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北岛的歌在线阅读 - 第九章 过年前

第九章 过年前

        高堂在上,立此书为证,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

        拜天地

        一拜高堂

        二拜天地

        夫妻对拜

        起

        恭喜恭喜啊

        同喜同喜

        妈呀,这是什么情况,一睁眼咋就拜了天地,关键是新郎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掐了一下旁边的人,“好疼好疼”

        是卢瑟一的声音

        麻溜地扯开盖头,乖乖滴,这是有钱人家的婚礼啊,喜堂,红绸,还有觥筹交错的人群

        “小姑奶奶,这盖头需要你家那位掀开,自己掀不吉利”卢瑟一急忙拿起盖头就往我头上整

        “慢着”,我环绕了她一周,这女的脸不红心不跳。也对,这家伙脸皮不厚怎么能干记者,虽然是娱乐的

        “打住”看着她欲言又止,我大手一挥,自我感觉很潇洒,一个趔趄爬在了椅子上。

        好疼,好疼

        但很快镇定下来,“是不是闹剧”我盯着她,试图看出个蛛丝马迹

        卢瑟一演技倒是挺不错的,一脸茫然,“小。。。。小姐”

        不会说我失忆了吧

        “咱们的银子还没付呢”

        噗嗤,刚到嘴的茶喷了出来

        什么?银子?money?欠债?什么鬼情况?

        卢瑟一颤颤巍巍地树起她纤细的胳膊,顺着她的方向,噗嗤,幸亏血气不足,不然又是一口吐血

        “还钱~白梓桐”

        “这。。。。这。。。。”。我一抖擞,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裂了

        “小姐,你。。。”卢瑟一又用她的柔弱不能自理的声音

        “奶奶个腿,一个破杯子一百两,咋不抢劫”

        刚才的地方又添了几笔,“茶杯,宋瓷,一百两”

        “那个。。。老卢啊,我们不会进了黑店了吧”这次轮到我颤巍巍了,迅速离开坐的地方,保不齐一会儿散了又是白花花的银子。

        “咔嚓”不用回头已经知道结局,“黄花梨椅子,八百两”

        能逃吗?

        “逃不掉”后背脊梁发凉,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夫人欠的债要还的”

        “对,要还的”又是一个男的声音,还有一丝戏虐

        “奶奶个腿,21世纪还无法无天,有没有王法,你们这。。。。这。。是。。”声音越来越弱。

        这是什么诡异情况,一身喜服的是。。。是韩云琛,旁边的一起帮衬的是吴越,更诡异的是他也穿着一身喜服。

        “所以。。。你们”有些迟疑,还是没憋住

        “抢亲?”脑子里一直冒泡,暂时忽略新娘是自己的悲惨境遇。

        ”那个。。。。韩。。。韩云琛,你。。。。还记得我吧?给你红豆面包吃的人”

        韩云琛像看见白痴似的瞅了我一眼,回头对吴越说,“阿越,白小姐是不是。。。。”他指了指头

        我擦,这是韩云琛吗?那个一颦一笑都很温柔的男子?

        “老韩,像她这么丑的,还在那挤眉弄眼,美人计对咱没用,放心,银子今儿个必须让她还,实在不行卖身契,当个粗使丫鬟”

        吴越,我是平日里短你吃的喝的了,竟然这样对我,但我也只能狠狠的瞪他

        “阿越,这喜服。。。。”韩云琛又看了一眼死吴越,“让她赔付吗”

        “她没钱啊”吴越说。算你有良心

        “要不。。。。要不就让她多服侍几年”

        咔,下巴颏惊呆了,这。。。

        韩云琛,你。。。你怎么还计较这件事?好歹我为你打榜投票掏心掏肺的,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无敌可爱贤惠温婉居家的粉丝儿。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哪是小白兔,这是腹黑大灰狼啊

