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上文学 - 都市小说 - 北岛的歌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四舍五入的

第十八章 四舍五入的

        “师父,你生病了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要不是二师兄说漏了嘴,我都不知道你住院这么久”看着椅子上瘦弱的老人,有些心疼,故意装作撒娇的语气。

        “臭小子就知道添乱,我都再三叮嘱不要告诉你。疫情期间,要听国家的,不能胡乱跑”老人无奈道

        “可是,我不跑,我可以视频给你解闷啊,师傅太偏心了,就只告诉师兄他们”我嘟着嘴,又故意装作委屈,道

        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走来,是我师母,“桐桐,你师父住院的时候老惦记着你呢,你师兄两个都说你师傅偏心呢”。

        短短一年的时间,师母的头发又白了不少。

        “师母,真的吗?”立马站了起来,故意傲娇道,“师兄他们想跟我争宠,门都没有”

        “你这丫头。。。”师傅无奈地朝远处挥了挥手,招呼师兄他们过来

        “扑通”

        “哎呀”方毅凡一声惨叫

        “哈哈哈”我笑的前俯后仰

        ”咳咳咳“师傅笑的都咳嗽了

        大师兄破天荒的也笑了起来。

        我们都在努力地逗师傅开心。医生说,师傅年纪大了,要多注意身体

        “慢点儿,梓桐来了,你这高兴的”师母顺着师父的背,扭过头,说“桐桐,师母今天给你专门炖了山楂红烧肉,一会尝尝。

        “好”

        “师母,我的呢?”方毅凡厚着脸皮

        “你呀,天天吃我做的饭,也不嫌烦”师母虽然打趣他,但是是浓浓的溺爱语气

        “嘻嘻,师母,你的厨艺绝对这个”大师兄牧尘竖起大拇指。

        “大师兄今天不太一样啊”我戳了戳旁边的方毅凡

        “怎么不一样?”方毅凡没脑子的问

        忍,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说“大师兄不是一个擅长溜须拍马,但是今天拍了两次马屁,他夸人很容易让对方感受到真诚,你看师母听到后笑得多开心,再说。。。。”

        “什么?你竟然说大师兄拍马屁,你完了,完了”方毅凡打断我的话,后退好几步,一脸坏笑道,“我要告诉大师兄你不尊重师父”

        莫名其妙,我哪有不尊重师父,转念一琢磨,某人已经跑了很远

        “方毅凡,我哪有,我说的是师兄。。”冲着某人渐行渐远的背影,吼着

        饭桌上

        “小凡说得对,师母做的饭怎么都吃不厌”大师兄今天破天荒地争宠,着实让我们大跌眼镜

        反正见证了两次奇迹,我也算是稍稍见过市面,只是旁边的方毅凡惊讶地把鸡腿硬是从嘴里溜了,惊讶的表情让我鄙视了一圈,我低着头,偷偷乐,“心理素质不行啊,小伙子”

        “滚”没好气道,“大师兄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竟然转性了”

        “会不会失恋?”我说

        “放屁,感情好着呢”方毅凡送了我一记白眼

        “那就是工作问题”我说

        “工作?”,方毅凡停顿了一下,“不应该呀,师兄前段时间就是去剧组做美食顾问,回来挺好的”

        “剧组?“霎时间,我两眼放光,小心脏异常跳动,“什么时候?哪个剧组?在横店?我怎么不知道?你问什么不告诉我”

        ”等等等,你别机关枪式地扫射”,这一次换方毅凡鄙视,但是我可以忍。

        他说,“一提明星,你就像打鸡血似的,追星又不能当饭吃,就那个肖云。。。他。。他们还来我们店来过”

        肖什么肖,这家伙说话吞吐啥呢

        不对,他说的是肖。。。。肖云琛?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喜欢肖云琛?

