫,和那群女孩子聊的不亦乐乎。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老大,这群孩子都是奔着咱们的面包来的”翌晨说。

        “那卖就行了呗”,不以为然道

        “可是。。可是。。”翌晨也吞吞吐吐起来。我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云亮,“面包不够?”

        “嗯,其他的还好说,关键是她们说她们是奔着韩云琛同款来的,有几个还是从其他城市过来的”

        瓦特?这。。。也太疯狂了吧,就。。。就。。。就为了一块面包?现在的孩子啊。。。

        那咋办,现在做也肯定来不及。个个都是财神爷又不能得罪,“这样吧,月亮啊你不也韩云琛的粉丝嘛,我们一个问题:你们粉丝是不是都。。都挺疯狂的,如果我们说店里的所有面包都是韩云琛同款,事情败露会不会被。。”我比划了一下抹脖子,瞅着月亮。

        “会的”月亮没有一丝犹豫,斩钉截铁道。把最后的幻想都打破了了。

        “那就没办法了天意啊,白花花的银子都没了”看来投机取巧是肯定不行了,一时爽而已,弄不好反而会偷鸡不成蚀把米。

        “姐,那怎么办?她们这也不走,会不会影响你们生意啊。你看你的街坊邻居都在看热闹,有的还拍照”白皓天最近挺闲的,时不时来店里扑腾。

        “要你管,不出主意,滚一边去”没好气道,“月亮,你们这粉丝是不是都有一个头头啊,你去和她们领导说一下,这大热天的万一中暑了,我们也担当不起,而且街坊邻居都在看,我们需要低调。”

        “嗯”,月亮转身离去。

        我转身叫住即将逃跑的白皓天,“你和月亮一起去,顺便告诉她们咱们店里可以免费提供冰镇的柠檬水。渴的话可以来喝”

        “哦”

        月亮和她们也不知道交流了什么,反正此刻店里是人来人往的,这群女孩有的主动帮忙扫门口的空地,有的帮忙收拾桌椅。我看着月亮满脸的,疑惑地问:这是。。。。。”

        “老板,这是我们拔云丝儿姐妹们主动帮我们的,我刚才把你说的话原封不动的告诉她们。她们也觉得不好意思影响咱们生意,除了刚才离开的一些,这些留下来的想表示一下歉意”

        “那多不好。这样吧,月亮你和翌晨一会儿她们说一下,就说他们喜欢的同款面包今天出不来,如果是真的想吃的话可以加一下咱们店里的微信,我们可以每天更新动态,这样她们就不会每次来就扑空了”

        “好的”月亮屁颠屁颠的又去找刚才的那个女孩。

        “喂,你这也太活菩萨了,还免费送喝的,你不怕自己穷死啊”有些人就是没让你失望。

        “你老今天这一身打扮挺青春洋溢哈”揶揄道

        “嘿嘿,没办法,工作,工作”,卢瑟一停顿,道“你这有了韩云琛的活字招牌,离富婆的梦想又近了一步”

        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谁知道呢。“现在看她们倒是挺可爱的,不过事事都是双面的,一把双刃剑而已。”

        “奇怪,最近你也不知道你是受你们领导喜欢还是被针对,怎么三天两头的往我这里跑。不会是又被流放了吧”

        “屁,最近我可是备受老胡的宠爱,气死了许丽丽那个臭婆娘。”哈哈哈,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卢瑟一得意的笑了出来,引起周围人群的注目,我赶紧捂住她的嘴,有点歉意地微微点了点头。

        “对了,三儿让我告诉你她下周末回国,你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一脸疑惑。

        “上次视频的时候你老的打呼声挺此起彼伏的,三儿咬牙切齿的表情你是没看到,啧啧,自求多福吧”扬长而去,只留下一个冷酷的背影。

        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honey,welcome        back”狗腿似的我,手里还举着一个“我爱你三儿,就像老鼠爱大米”。其他几个人从一开始躲得远远的,机场的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瞅着我。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心中万马奔腾。该死的求生欲不允许我此刻的清高。当然,当我看到出站口脸色逐渐变绿的某人,糟糕,危险。