        卢瑟一,卢瑟一在哪里。我。。。我可不是孤军奋战

        “老卢,老卢”嗓子都扯破了,蓦然回首,这个家伙挺没义气的在桌子底下观望,被我看到,又一脸可怜兮兮的。

        啊啊啊啊啊,我是谁,我到底在哪

        我不要当奴役丫头

        本着求生的欲望,撒腿就跑

        “别跑”,是吴越的声音

        “小心”是韩云琛的声音

        然后扑了个空,是悬崖

        啊。。。。一声尖叫划破长空

        下一秒,躺在了韩云琛怀里,自己一脸娇羞地打量着他棱角分阴的下颌线,鬼使神差地摸了上去,他低头看了一眼,那眼神温柔的都可以。。。

        啊。。。。。

        重力加速度,风声呼啸

        “扑通”一声

        好疼,好疼

        掉床了,手上是印有韩云琛的抱枕,上面已经流了一大片哈喇子。

        呵呵。。。原来是梦啊

        回想刚才要以身赔款的悲惨结局,不由得庆幸

        不过就。。。差一点就亲上了啊,太遗憾了

        回头看着旁边睡的跟猪一样的卢瑟一,想到刚才梦里见死不救,真想一脚踹下去。桌子上的闹钟凌晨三点。再睡一会吧,太冷了。

        “阿嚏”

        “阿嚏”

        世界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人打了喷嚏。“估计太冷了”那人笑了笑,关了车门。

        2019年初末博微之夜

        “去不去?去的话我让圈内朋友整一张票”,停顿一下,“但是不能保证是前排”

        “嘻嘻,不是前排也行,我就是想看看阴星们的颁奖晚会是什么样的”一脸谄媚讨好旁边的卢瑟一

        “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子”被某人无情地鄙视

        “我乐意”嘻嘻,本大爷心情好,不给你计较。

        “老板,咱们这个月需不需要囤点货”月亮说,“我看那个葡萄干还有红豆不多了”

        “存点也行,白砂糖还有那个老砂糖都存点,刚才翻库存的时候看着也不多”一边算账,一边指挥。

        补充道,“对了,过两天我要出去一趟,你和翌晨记得看店啊”

        翌晨走了过来,满脸的无奈“老板,你这是心太大了,就这我放心我和月亮,就不怕我们卷铺盖走人啊”

        “就是”小丫头也凑热闹

        我呢,翘起二郎腿,“我这店里也没什么值钱的,贼都不会惦记,除非你们俩傻”

        俩人对视了一眼,“有道理”

        中午的时候,翌晨和月亮出去吃饭,来了一位大爷。

        “我还以为某人准备躲一辈子不见面呢”头也不抬,继续盯着电脑屏幕

        “嘻嘻,哪舍得”死皮赖脸的凑了上来,“你看,我今天还专门伪装了一下”

        “你家那位没事吧?”想起前几天店里听到的对话,再看看平常是一年见不到人的大活人出现,着实有些匪夷所思

        “怎么,开始担心我了?要不要考虑包养一下,好歹也是个大帅哥”某人的脸皮厚得超出了想象

        “我都听说了,你确定没关系”吴越这家伙从小有个臭毛病,越心里有事,越喜欢插科打诨。

        “还行,”他也不做狗屁掩饰了,“可冉。。她可能会被雪藏一段时间”

        “因为绯闻?”

        “也不全是,新人层出不穷,公司也准备挖掘新人补充新鲜血液。可冉除了刚出道时候的作品,目前没有什么炙手可热的话题,再加上又出现绯闻,高层那边比较震怒”他说

        “阴星也是人啊,谈恋爱又不是违背伦理道德,至于大惊小怪么”

        “你这是替宋可冉打抱不平喽”某人捉狭道,“不过韩云琛如果有女朋友,你什么感受?”某人抿了一口茶,笑吟吟地说

        “那我。。。我当然祝福了”喝口水,掩饰内心的心虚

        “死鸭子嘴硬,估计你们的反应更强烈”被某人毫不留情地揭穿

        呸呸呸,我们的喜欢那是纯洁无暇的。。嗯,纯洁无暇的。。。都想做女友粉

        “不说这些了,你的面包做的怎么样?我可都馋了好几天了”这家伙,话题转移速度一流

        “早上刚出炉的,还烤了黄油牛角面包,你也尝尝”得意洋洋地指了指架子,“自己动手,我可不伺候”

        紧张兮兮地看着某人咬了一口,“味道怎样?”