        “方毅凡,上次师父七十大寿,那个很大的鲜花是不是肖。。。”我惊讶地捂住嘴

        “你这也太迟钝了,我当时不都暗示过你吗?”方毅凡又一记白眼,话锋一转,“不过师父不喜欢拿这事炫耀,所以合照都收起来了”

        ”还。。。还有合照?“我兴奋的小手,说话都结结巴巴地,瞅向方毅凡,小眼睛提溜转

        ”别看我,打消你的念头“方毅凡一瓢冷水泼下

        ”你俩在嘀咕什么呢,是不是不合口味“师父看我俩在桌子下嘀咕了很久,以为是饭菜不合口味

        “没有”,我和方毅凡同时抬头,“砰”撞在了一起

        “疼”,异口同声

        “疼”,异口同声

        “师父。你。。你那个。。”吞吞吐吐的

        “怂”方毅凡顺带送给了我一个鄙视的眼神

        “有本事你上”桌子底下,我用大拇指一划,怂恿道

        “又不是我喜欢,爱问不问”鱼竟然没上钩,着实有些可惜。

        “你俩呀,跟个猴似的”师父一脸无奈地说,敲了敲桌子,又揶揄道,“桌子底下嘀咕啥呢,好吃的东西在上面呢”

        抬起头,嬉皮笑脸道,“嘿嘿,没什么,师父,就是闲聊,闲聊”

        “师母做的山楂红烧肉,入口即化,你俩要是不尝,可都进我肚里了”大师兄一脸笑眯眯地

        我和方毅凡大跌眼镜。太。。。。太怪异了

        “都有,都有。你师父大早上就再三叮嘱我,说你们三个小馋猫要来,我都叮嘱李婶多买了食材。”

        “这一桌子菜可是你们师母今天亲自下的厨”师父一脸的红润,满脸笑意

        “你老头子又在几个孩子面前揶揄我这老太婆”师母端着菜走了过来

        哈哈哈哈哈

        即使外面骄阳似火,屋子里,依旧欢声笑语

        “呀,臭丫头,又用水滋我”

        “我才没有,大师兄可以作证”说着,拉着旁边的石雕,挤眉弄眼

        一

        二

        三

        “呀,误伤友军了,二师兄你赶紧关掉水龙头呀”,一定是脑子秀逗了,想用手胡乱地比划去遮挡雨。

        看着玩的不亦乐呼的牧尘,气不打一处来。早上画的美美的妆,都白费了

        “哈哈哈”

        “你这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大师兄怎么会轻易上当”牧尘肆无忌惮地嘲笑

        叛徒,明明刚才说好捉弄大师兄

        气的我是直跺脚

        “别看我,”牧尘一脸坏笑,“我觉得和大师兄相比,你最弱,抱大腿也是抱粗的”

        啊啊啊

        饭桌上

        热气腾腾的饭菜,有大师兄最爱的红烧狮子头,方毅凡最爱的罗宋汤,还有我最爱的山楂红烧肉

        “冬瓜排骨汤来了”

        “赶紧尝尝这鸭子味道怎么样,师母可是专门到一个熟人的餐厅去学的”师母一脸慈祥

        “师母,是不是我师父嘴馋了,您这是明着给我们撒狗粮呢”我一脸坏笑

        “你这丫头,说话没大没小的,师父和师母你也调侃”大师兄呵责道

        吐了吐舌头,“完了”,我扭过头对着快憋出内伤的牧尘说,“大师兄不解风情,你又不是榆木疙瘩,你说师父和师母刚才是不是秀恩爱”

        “我没看见”牧尘一边说,一边把一块油亮诱人的红烧肉塞进嘴里,大快朵颐,“你不吃,那我就不客气了。”

        “你。。”我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但是他那句不客气,我知道是认真的,说完也懒得争辩,埋头啃饭

        “哈哈”师父和师母在一旁爽朗地笑着

        师母说,“这俩孩子就是冤家,一见面就吵,时间久了,吵也吵出感情了”

        异口同声,”没有“

        ”哈哈哈哈“师父的笑声更亮了

        ”

        大热天,实在不想出空调间

        接着,又继续干饭

        “师父,您老人家见过明星?”饭后,还是没忍住,问了

        “你这丫头,从吃饭的时候就心不在焉,原来想着呢。是不是小尘又瞎胡说什么了”师父捋了捋他平时最珍爱的胡子,一脸慈祥道。

        “师父,我可没胡吹,您不是当过肖云琛的师傅吗,这丫头喜欢肖云琛,都得失心疯了”

        “你。。”我“蹭”地站了起来,要不是方毅凡跑得快,此刻在我手里蹂躏的可不是大蒜这么简单,“叛徒”

        “桐桐,你师兄说啥?你有喜欢的小朋友了,那什么时候带给师娘和师父看看?”师父倒是会减话,我有些哭笑不得

        呃。。。。师父,我总不能告诉她老人家我喜欢的人是明星吧?