        “我。。。。”正准备张嘴说话,对面一群人像饿狼似的从对面扑过来,三儿的表情惊讶的可以塞两个鸡蛋,她的嘴张了张,至于她说了什么我没有听见,因为淹没在了人潮当中。

        “怎么,没事吧”,三儿她们跑了过来

        “没事”我拍了拍胸口,还好有惊无险,不然刚才倒在地上那脸不变型,十有八九也是鼻青脸肿。扭头看了看,乌泱泱的头,大部分是小女孩,手里还拿着各种牌子。估计这就是传说中的粉丝接机吧。也不知道是哪位明星排场这么大。

        “我去找她们理论,太过分了。追星都不顾及机场秩序,so        crazy”云瑶气鼓鼓的腮帮

        “走吧,我没事,别耽误了您老人家接风洗尘宴”回过神,看到傅云瑶滑稽的表情,忍俊不禁。

        “stop,干嘛呢”看到卢瑟一职业毛病,赶紧阻止了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是工作就算了,这种情况。。。还是算了。被明星的粉丝盯上,估计不怎么好受,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疼一时,算不了什么,大不了就当作消灾了。再说,我还得靠我的面包坊活着呢

        “亚杰和可乐还有悦悦呢,她们怎么没来?”

        在计程车上

        “亚杰和可乐在酒店呢,彭悦还在高铁上,估计比我们晚点”我说。

        “说吧小白白,听说你有猫腻,是不是你和吴可爱已经三垒了”

        “噗”,受过外国文化熏陶的三儿果然语出惊雷,惹得司机大叔频频回头。

        “你听谁鬼扯的”

        “我”

        “卢瑟一,不造谣你会死啊”

        “那也比你不上道强,都说青梅竹马最容易上手,你看你和吴越相识这么多年,咋一点水花也没有。”

        哎,都说郎有情妾无意。他不喜欢我,我怎么办?说其吴越,我白梓桐真是觉得上辈子欠他的。自从高中解放后,老白和老文同志对于我俩的关系时不时的就会旁侧敲击。我妈和吴越的妈妈是一个单位的,俩人的关系那好的时候可以穿一条裤子都没有问题。我妈说我们家和老吴就是世交。我不忍心打击她,就我家这生活水平顶多就是高攀。

        “他有喜欢的”我淡淡的说,“我们上一届学姐宋可冉”

        “宋可冉?我怎么觉得有点耳熟”,云瑶说。

        “就是那个妖精,打。。。。”准备脱口而出,却戛然而止。不过,我知道卢瑟一在看我。

        都这么多年来,有些事早该翻篇了,“对,就是你嘴里说的个妖精”我笑着说道。

        呼,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还耿耿于怀那件事”,卢瑟一说道,“她不是大四被星探发掘,进军娱乐圈了吗?”

        “你怎么知道”我惊奇道

        “我又不傻,也不看看我是做什么的。不过听说混的还挺不错的,傍了圈里一个傍了圈里的一个大款,资源还不错。那个最近比较火爆的仙侠剧女二就是她演的。据说准备出演一部军旅题材的,女一角色”

        “那挺牛叉的,一个花瓶还能演女主角,中国的演艺圈也是一片江河日下啊”

        “三儿说得对”卢瑟一附和道,“外表清纯,楚楚可怜,谁能想到还。。。”

        “人家也是凭本事努力,不然也会被淘汰的”偷偷地捏了捏卢瑟一的手,暗示她少说两句。

        铛铛铛

        “suprise”一大束花出现,露出两个头,是亚杰和可乐。一阵寒暄后,饭菜都上齐了。彭悦打电话说还有二十分钟就到,让我们先走一波。

        “怎么滴,要不要先走一个,给三儿接风”

        “必须滴”举杯邀故人,足矣

        彭悦到的时候,我们已经是酒过三巡的状态。云瑶像打了鸡血似的,完全看不出来舟车劳顿的痕迹。彭悦也是刚下车,所以就简单的吃了几口。也不知道是谁提议去酒吧,然后就去了下一个场子。有富婆在,果然生活质量蹭蹭的几个档次。至于怎么回来的,完全是断片儿状态。宿醉的后遗症就是头疼欲裂。