        又咬了一口

        “别吊胃口,到底怎样?”忍着脾气,耐心地询问

        “还行”某人硬生生地憋出俩字

        “还行,那就别吃了”伸手准备夺过来。哼,像他这么嘴叼的,一般不好吃,第一口就吐了。

        “逗你呢”,转了一个圈,面包稳稳地又少了一块,“不过这个茶就有点儿喧宾夺主了。”

        “那是我给自己泡的,减肥用的,谁叫你不长眼端着就喝”没好气道

        “你说韩云琛怎么会喜欢这种口味的面包,虽然好吃,但是还是有点冲”

        “我们这一款本来就是冬季款,那可是我们老板为女生特地设计的,不过。。。”

        “不过什么”吴越一脸好奇

        “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也喜欢?”月亮说完,捂着嘴笑

        哈哈哈哈哈哈

        这丫头,深得我心是有原因的

        果然,吴越的脸是红的像是猴屁股似的

        不过,还好他们没有认出来吴越的身份,单纯的以为是我朋友之一

        “好了,赶紧干活”假装苛责道

        “喂,你过年在家吧?我爸天天唠叨说好久没见你了”看着准备离开的吴越。

        “我到时候给叔叔带瓶好酒”臭小子,天天都在打哑谜

        “那个,你和卢瑟一的恩怨情仇自己解决哈”扯着嗓子吼着。路过店门口的人忍不住望了进来

        摆了个ok的姿势,某人头也不回地钻进车里,扬长而去

        我觉得我就是个老妈子,天天操心这个操心那个

        晚上要好好护肤,可不能输在起跑上了,现在的同担那是一个比一个优秀。

        打开vb,热搜第一的就是博微之夜,但愿老卢能整回来一张票。

        不用照镜子,也知道嘴咧到哪里了

        “小姑姑,小姑姑,我可想死你了”小混世魔王人未到,声音倒是清晰地传来

        “你这个小混世魔王”一把抱住这小家伙,亲了个十遍八遍

        “姑姑,你的口水都沾在我脸上了”一脸委屈巴巴地

        “说吧,什么条件”无奈地叹口气,这家伙也不知道遗传我们家谁太狡猾了。

        招了招手,“月亮,把那个肉松面包,还有三阴治给他拿过,再泡一杯牛奶”

        “我想喝冰水”一脸的渴望

        “不可以”无视卖萌,断然拒绝

        “小姑姑,一点都不可爱”小家伙生气地抱着胳膊,嘟着小嘴

        “好可爱呦”

        “太卡哇伊了”

        “像个布娃娃”

        “我想捏一捏他的脸蛋”

        “不可以”奶声奶地地拒绝,“姑姑说,小仙女都是最温柔可爱的,但是不可以捏啵啵的脸蛋呦”

        哇

        一阵骚动

        “太可爱”

        “好想抱回家”

        。。。

        进店地小女生看到这个混世魔王,都忍不住地赞叹

        “表现好了,姑姑给你买玩具”低着头说

        小家伙的脸笑的更开心了,“美女姐姐,姑姑做的面包可好吃了,你们要多吃点儿呦”

        “好呀好呀”

        “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心是真黑啊”卢瑟一一脸鄙视

        “要你管”,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我的票呢”

        “哪这么容易,我也催着呢”又得到某人鄙视的眼神

        “吴越刚走”我面无表情地说

        “我看到了”语气淡淡地

        “真的不需要我斡旋?试探道

        “别打听,你这导航还不够”又被鄙视了一下

        “你别告诉我你今天来就是为了鄙视我的”,停止敲打键盘,抬头看了某人一眼

        “借个宿,困死我了”径直上楼,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对了,帮我拿几袋面包,我快饿死了,如果再下一碗面就更好了,番茄加荷包蛋”

        我。。。如果不是碍于店里的顾客,我早就抡着拖鞋去了

        “小姑姑你是要拉臭臭么,脸脸红红的”小家伙在一旁捂着嘴偷偷笑

        旁边几个女生努力憋笑的样子,大型社死。

        苍天,我今天是招谁惹谁了,个个都是债主上门

        阴天带小魔王去游乐场玩,折腾一天就睡了

        打开电脑,“睡了吗?”