        “师父,如果有男朋友,肯定会带回来给您老人家看的”赶紧屁颠屁颠地给师父捶背。死方毅凡,本来还想套师父的话听听牧肖云琛的故事,他这倒好,哪壶不开提哪壶,还以为躲过一劫,又被师傅催着找男朋友。

        “师父,听说您老人家见过大明星,是不是”不死心

        “你这丫头,我说今天一天都恍恍惚惚的,你是不是又听你二师兄瞎说什么了”师父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小心思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手锤的更欢快

        ”师父,你就告诉我一下呗,”撒娇道,“我有一个朋友,她特别特别喜欢肖云琛,她想知道自己喜欢的偶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嘿嘿,那个。。。朋友,先拉出来挡挡枪

        “是你想知道吧?”师父一语戳穿

        “师父”

        “师父”

        。。。。

        “好好好”

        。。。。。

        是一个很安静的小孩

        很认真,总是拿小本本记我说的每一个细节

        没事的时候,喜欢蹲在一个角落

        那个时候腰疼,唠叨了几句,不知怎么地,他知道后偷偷地买了一个靠枕

        不过

        。。。

        “不过什么?”

        “师父说,走近你需要一定的时间和保持一定的距离”

        短短的几天,师父能给出这样的评价,对你,是不是一种认可呢?

        师父说的距离感,我猜你是想给自己留有一定的安全地带吧。毕竟像你们这种工作氛围的,七窍玲珑心也不够吧

        有的时候,我们觉得左右逢源是一件鄙视的事情。可是,谁又能做到一人称十人意呢?

        不知道九月之后,会不会有奇迹发生?

        临走的时候,师父莫名地说了一句话,“桐桐啊,这小子比你有韧劲多了,起初我老头子也以为像他这种和聚光灯打交道的,说喜欢面包就是场面话,但是没想到这孩子是真心喜欢”

        虽然还想追问,但是看到师父不想再过多讨论,也就没再吱声

        回去的路上

        “二师兄,记忆中师父很少夸人吧?”后退着,路边的树却不断地往前延伸

        “对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师父对我们这么严厉“停顿了一下,“哦,不对。。”

        ”不对什么?”果然不能期待某人嘴里吐出好话

        方毅凡头随即摇的跟拨浪鼓似的,“不对,是对我,师父对你那才是放水。”

        “大师兄呢”不甘心脱口而出

        “大师兄?”瞅了我一眼,“你知道云泥之别吧?师兄哪还需要督促”

        又补充一句,“师兄,是比师父还可怕的魔鬼”

        。。。。。

        临走的时候,方毅凡拿出手机在我面前一晃而过,但是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偷拍的,太无耻了”我看着某人无耻地弹跳一米远,得瑟地晃动手机

        “不要,那我删了”赤裸裸的威胁

        “我告诉师父”我也不甘示弱

        “师父知道”方毅凡得瑟地笑,话锋一转“别打小九九儿了,照片不知道被师母放哪去了,我这还是很久以前拍的“

        ”我不信“我鄙视了一眼

        ”爱信不信,这还是我破手机里翻出来的,一句话你没戏”他的表情不像是骗人的,打消了我的念头

        “师。。。”都说撒娇最好用,但是。。。

        “打住,你不适合美人计”方毅凡右手一伸,做出stop的动作,干脆利落

        气的我牙痒痒

        “老娘不稀罕,老娘也有朋友,我就不信我弄不来”我果然是气昏了头,大言不惭

        “叫师兄听听,我就发给你”

        ”不叫走了“

        ”师兄“

        ”大一点声音“

        ”师兄“

        ”听不见“

        ”方毅凡,你耍我呢,老娘不用了“张牙舞爪,幸亏是晚上

        ”叮叮“

        是他那是青涩的照片,有些婴儿肥

        现在,是不是瘦了很多

        “哥,你这晚饭就吃了几口,阿姨前两天还打电话让我监督你吃饭”

        “我吃过了,还有薯片”是他的声音

        “小凯,我们屋里的路由器是不是有问题了,登不上网,我的手机也不行”肖云琛从屋子里走出来,问正在收拾桌子的袁凯

        “路由器?”迟疑了一下,脑子里浮现出前几天某个人的话,“我买了一个信号屏蔽器,专门用来防止肖哥上网的。”

        袁凯吞吞吐吐,“哥,可。。。可能是咱楼层高,信号不号,我瞅瞅路由器”

        看着袁凯不太自然的表情,他一脸狐疑,心里想,“我。。。有这么可怕吗?”