        悦悦走的时候,留了一张纸条,服务员送过来的。她说去见一个客户,已经订好包间了,晚上再见。知我们者,果然还是悦悦,知道我们会昏天暗地的睡过去,一点都不担心。我ca,掌阅酒店,看到名片手都是颤抖的。本市最豪华的酒店,没有之一。摸了摸自己瘪瘪的钱包,不由得感叹一句差距啊。

        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地上,亚杰下意识的翻了个身,再次把腿搭在可乐身上。不由得笑了,这毛病还是没改。

        看着她们还在睡,闲着无聊就顺着服务员的指引走了一圈。实在是太不好意思,就没让他们再跟着,自己一个人瞎溜达。

        啧啧,豪华的酒店配置就是舒服,有钱人真会享受。透过缝隙,看到这里有人正举办泳池派对。纸醉金迷啊。

        她?怎么会在这?是宋可冉。她来我们学校拍戏?不对啊,学校群里也没动静呀。平时来个三四线的小明星,群里贴吧都激动了炸翻了天,这宋可冉虽说是女二专业户,可也是有粉丝基数的,更何况依照我们院长爱慕虚荣的心思怎么会放过这大好的宣传机会。

        “看够了吗”一个低沉的声音

        “没呢,我。。。”就像是卡在了喉咙。下意识的转了个身,映入眼帘的是一件白色的浴袍,还有若有若无的沐浴清香。眼睛不由自主地顺着往上看是诱人的喉结,棱角分明的下颌线,我仿佛可以感受到自己唾液腺在兴奋的分泌着。在微光的笼罩下散发着男性独特的魅力。

        对方估计也是吓到了,没想到我回转身,灵敏的转到一旁。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擦了擦实际上并未接触的手。洁癖?什么?男性独特的魅力?当这几个字在脑海里狂奔的时候,突然惊醒,太丢人了,偏偏这个时候犯花痴。

        “这是私人活动”,说完推开门,完全忽视还有个人存在。想到刚才他擦手的动作,不管怎样还是刺激了我,“切,有什么了不起,戴口罩说不定是因为长得丑。”,忍不住低头嘀咕了一下。

        下一秒就被阴影笼罩,“你。。。你想干嘛”前一秒还在感叹光线刺眼的我下一秒怂了一批。当他转过身,慢慢的靠近的那一刻心脏漏了半拍。

        “丑?”他直接忽略我的问题,重复刚才我说的话。头皮有些发麻。额,他不会是想打我吧。那怎么办,可乐她们也不在,我。。。,闭着眼睛,完全沉浸在自己的臆想当中。

        没有预料中的辱骂,也没有疼痛感?缓慢的睁开眼,咦,什么时候走的?他是谁?也是明星?看到他像那群人打招呼。刚才闭眼的时候隐约听到什么云琛。韩云琛?不不,应该是听错了吧。上一次遇见他的时候冷冰冰的。

        使劲晃了晃脑袋,管他呢,爱谁谁。回去的时候,可乐和三儿已经醒了,她们问我去哪了,被我含糊其辞的躲了过去。我总不能告诉他们刚被美色诱惑了,那太丢人了。

        “亚杰呢”刚才没看到她

        “她啊,她老公刚才打电话,估计是喜事,笑得挺开心的”

        “亲爱的白白,小一一去哪儿了,她早上也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匆的出去了。刚才说晚上见”

        卢瑟一?回想到刚才看到的场景,估计得到什么消息才急匆匆地离开吧。卢瑟一的眼里只有工作,如果老文同志看到她就不会说我了。

        “估计去蹲点了”

        “蹲点?”三儿估计还没有适应国内的环境。

        “刚才出去溜达,碰巧看到了宋可冉,她也在这个酒店,还有很多人,估计老卢得到消息临危受命去了”我说。“别管她了,反正晚上她就会出现,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刚才彭悦打电话说事情处理的比较快,过一会儿就过来”

        欧耶,万岁。三儿高兴的在床上蹦跳,没了正形。

        晚上

        “我说彭总这也太奢侈了吧”亚杰打趣道

        “怎么?不喜欢?”彭悦微微挑眉。

        “不不,喜欢喜欢,请您老人家尽情的腐蚀我吧,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愿意”

        “滚”

        真好,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候。

        “傅云瑶,你怎么突然回国了?”某人突然话锋一转,转到了三儿的身上。

        “我?”沉浸在美食丛中云瑶终于舍得抬起了头,一翻做作的擦拭后,不紧不慢地说,“老傅让我回国结婚”

        什么?结婚?大老远从美国滚回来感情就是为了结婚?是谁?我们见过?可是我们从云瑶的脸上找不出丝毫破绽,反而是一种认真。

        于是,试探的问,“真的?”