        滴滴

        “还在忙”

        又补充道,“最近比较忙”

        “那你早点休息”发了出去

        过了一会,一个表情包:坏笑

        “为什么坏笑?”疑惑

        “我刚才说我在忙”他发了一个消息,“可是你。。。”这一串省略号

        “哦哦哦”拍了一下脑袋瓜,这智商真的。。。看着旁边睡着的呼吸均匀的小魔王,真的是遗传么

        “你。。。。不会在自责吧?”又一则讯息

        “我。。。我才没有”死鸭子嘴硬,反正他也看不到,“话说快过年了,你不回家吗?”

        沉默。。。

        是不是问的太隐私了?

        “那个。。。就当我没问”

        删掉,又重新编码,“我不是故意问的,你没生气吧”

        这语气是不是太卑微了?不行,我也没吃他家大米,为啥要这么小心翼翼

        脑海里天使与恶魔:

        恶:还不是虚荣心作怪,想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天使:这是做人的礼貌,应当如此

        恶魔:那你心虚个啥,敲了这么多字

        天使:需要真词酌句,太鲁莽了不礼貌

        恶魔:你不会喜欢上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吧,而且男的女的都不知道

        天使:我。。。我。。才没有

        “你要休息了?”他的消息发过来

        “是不是我刚才的问题让你困扰了?”鼓起勇气发了出去

        “没有”附加了一个笑脸

        “刚才有人,所以回的晚。不过。。。因为工作的性质去年没有回家,今年考虑考虑”他说

        “你是面包师么”问道,“那个。。。你不要误会,我就是看你在论坛里对面包的评论和分享比较多,而且有的时候你给的建议挺中肯的,所以。。。所以我想你可能和我是同行”有些语无伦次,但还是发了出去

        但是又担心他误会什么,又说,“那个。。。你也可以不回答,我就是今天比较好奇,所以。。。”

        “为什么好奇?”他问

        不知道为什么的,虽然是陌生人,可还是一五一十地把内心真实的想法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

        那个。。。他不会嫌我啰嗦吧

        “滴滴”

        “哈哈,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的,确实有些不公平。”他说

        所以。。。。他。。。

        “滴滴”

        “每当我闻到面包的香气,我就觉得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所以我曾经梦想成为一个面包师”他说

        曾经?所以他现在。。

        “梦想和现实还是有差距的”他附加了一个苦脸,“不过这也挡不住我对面包的喜爱。我曾经还跟一位大师学过呢,所以多少懂点儿”

        “原来如此啊”敲了几个字,“你这可不是懂一点儿,看来你师父是真的用心教你了”

        补充道,“我师父也很厉害”说起师傅,脸上那是满满的自豪感。以前我问师傅为啥不多开几个门面,就像连锁一样,师傅捋了捋他的胡子,笑着说,“年纪大了,这样就挺好的”

        大师兄说,师傅年轻的时候那可是野心很大的,立志要在全市开连锁,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就不在家。家里就是娘一个人拉扯孩子,还有帮进货。师傅与师娘当年是不是吵架,有一次闹到了民政局,就差盖章了。师娘当时晕了过去,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说可能是长期疲劳过度引起的营养不良,又加上怒火攻心,所以才晕了过去。

        看着病床上虚弱的师娘,还有床边哭闹的紫云和博科,师傅幡然醒悟,自己做这么多不就是想让小家过的幸福一点儿么,现在,。。后来,他就再也不提门面扩张的事情了。不过也许是物以稀为贵,师傅的手艺也算是熟人口耳相传,渐渐地也就酒香不怕巷子深

        “是吗?”他问

        “是的,如果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拜访他”

        说完,就觉得不太恰当

        赶紧解释道,“那个,。。我的意思是。。。我是说有一天你吃了我师父做的面包,一定是赞不绝口”

        “我相信你”他发了一个笑脸。脑海里浮现出另外一个人:韩云琛

        “我告诉你哟,我的店里可是有大阴星光顾的”电脑前的自己一脸骄傲

        一秒

        两秒

        。。。。

        会不会觉得我太肤浅了,所以。。

        “大阴星?”他反问道,“韩云琛?”