        会不会是。。。摇了摇头,可能是想多了

        回过头,“那你看看,我鼓捣了一下午,我下楼散散步”

        听到散步,袁凯本来蹲着的立马站了起来,差点闪了腰,紧张道,“大晚上的,是不是不太安全?”

        “白天又不能出去”他的语气很缓,可是却透漏出无处发泄的无奈

        “是啊,狗仔在附近遛了好几天了,也该坚持不住了吧”袁凯心里想

        ”大热天的,总不能不洗澡吧”袁凯心里又想

        这都多少天没出去了,人都会被憋疯的,不是吗?

        袁凯深吸了一口气,给自己壮了壮胆,鼓起勇气说,“出去就出去呗,我陪你,大不了被晶姐骂一顿”

        临出门,又很怂地补充一句,“哥,真的要出去?”

        肖云琛带上口罩,压低帽檐,折到了电梯旁边的楼梯道,站在门口回头正看着袁凯一脸愁云,指了指,“我就在这活动活动”

        瞬间,暴雨转晴

        袁凯很有眼色地没有跟上去

        人,再困难,还是需要透透气的

        他呢,还需要赶紧拆除某人留下的“隐患”

        打开vb,手机滴滴地响个不停

        “胆小鬼,敢做不敢当”

        ”你也是你妈生的”

        “你怎么是这样的人,对得起我们为了你熬爆肝的日子吗?我。。。。我都不相信这些话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割割真是一个尊重女性的‘好青年’呢”

        “滚出娱乐圈,恶心”

        。。。

        呵呵,低低的笑声,在空旷的楼梯道

        他颤抖的手还在执拗地翻阅,没有停住的意思

        “老肖,我是你的粉丝,我们粉丝相信你,你一定不要放弃,加油”

        “云琛哥哥,我是大一的学生,刚认识你,但是我相信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的人”

        “我朋友说我追星有点玄学,追一个塌房一个,我不相信,但是你塌房后,我相信了”

        “仓促的一天,哭了一下,哈哈,好久没哭了,哭完又觉得没出息,是不是很矛盾,早点休息(∪?∪)???zzz,晚安,喜欢的人”

        。。。。

        会不会好受一些,看着手腕上的红绳,这是妈妈不久前为自己求的幸运符

        手翻得有些酸疼,谩骂的,嘲讽的,还有在风雨中为自己守护自己,为自己撑伞的人

        肖云琛,何德何能

        。。。。。。

        回到家已经是十二点多了,衣服没换倒在床上呼呼大睡,手机震动都没有把我从梦里拉出来

        “你家肖云琛又上热搜了”老卢对肖云琛的敏感程度比我都大,大早上就在群里艾特我

        我赶紧打开vb,“肖云琛vb登录操作频繁,一晚上上下70次”“某综艺节目主持人因为某肖姓明星被攻击”“明星德不配位,终将被抛弃”

        c        a,一觉醒来,又是腥风血雨

        “tmd,老娘想骂人,有些人脑子有泡吧,含沙射影个鬼啊”一边刷牙,一边打字

        “没办法,估计疫情,太无聊了”亚杰回了一句

        “我说你能不能让你们学生多学习,少上网啊”我没好气地打字

        “网络便利,没办法”亚杰发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我说你都多大年纪了,做梦也得有个时间限制吧,能不能别一门心思放在那个肖。。肖什么云琛身上,你在这掏心掏肺地维护他,他知道吗?他是喜是悲跟你有半毛钱关系,说不定人家就乐呵现在的人气,都是资本操控,明星不工作也饿不死,但是你不工作就会饿死,你把心思放在你店里,我觉得生意比现在好”彭悦发了60秒的语音,全都是说教的

        我听得牙痒痒,冲着手机吼着,“死彭悦,最近一周别让我看见你,我哪有不务正业”