        云瑶看到面面相觑的我们,乐呵的像中了乐透。“骗你们的,我回来是面试国内的一份工作,顺便相亲。老傅打电话说我们家老佛爷想我了,也给我下了最后的通牒,说如果再不回来就断了我的经济来源,所以我就屁颠屁颠回来了。再说,我也想你们了嘛”蓝莓山药下肚子,又接着问,“对了,白白你的面包坊咋样电话里也将不清楚?我在国外每天都想吃你做的面包。”

        “好的姑奶奶,这次回来让你吃个够”

        “对了,吃完饭一会我们去环岛路骑自行车怎么样?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吹海风了”

        “可以,不过不能太久,我老公还在等我回家”已婚女士的自觉真可怕。

        “是不是你家那位饥渴难耐了”三儿揶揄道。

        “滚,没个正形”像是被戳破心事,亚杰得了红彤彤的。我们笑得前俯后仰,都是成年人嘛,哈哈。

        海边的风夹杂着一股潮腥味儿,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有些些许硌脚。看着前面嬉戏的她们,不由得感慨,“真好”。

        “年纪轻轻的,抽什么气儿呢”消失一天的卢瑟一终于出现。

        “您老再不出现,估计就失去她们”我用手指了指前面的三儿她们。

        “切”某人轻蔑的一个字,可身体还是很诚实的做出了行动。

        哈哈哈哈,卢瑟一该死的求生欲我是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嗡嗡”手机在此刻震动,一条微信。“吴越?”

        “你是不是今天穿了一条红色的裤子?”一条信息

        “今天海边风大,别着凉了”又一条

        “西南方向”还是吴越

        搞什么鬼,逗猫呢。不过还是忍不住好奇按照他的指示瞅了过去,呵,好家伙,这么多人。远远望去就看到很多机器架子,有一个瘦高挑的女生,直觉告诉我那是可能宋可冉。

        “吴越,你脑子抽了吧”一条信息发过去了,又补了一条,“你妈和我妈不知道又一起瞎鼓捣啥,我们需要统一战线”

        过了一会儿,轻飘飘的一个字“嗯”多打一个字会累死啊

        鬼使神差地多问了一句,“你在工作?和宋可冉?”

        “嗯”很快的回复。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丢丢不舒服。有的时候我就想,吴越喜欢宋可冉到底是幸亦或是不幸。大学毕业后,吴越不顾家里的反对成为了摄影师。起初我也挺纳闷的,放着好好的律师不做,偏偏要剑走偏锋去当什么劳什子的摄影师。他妈当初还让我劝,大概是高估了自己的分量。那是我们第一次闹不愉快,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冷战。

        我记得当时骂他为了一个宋可冉值得吗?他扯着嗓子趁着酒劲大吼着值得。那样的他我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忘。

        我喜欢吴越,从小到大我们都是打打闹闹过来的。我也表白过几次,但是都被他以年纪还小拒绝。当时我天真的以为真的是因为年纪小,所以在心里偷偷的祈祷赶紧长大。后来,我去派出所领人的时候,知道他为了宋可冉打架的时候,我才明白所谓的等我长大都是吴越在放屁。喜欢一个人,有千百种理由。不喜欢一个人,又何尝不是呢?也就是从那以后,把喜欢偷偷的放在心里,装作不在意。

        “吴越,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怎么样?”鬼使神差的发了过去,杳无音讯。

        “对不起,是我的玩笑”

        多么可笑,无疾而终的爱情啊。

        “干什么,还不赶紧过来拍照”可乐她们扯着嗓子喊。摇了摇头,试图把刚才的不适弹走。

        “我来了”

        那一天我们拍了很多照片,有夕阳,有沙滩,有人群,还有远出未归渔船。那一天做了一个梦,梦里自己披上了婚纱,只是新郎不知道去哪儿了,但是我也没哭。

        wap.

        /110/110200/286025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