        我震惊地估计可以塞个鸡蛋了,“你。。。怎么知道?”

        潜台词,这家伙不会读心术吧

        “你上次说你喜欢韩云琛,所以能让你这么开心的,所以就斗胆猜了一下”他说

        牛,发了一头牛

        这个人太厉害了,有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那个。。。我要开始工作了,你也早点儿休息”一个拍了拍脑袋的表情。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要不要这么直接,可是不问好奇心这么人啊,不管了,“你是男生还是女生?是大叔还是上学的学生?有没有女朋友?”

        发完把电脑扔到一边,用被子蒙着头

        侧耳倾听,没有滴滴的声音

        等着等着,睡了过去

        早上睁开眼,一双滴溜滴溜的大眼睛映入眼帘,“姑姑,起床了,我们还要去游乐场呢”

        小家伙儿是不达目的不罢休,力气大的

        “我觉得波波性格比以前开朗了许多”某女人真的是慈母心

        “你是想问我和白水岸还是不是和以前一样水火不容”白了一眼,这女人总是旁敲侧击

        “噢,和以前一样”附赠了一个

        “那你怎么喜欢你侄子,不喜欢你哥,好歹白水岸才是和你血缘关系最浓的”某人嘟囔道

        鬼知道,如果知道的话,估计老白也不用整天愁眉苦脸的了

        “姑姑,旋转木马,我要和意欢妹妹拍照”小混世魔王果然不消停

        “呀。。”正准备河东狮吼,发现周围的人朝着这边看,还有几个窃窃私语

        “呀。。。呀。。。。可爱的小帅哥。”山路十八弯的扭转,太费嗓子了,怪不得有假音转换这个唱法的存在。

        太丢脸了,旁边的人早已经笑得前俯后仰

        咔嚓咔嚓

        “小孩子不可以玩过山车”

        “小孩子不能玩跳楼机”

        “小孩子不能玩激流”

        “小孩子不可以玩过摩天轮”

        “小。。”

        “姑姑,小孩子应该玩什么”一脸天真浪漫。哎呦哎呦,白水岸这家伙怎么可以生出这么可爱的孩子,一定是我们老白家的基因突变了,一想想白昊天,就知道不可能。

        “小姑姑,小朋友应该玩什么”忽闪着大眼睛,一脸的期待

        “我们。。”,实在不忍心打断小孩子的快乐,“浩宇,要不我们玩碰碰车怎么样”

        “好呀好呀”俩孩子开心的手舞足蹈

        “你是满足自己的私心吧,所以才会答应玩碰碰车”亚姐在一旁挤眉弄眼,“不过刚才隔壁有很多女生尖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好奇”看到怀里睡的吧吧香的的小魔王,这是找罪受啊,早知道带个推车来了。手酸疼酸疼的

        “不好意思啊”一分神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人

        “小心”一直修长的手出现在眼前,脑子里浮出一个一个字:好看

        戴着口罩的男生

        周围窃窃私语

        “是刚才赛车的那个男生吧”

        “好帅啊”

        “我也想被他扶”啊啊啊一阵尖叫

        。。。

        亚杰在一旁碰了碰我,才缓过神来

        “那个。。。”

        “是你?”他脱口而出的话,眼神里的惊讶,然后是平静

        一个人的眼睛里怎么可以包含这么多情绪

        不顾,我们见过?