        “有”卢瑟一说

        “有道理”,三儿也补了一刀

        “是非之地,上网课去了”亚杰眼疾手快,坚决不沾惹是非,撂下一句话就跑了

        “臭女人,丑女人”

        “哎呀”用力过猛,牙出血了

        欲哭无泪啊

        唉,我哪有不务正业,这两天脑子里还想着出品什么口味的蛋糕,女人,太可恶了。

        “老板,你可来了”月亮一脸的兴奋,眼里放光

        不过,这话。。。。听着有些乖乖的,怎么好像印证了死彭悦说的那句“不务正业”

        “老板,你没事吧”,翌晨路过,看我发呆,在我眼前徐晃了几下

        恍了个神,“咳咳”

        佯装整理衣服,不自然地扭了过去,缓一缓

        “姐,你没事吧”翌晨上前关切地询问

        “翌晨”,扭了了过来,恢复表情,一本正经地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不务正业”

        “啊”,翌晨一脸不可思议,看着我,没了下文

        “嗐,啊什么啊,问你话呢”戳了他一下

        “这。。。这个。。。”翌晨吞吞吐吐,“这个你和月亮探讨吧”

        逃得比兔子还快

        “姐,我觉得咱追星没错,只要不耽误事业就ok”月亮也是一脸真诚

        “那你觉得我耽误事业了吗?”追问

        呃。。。。。

        呃。。。。

        “呃,姐,你买的自热米饭我们还没吃完呢,中午吃这个吧。”,月亮冲我眨了眨眼睛,又说,“反正我觉得你现在的生活就是我未来争取的”

        好吧,说了,又好像没说

        上一次这么说还是在上一次

        哎呀,本来说调试新品,都怪这几个女人。

        为什么大家这么喜欢芝士,除了拉丝,就像嚼没有味道的口香糖,不是吗?

        一阵恶寒,如果有芝士爱好者协会的话,我这小店可能会尸骨无存了

        “月亮,打奶泡的工具呢”伸出头,问坐在前台的月亮

        “老板,在后厨右上角柜子收纳盒里,上次不是你放进去的吗?”月亮吐槽道

        啊。。。。。。。我要吃菠菜,变成大力水手啵啵,揍他们

        “黄油呢”我又问

        哈哈哈,不好意思,今天真的是适合睡觉的一天

        “黄油在冷藏柜”翌晨走了进来,径直走向冰箱,拿了出来

        鬼晓得我有多尴尬

        “姐,手套在这”好吧,不愧是我选的员工,眼疾手快

        嗯嗯,我点的像小鸡吃米似的

        黄油

        芝士

        橄榄油

        精面粉

        鸡蛋

        椰子油

        盐

        还缺什么?

        “老板,我想退个早”月亮脸色有些苍白,端着托盘的手有些颤抖

        我赶紧起身接过她手里的托盘,扶着她坐下,“月亮,你怎么了”

        “大姨妈来了”月亮虚弱地捂着肚子,”我一般都是第一天来的时候痛得比较厉害,昨天来的时候没反应,还以为躲过了一劫“

        看着她难受的样子,赶紧调了一杯热的红糖水,“先喝点热水暖和一下,今天准你提前下班”

        打了个响指,”翌晨,一会儿看看我们今天的库存还有多少,师傅来的时候可以让他带回家一些,你们也带回去一些当作明天的早餐吧“

        ”谢谢老板,又让您破费了“月亮冲我做了个鬼脸

        咚咚咚

        咚咚咚

        “嘟嘟嘟”

        “我。。”

        “呀,快开门”一个嘈杂的声音响起

        “哪位”倚着门故意问道

        “死丫头,快点,我快忍不住了”门口的家伙捂着肚子,对着手机大吼

        “吼吼,还有力气,证明没什么大问题”我幸灾乐祸道,但还是打开了门。

        人有三急,哈哈哈哈哈

        门开的一瞬间,一阵风刮过,某个女人的身影直奔卫生间

        笑得我是前俯后仰,捏着鼻子,“老卢,下次记得预约厕所,我这儿可是收费的”

        “滚犊子”从厕所里传来卢瑟一中气十足的声音

        “老白,那东西给我拿一个”卢瑟一说

        “厕所里有纸,早上换的”我说

        ”不是,我要的是那个“刚才还中气十足的卢瑟一,此刻像一个焉打的茄子,突然变得有气无力

        “那个是什么?说的这么含蓄”我问

        “故意的吧”卢瑟一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

        “你没事吧”不放心的敲了敲门

        “快点,我大姨妈来了,肚子疼的厉害”没好气地说

        又是大姨妈惹的祸

        “红糖水,刚给你煮的”补充了一句,“这是我今天煮的第二杯”

        “还有谁?”卢瑟一蜷缩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毯子

        “店里的员工,那个小女孩月亮,你也认识。白天还好好的,晚上的时候脸色发白,出虚汗,吓死我了”

        停顿了一下,“我让她提前下班了,晚上吃什么?”

        “你这话题跳跃的也太大了吧”卢瑟一换了一个姿势,悠闲地抿了一口茶,“煮泡面怎么样?我带了泡菜,一边吃泡面一边看韩剧,超有氛围的”

        “也。。。”

        我想说我买了牛肉,但是被眼前的这个家伙的声音打断

        “泡菜”,卢瑟一从沙发上一下子弹跳起来,“我。。。。我把泡菜落在车上了,靠,那是我让我妈专门腌制的”

        得,慈母之心因为这个家伙的粗心付之东流

        “你说司机师傅会不会打电话”卢瑟一一脸希冀地看着我

        “我怎么知道”丝毫没有停下手里的东西

        “师傅应该会打电话吧,又不值钱”卢瑟一端着杯子踱来踱去

        “不值钱,我倒是建议师傅直接给你就地解决了”

        “呀,你个么良心的,我还想着来和你这个女人分享”顿了一下,“师傅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

        “嘟嘟嘟”

        “茉莉,有事吗?”是卢瑟一新分的工作助理

        “什么?”阳台上传来卢瑟一惊讶的声音,“谢谢哈,我以为我带走了,麻烦先帮我放冰箱吧”

        。。。

        “对,对,我们最近需要出差,行。。。行”

        “好香啊”女人打完电话,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一脸做贼心虚,“哇偶,我最爱的青椒鸡蛋,酸辣汤”

        “stop,别转移话题,看你这架势,泡菜压根就没拿吧”我手里挥舞着铲子示威道

        “嘿嘿。嘿嘿”卢瑟一傻笑道,”估计是因为走之前老胡叫我去他办公室训话,恍惚了,恍惚了”

        “你刚才发的牢骚对得起司机大叔吗?”我说

        “我狭隘了”卢瑟一答道

        “你是不是还想着人家会占你便宜,故意不打电话?”我又说

        “没有”死鸭子嘴硬,“我只是觉得大叔会觉得。。。。觉得不太重要”

        “别告诉我你没这么想”反将一局

        呃。。。。。。

        好吧,我道歉,我也思想狭隘了

        一个肉末豆腐,辣椒炒鸡蛋,番茄牛肉

        看着狼吞虎咽的卢瑟一,忍不住揶揄道,“大哥,你这是几天没吃饭了,跟个饿死鬼似的”

        “别提了,这半个月吃外卖吃的我都要吐了,你呀,就做饭这一方面比我们几个强,将来找不到男朋友也饿不死自己”

        “滚犊子,再说别吃了”踢了她一脚

        “疼疼”卢瑟一夸张地收回腿,“我说就你这暴力强项,你们家肖云琛估计吃不消吧”

        “呃。。。。你可别胡说,我还想留着命开我的面包房呢,咱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我一边扒拉饭,一边说

        其实,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挺失落的,就是这该死的自知之明啊,所有的关于喜欢才会默默地放在心里头。

        喜欢一个人

        是什么样子的?