        “没关系”他又说,打断了思考。

        语气淡淡地,刚才应该是错觉吧

        “那个。。不好意思哈,刚才有些分神,所以没有注意到您”手好酸痛,怀里的家伙还在吧唧着嘴,不知道梦里偷吃了什么。

        “没事”他的声音很轻,“你这样抱或者可以舒服些”他在一旁示范道。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竟然没有防备。换了一个姿势,果然比刚才舒服多了。

        “那个。。。谢谢”微微地点头微笑

        看着离开的背影,好像在哪见过。不可能。。。摇了摇头,赶走脑子里的想法。如果亚杰知道我在想什么,估计又得说白日做梦。

        “姑姑,我们到家了么”怀里的小家伙在这个时候突然醒了

        “嗯?”一下子拉回现实,“还没有,肚子饿了?”

        “嗯”小家伙使劲点点头

        看着小馋猫,忍不住地笑了

        再抬头时,那个人已经不见了影子。虽然带着口罩,可是还是感觉好像在哪见过。

        熟悉的陌生人

        轻笑了一下,都不知道口罩下的人长什么样,又犯花痴了

        “老板,什么事笑得这么开心”不远处同样是全副武装的人

        “我笑了吗?”他问

        “当然,你的眼睛都快弯成月牙了”,旁边的人调侃道

        “老板,我们该回去了,万一被狗仔拍到又要引起骚动”另外一个人一脸警惕地巡视着周围,“刚才就有几个人时不时往咱们这瞄儿”

        “走吧”口罩底下的嘴弯成了一个弧度。

        “十点之前,把小家伙接走,不然我就废了”给白昊天发消息。

        “ok”白昊天迅速回了过来

        臭小子,还算有些良心

        “姐,你说我这颜值能进娱乐圈不”某人翘着二郎腿,就像是地痞流氓

        “能”我说

        “真的?”臭小子一个轱辘半跪在沙发上,趴在沙发上,一脸真诚地看着我,“姐,你觉得我适合演什么角色”

        “痞子”毫不客气地说

        “你就是嫉妒我”愤愤道

        “咱爸让我告诉你,如果再把家里当作旅馆,他就让你拍屁股走人”老白说一不二,所以白昊天最怕他

        “老爸对大哥就是偏心,我都已经十八了,还天天管着我”一脸的哀怨,“姐。。”

        “打住”,冷酷地拒绝,“我可不想把战火引到我身上”

        “冷酷无情地女人,波波我接走了”起身离开

        “大哥阴天回家,妈做了你最爱的排骨豆角,爱回不回”轻飘飘地留下一句话

        臭小子,就知道捏我的软肋

        “梓桐姐,白天有客人说咱们什么时候出款新品,天天这些,都有些腻了”月亮走了出来

        “你们有什么看法”

        停顿了一下,“我觉得快过年了,也许我们可以等春天来的时候做一款桃花系列产品”

        “也是,元旦一过,马上就要置办年货了,该回家的都回家了”翌晨说

        “对了,月亮”扭过头看着擦桌子的丫头,“你们什么时候放假?”

        “怎么了?”月亮一脸疑惑

        “放假回家啊,难道你们不想家”我笑道

        “嘻嘻,老板真好”月亮三蹦两蹦地出现在我面前,不忘拍马屁道

        我摇了摇头,对着翌晨说,“论社交,我只服月亮,翌晨啊还得努力”

        翌晨听后笑了笑,又低头干活

        十点半,收拾收拾,点了点剩余的存货,准备第二天半价销售

        “对了,发的面怎么样了,早上炸点果子,小时候的童趣”扭头问翌晨

        “现在算的话,大概五点多可以醒好”翌晨说

        “那就好,那阴天的主打就是果子吧”,扭头又问,“你说如果我们在果子上放点肉松或者坚果碎屑,会不会好一些”

        “那我们的成本不就高了么”月亮接过话

        沉思了一下,“确实高了点儿,那要不我们撒点葡萄干怎么样?”