        喜欢一个遥不可及的人

        又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下雨了呢”卢瑟一的话把我拉回现实

        “下雨了?”我兴奋地放下饭碗。

        走到窗前,车来车往,人来人往,车灯打过的视野,可以看到雨的形状

        “这个十一恐怕又要泡汤了”无奈地摇了摇头

        扭过头问道,“唉,我记得往年国庆节的时候你都挺忙的,今年怎么还有闲情跑我这”

        “我前段时间不是给你打电话说出差被隔离了吗”

        “然后呢”

        “然后换了个地方又被隔离了几天”

        “所以呢?”我是一头雾水,这和她此刻的悠闲有毛关系

        “老胡估计觉得我挺倒霉的,最近有意无意地暗示我没事去寺庙拜拜,求求事业心”两腿一伸,陷到在沙发里

        “呀,你动作小点儿,小心漏了”我没好气道

        “漏什么?”卢瑟一疑惑地看着我

        “大哥,前一个小时是谁还疼的死去活来的,现在就完全忘记这件事了,你这体质牛掰”我伸出大拇指,发自内心地赞美

        “这老毛病,你们不都应该习以为常了吗”不疼的卢瑟一果然开始得瑟

        ”我记得你以前不是看过好几个老中医了吗?不是缓解了很多吗“说实话,老卢的这个姨妈气场挺强的,我记得上大学有一次还被整到了医务室

        “是啊,我以前也调理过好几次”卢瑟一躺在沙发上,手里翻扯着我刚买的书,这本书是肖云琛推荐的。

        “不过我上次又看了一个老中医,那个老中医挺和善的,跟我絮絮叨叨了很多,说女生来姨妈疼的厉害的话应该及时调理调理。他说血气一体,经血不顺的时候,肚子就容易胀气不顺,拉肚子。总之讲了很多,听得我脑瓜子嗡嗡的”

        ”我来的时候也会拉肚子,我还以为是紧张的,那老中医有没有告诉你姨妈期间为什么会拉肚子”我问道

        “具体说的太多,我也记不强出,不过上网的时候我看到有人还真研究过这个问题,通俗点说是当你大姨妈来的时候,原本保护你肠胃的气都来到了保护姨妈的地方,肠子没人管,就拉肚子了”卢瑟一书一合,翻了个侧身,“亲爱的,再端来一份红糖水,肚子疼又开始了”

        “唉”叹了口气,去给她端水

        “我怎么记得前段时间你刚买了原版小王子,月亮和六便士,别告诉我这一本特立独行的猪也是他推荐的”卢瑟一又翻了过来,一脸戏虐

        “还想不想喝了”明目张胆地威胁

        哼,who怕who

        “得嘞,您就当我啥也没问,啥也没说”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一点,卢瑟一做的是最干净利索地

        也许是太累了,卢瑟一抱着我的猪抱枕睡得呼呼的,还打起了呼噜

        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轻轻地关上门,来到窗前。窗外依旧灯火辉煌,只是雨下得更急了,行人走得更快。

        过了凌晨就是肖云琛的生日,不晓得他现在的心情怎么样?本来还困得眼睛,又渐渐地精神了一些。

        二十岁的年纪追星叫美好,二十九岁的追星,会不会打上不务正业的烙印呢?虽然老白他们也没有过多干涉,但是,有的时候也挺心虚的

        他的身上,也许是有我想要汲取的能量,所以才会舍不得挪开目光吧

        莫名地想起唐寅的话:别人笑我太疯颠,我笑别人看不穿

        前段时间,因为上线,又被炮轰,热搜挂了整整两天

        说他顶着劣迹艺人身份还痴心妄想复出

        说他是不死心,舍不得娱乐圈这个金钵钵

        说他是资本废弃的棋子等等

        人啊,果然最懂人,怎么扎心就怎么扎

        不喜欢他的人,死命地扼住他的喉咙,让他无法呼吸

        喜欢他的人,哪怕知道力量薄弱到发出去的声音石沉大海,可还是不舍得放弃

        只有这里,才会感同身受吧

        “你没错”

        “肖云琛,我们不放弃,你也不能放弃”

        “做什么事是你的自由,管他们屁事,做你自己就好”

        “我才刚认识你,不会这么倒霉的”

        “同龄人,愿你平安喜乐,也祝福我自己”

        “云琛哥哥,你曾说过生活压的很低很低的地方狗尾巴草也会生长,所以我们加油”

        。。。。

        他,过的怎么样呢?