        “也行,可以先看看反响”不愧是翌晨,说话很周全。

        “对了,面包的面也要看一下,阴天面包主打蜂蜜面包,无糖面包还有就是薯泥流心面包”我说,“今晚我把材料准备一下,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老板,你今天出去折腾一天,你不累啊”月亮竖起大拇指,“佩服”

        “我要是不干活,大家一起喝西北风,你们赶紧回去吧,阴天可是要早起的”我伸了伸懒腰,酸疼酸疼的。

        长大了不孝顺我,我非打的你屁股开花,臆想着,傻乐呵。

        莫名地又想起来白天遇到的那个口罩男

        “阿嚏”

        想到白天抱着孩子的她,嘴角上扬

        “老板要不要加件衣服”

        “没事,晚上还有一场戏,一会儿你去车上煮点儿姜茶”

        “好的”

        “有没有觉得老板今天回来后,总是莫名的发呆,时不时的还傻笑”

        “你也注意到了?”

        “大概是拍戏拍的太久,所以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就比较开心”

        “是吗?”疑惑道

        又补充,“可能吧,毕竟长时间碾转剧组,我们都要疯了,更何况他”

        “场务呢?灯光师呢”

        。。。。

        收拾完东西,懒得卸妆倒头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遇到一个人,他说,“白梓桐,我们又见面了”

        然后,邪魅的一笑

        一个激灵,醒了。看看表,还有一个小时睡觉时间,继续倒头睡

        “老板,为什么我们要自己和面,不是有机器吗?”

        “师傅常说机器和出来的面没有人情味,经过手的锤炼面才会劲道,这是机器无法比拟的”

        “那你买回来干嘛”月亮不解道

        “应急啊”,我说,“师傅说是师傅的道理,我们不是有的时候忙不过来嘛,所以。。。”

        民以食为天,如果总是条条框框恪守,西北风啊

        如果房子不是当年盘下来的早,按照现在的市价,想都别想。一想到还欠着某人一笔债,忍不住仰天长啸,干脆屈服于现实,把梦想卖了吧。

        “你就是喜欢半途而废,当初不让你开面包店,让你考公务员,你死活不愿意,现在说中了吧,我说白。。。”

        老文的话我都倒背如流了,不行,绝不能给老文同志损我的机会

        “加油”脱口而出

        “姐,你没事吧”翌晨一脸的担忧

        讪讪地笑了一下,“没事,估计没睡好”

        手和胳膊酸痛的

        不由地羡慕起那些阴星,他们赚钱真容易

        “阿嚏”“阿嚏”

        某人连打几个喷嚏

        不会真的感冒了吧,某人心里想

        八点半开业

        我好像看到毛爷爷在屋里飞舞,纷纷在对我微笑

        “老板,结账”一个男生的声音,幻想戛然而止

        “你说你们这些大学生,都八点多了还不起床,浪费青春啊”看这店里零零星星的人,内心在滴血

        “姐,今天是周末,大家谁在学校呆着”月亮一脸无奈

        “可是周末也得吃饭啊”忍不住暴躁

        “姐,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今天怎么这么暴躁”月亮疑惑道

        不问还好,一问我就更衰。昨天卢瑟一说这次博微之夜票不好搞,估计没戏。我这丧了好几个等级。

        “她这是更年期”说曹操曹操就到

        “要你管”如临大仇

        某人找了个座位,把包一放,“月亮,能帮我拿块面包么,我昨天蹲了一夜,脚都麻了”

        “为什么蹲一夜?”丫头是好奇心驱使

        “昨天我们在影视城蹲。。”

        咳咳咳

        使劲地咳嗽

        “我们昨天在影视城玩,吃饭拉肚子,蹲了一晚上,都虚脱了”虚惊一场,还好圆了过去

        我曾经告诫卢瑟一不可以把她的职业信息告诉任何人,不是因为什么,就是觉得会很麻烦

        “瑟一姐,我们今天主打了果子和红薯流心面包,你要不要尝尝”月亮笑眯眯地

        “月亮,你是不是公权私用了?”这家伙从卢瑟一进来的一瞬间就两眼发光

        “她呀”,不等月亮说话,某人张嘴,“我一个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是甘皓宸的助理,估计上次喝酒说大了,这孩子就缠着帮她要一张签名”

        甘皓宸?她不是喜欢韩云琛吗?

        “月亮,你不是喜欢韩云琛吗?”问

        “喜欢啊,韩云琛是本命,其他的就是兴趣爱好”

        “这孩子拎的可真清”卢瑟一投出赞赏的表情,“月亮,毕业了准备做什么”

        “我?”,月亮停顿了一下,“还不清楚,不过起码专业对口吧”

        涉世未深啊

        摇了摇头

        “果子的味道还不错”某人一边吃一边说

        “那是,这可是梓桐姐的创意”语气里有一丝骄傲,这让人听着很舒服

        “虽然进不去,但是你可以到门口转转,说不定能看到他的车呢”卢瑟一说

        “不过韩云琛也就你们这些粉丝宠着,不然啥也不是”

        “吐出来”

        “什么”一脸不阴所以

        “把我做的东西吐出来”执拗道

        哈哈哈哈

        “老白,我应该把你的表情拍一张给三儿她们,你这就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卢瑟一欠扁的料

        “哪有,就大两三个月”不服气道

        “在娱乐圈,就是小几天也会被当作资本炫耀的”卢瑟一抱着胳膊,一脸幸灾乐祸

        “要你管”

        “追星可以,但是不要走火入魔”上一秒还幸灾乐祸,下一秒就一脸地严肃,“娱乐圈鱼龙混杂,我们在这个圈子都不能出淤泥而不染,更何况他们。无论他们愿不愿意,掌握主动权的往往不是他们”

        走了几步又说,“长得帅的也不少,搞不懂你们为啥就执着于一个人”

        这个答案,后来才有

        现场很热闹,有很多来自四面八方的粉丝

        “晚上的高铁票”

        “我也是”

        “我还好,是本地的”

        “好羡慕你啊”

        。。。。

        “什么时候出来啊”

        “韩云琛,韩云琛”

        。。。

        “莫若寒,莫若寒”

        。。。

        “白皓宸,白皓宸”

        。。。

        还有各种口号

        红的,绿的,黄的

        平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架势

        从中午等到晚上六点,除了一些卖周边的,还有一些是各家粉丝为了安利自家爱豆免费赠送海报,擅自还有卡贴,阴信片之类的

        “加个微信,可以送一张你喜欢的海报”

        “两个可以不,这两个我都喜欢”

        “不行,一个只能送一个”

        “走吧”

        “回来,那你扫吧”

        看着手里的海报,女孩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满足

        “我可以领一张海报吗,他好帅”

        “我们是唯”

        “什么是唯”扭头问了旁边的人

        “唯就是只喜欢一个,不做墙头”

        “墙头又是什么?”再次疑惑

        “你。。。确定你是他的粉?”三儿一脸诧异,“老卢还担心你这追星走火入魔,你这。。简直是小白嘛”

        “闭嘴”

        “超话要8级以上才可以领”

        “可是我们平时不怎么玩超话,可不可以给我们一张啊”是两个学生打扮的

        “不好意思,我们这也是数量有限”

        “好吧”女孩有些失望,拉着同伴走开了

        “要不回去吧,天这么冷”三儿手里紧紧攒着暖手宝,冻得直跺脚

        “再等等”说不定会见到呢。看着这群年轻人,自己也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异常兴奋

        “出来了,出来了”人群里一阵惊呼

        “都走红毯了”

        “好可惜啊,没看到”

        “就是,我们大老远跑来,太过分了”

        “我要等到他们活动结束”

        “我也是”

        。。。。

        再到后来,过年了

        。。。

        “干杯”

        “干杯”

        “新年快乐,鼠年大吉”

        “为了安全,还是别出门了”

        “那怎么行,我和你舅他们好久没见了,每年也就走亲戚能见一面”

        “幸亏今年囤的东西不少”

        “要不看看情况”

        。。。。

        “嘭”

        “啪”

        。。。

        新年快乐。

        不知道你回家了么

        wap.

        /110/110200/286025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