        想起前几天写的歌词还没有发送,打开了vb,重新修改了一下

        就这样我说你听-谢谢对你的喜欢,激发了我的潜力,也偷偷地写下了你和我们之间简单的故事,虽然不是最好的,但却是很用心的,不晓得你能看到么?不管了,就当作你能看到吧。其实,今天情绪有些复杂,比起往年,今年的我们很低调,因为不想给你惹麻烦。过了凌晨就是你的生日了,你是不是担心我们会忘记呢?怎么会呢,我们都还在,嘿嘿,虽然我也真担心自己又忘了,所以专门写了日历上。我在我们的秘密花园里看到很多很多的祝福,喜欢你的她们真的很有才,默默地为你祝福。那些红绸带红手绳红色卡通人物的你,你能看到了吗?虽然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大家的努力,但是说实话真的真的很开心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她们守护着你。你看,其实二十九岁,也是最美好的年纪。老肖,哪怕世界很喧嚣,哪怕风浪再大,历尽千帆归来,愿你仍是少年,我们不会忘记。作了一首词,心情就好了很多。曲谱嘛,咯咯咯,我是真的不行了。名字就暂且定为《谢谢你,在我的世界》

        只言片语句句都是你

        隔着山海的人群是否会相遇

        想陪你看遍星河日月踏遍山川

        想许愿秒针里堆砌的山堵住世俗的脸

        眼泪中的隐忍不过是换你一世平安的奢望

        那些出现在电影里的真实场面一幕幕的出现

        天上的雨落到人间化为了短暂的尘烟

        喜欢你的心境从来都是那种简单

        键盘的反光面也读懂了我们的喜欢

        逃不掉的我们跌跌撞撞的重来

        昨日的阳光未来依旧会灿烂

        再回首幼稚地哭红眼

        有一种喜欢叫可期

        此刻的故事都不是终点

        浪漫的樱花啊许我一场愿

        好好吃饭的约定不要轻易食言

        每个人都需要满足自己的想象

        风敲打的窗吹不断我们的信仰

        你的笑容我们终会见到阳光

        是我们恰好遇见了悲伤也许这才是成长

        你给的那份敞亮我们的骄傲从未离场

        哪怕跌跌撞撞逆着光

        也要勇敢的守住希望

        发送,手指敲了一下,鼓起勇气发了出去

        肖云琛,你能看到吗

        肖云琛,我们的不服输的力量你感受到了吗

        肖云琛,我们的祝福,还有我的。。。,你。。。收到了吗

        ”我就叫你老肖吧,今天是你的生日,所以哭一场也没关系“

        她,在做什么?

        “哥,你。。你今天可千万千万不要上线,不然明天准又被黑”袁凯看着拿手机的肖云琛,做出可怜巴巴地样子

        肖云琛无奈地说“只要他们想,即使我不做什么他们也会创造出很多话题吧”

        “也是。。但。。”,助理虽然迟疑了一下,但还是点了点头,“可是。。。”

        “不能上网,这么多眼睛都盯着你一举一动,肖大爷,你就别给姐添乱子了,小袁,手机、ipad离他越远越好”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袁凯像是看到救星似的,立刻欢腾起来

        看着手里空空的,肖云琛也只能无奈地耸了耸肩

        “云琛,实在无聊就看看国外的电影,也算是难得休息,那个。。剧本的事情郭导还有他们制片人都还在观望舆情,不过我一个朋友透露问题不大,所以咱们这段时间千万不要出乱子”那个叫静姐的

        肖云琛“嗯”了一声

        “那个。。我让小赵买了你最喜欢的面包,蛋糕也给你们订好了,你们到时候可以一起过”静姐又说

        “静姐,你不和肖哥我们一起?”一个女孩端了一杯水,走了过来

        “我明天还要和郭导他们聊聊,争取机会,小可,后援会的事儿的你们都安排好了吧?这次可不能出现纰漏”

        “好了,已经发出建议了,今年肖哥的生日低调,粉丝们也挺理解的”那个叫小可的姑娘说

        “理解是好事,但也以防万一,咱们工作室按照之前咱们讨论给出的方案,与后援会的消息对接及时,千万不能马虎,态度也要诚恳”静姐叮嘱道

        “好的,收到”

        肖云琛看着为自己忙碌到深夜的伙伴,满脸的歉意,默默地走到窗户旁,喃喃道,“肖云琛,现在还不是放弃的时候”

        她说,哪怕跌跌撞撞逆着光,也要勇敢的守住希望。

        所以,怎么可以自暴自弃呢。

        心里涌起一股力量

        wap.

        /110/110200/28602573.html